社民連人民力量聯合綱領

引言:抗命派的歷史意義

主權移交十九年以來,香港社會百弊叢生,貧富懸殊、官商勾結、人權倒退、自由收窄等問題均日趨嚴重。小圈子選舉欽點的特首,唯北京馬首是瞻。中共明目張膽干預香港事務,破壞「一國兩制」的承諾。2003年七一遊行五十萬人上街,成功阻止廿三條立法。民心思變,激進風潮漸漸湧現。然而,傳統民主派始終對議會抗爭採取消極態度,遑論參與街頭抗爭。

2005年政府賤賣公共資產,梁國雄議員及陳偉業議員冒千夫所指,堅決反對領匯上市,是為議會抗命派的冒起。2006年,社會民主連線成立,自許「旗幟鮮明的反對派」,令當時主張「理性溝通」的政壇耳目一新。2009年反高鐵運動及其後的五區公投運動,促使愈來愈多市民醒覺,街頭抗爭及議會抗爭繼續升級。

2010年,民主黨及民協倒戈通過倒退的政改方案,燃點起厭棄傳統民主派的群眾怒火,間接促使人民力量成立。

2011年,社民連及人民力量聯同激進青年,首次發動大規模堵路,是為「佔領中環」的先聲。2012年,兩黨於議會開始拉布抗爭,更開創了議會抗命的實踐路線。其後,議會內外的抗爭行動逐漸成為常態,認同抗爭路線的市民不斷增加,最終引發七十九日的雨傘運動。雖然雨傘運動未竟全功,但卻深刻地改變了香港的政治版圖,揭開了抗命時代的序章。

然而,雨傘運動落幕後,原先聲言發動議會全面不合作的傳統民主派,卻因運動退潮而打回原形。議會內的抗命行動,又回到社民連及人民力量孤軍作戰的局面。至於議會外,社民連及人民力量依然積極參與公民抗命。美國人權領袖馬丁路德‧金牧師指出,「改變不會從天而降,而是必須經過持續不斷的抗爭」。憑藉全民抗命的力量,我們深信只要發揮出水滴石穿的韌力,民主潮流勢必沖倒專制統治。

社民連及人民力量主張在議會、法庭、街頭三線並進,在制度內外用盡每一分空間積極抗命。過去我們身體力行,開創抗命路線。未來我們將攜手合作,在抗命時代堅定不移,肩負起打破香港政治困局的使命:壯大抗命力量,闖出香港生天!

甲、政制綱領

1.廢除特權,還政於民
1.1香港前途談判,港人無權置喙
八十年代初,中英兩國開始討論香港前途問題,最終1984年簽訂《中英聯合聲明》,宣佈九七年香港主權移交予中國。然而,整個前途談判過程,均無港人民主參與。儘管當年的民主派主流傾向「民主回歸」,但維持現狀及民主自決等立場,也不乏普羅市民支持。可是,港人意見一直沒有得到應有重視。

1.2《基本法》欠缺民主授權,確立特權政治
雖然《中英聯合聲明》規定中國須根據《基本法》實行「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但《基本法》的起草及表決過程,卻完全沒有港人民主參與。《基本法》不但欠缺港人民主授權,而且設下重重關卡,以小圈子欽點特首及功能組別等制度,操控香港特區政府的行政及立法權力,剝奪港人的平等政治權利。

1.3中共踐踏一國兩制,背棄普選承諾
雖然《基本法》明文規定,香港特區政府最終須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但中共政權多年來不斷拖延政改步伐。2014年6月,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公然提出對港有「全面管治權」,宛如宣佈「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死亡。其後,人大常委會更提出違反《基本法》程序的《八‧三一人大決定》,正式封殺真普選。

1.4總結
中共屢次背棄承諾,拒絕推行普選,甚至矮化香港自治地位。在《基本法》下實現「港人治港」的願望,至此已完全破滅。要打破小圈子欽點特首的特權制度,解決香港愈趨尖銳的階級矛盾,我們必須走出《基本法》的牢籠,從根本上改變整個政治體制,保障港人享有普及而平等的提名權、投票權、參選權:

1.4.1行政長官選舉
1.4.1.1普選行政長官,提名機制必須包括公民提名。
1.4.1.2支持其他符合平等選舉權的提名方式,包括政黨提名及議員提名。
1.4.1.3選舉採取主張兩輪決選法。候選人經全民投票,超過50%者當選。若未有候選人得票超過50%,則在首輪投票選出得票最多的兩位進入次輪選舉,超過50%者為行政長官。
1.4.1.4修改《行政長官選舉條例》,廢除對行政長官候選人數目及政治背景的限制,包括政黨背景及「愛國愛港」等。

1.4.2立法會選舉
1.4.2.1廢除功能組別,全面直選立法會。
1.4.2.2以全港不分區比例代表制取代原來所有功能組別議席,得票超過5%的個人或名單才獲分配議席;現有分區直選比例代表制,則維持不變。
1.4.2.3修改《基本法》第七十四條,廢除立法會議員提出私人條例草案的限制。
1.4.2.4待立法會全面直選後,須修改《基本法》附件二,廢除分組點票的規定。
1.4.2.5修改《基本法》,增設立法會議員對政府主要官員及行政長官的彈劾權。凡立法會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員通過彈劾官員議案,該官員必須辭職。至於罷免行政長官,則須三分之二議員通過後,交付全民公決。

乙、經濟及民生綱領

2. 均富扶貧,徵稅惠民
2.1推行全民養老金
自從強制性公積金實施以來,計劃成效一直為人詬病。除了高昂管理費及「強積金對沖機制」不斷蠶食回報,以及不涵蓋家庭主婦,廣大的基層勞工也無法得到足夠的退休金額。與此同時,長者貧窮情況愈趨嚴峻,三個長者一個貧。種種情況說明,改革安老政策,包括設立即時受惠的全民退休保障,已是勢在必行:
2.1.1取消強積金對沖。成立政府組成的強積金信託人,提供管理費低廉的服務。
2.1.2推行全民養老金,供65歲以上長者每月領取$3500。
2.1.3大幅增加資助安老院舍宿位,停止推動安老院舍私營化。

2.2回購公用事業
領匯(現稱領展)上市十年以來,股東賺得盆滿缽滿,旗下屋邨商場卻是租金上揚,物價飛騰。小商戶被趕絕離場,街坊生活負擔百上加斤。無獨有偶,兩鐵合併後,年年賺錢年年加價,市民怨聲載道,這都是政府出售公共資產,讓私營企業接管公共事業的必然惡果。政府必須停止私有化政策,並且回購公用事業以撥亂反正:
2.2.1增建公營街市及墟市,重訂小販政策,逐步回購領展旗下物業。
2.2.2盡快回購港鐵,廢除「可加可減」機制,票價改動交由立法會及行政會議決定,盈利撥作減低票價。
2.2.3 公有化公共交通及基礎建設等公用事業,以「服務市民,收支平衡」為最大目標。

2.3標準工時立法
香港的經濟自由度排名全球榜首,但這種「經濟自由」,卻從來不屬於廣大勞工。港人工時之長,位列發達地區前茅。現行制度下,僱主任意要求加班,也不必補薪。超長工時危害身心健康,影響家庭關係,降低工作效率。確立全面的勞工保障,恢復基本的勞工權利,是政府的當然任務:
2.3.1立法標準工時每週40,超時補薪1.5倍。
2.3.2提高最低工資水平至時薪$40,實施一年一檢。
2.3.3劃一17天有薪勞工假,增設7天全薪男士侍產假。
2.3.4廢除勞工法例的「四一八」規定,假期及遣散費改為按比例計算。
2.3.5設立失業援助金。
2.3.6恢復集體談判權。

2.4增建公屋,廢除丁權
住屋開支高昂,港人飽受其苦,問題絕非「土地供應不足」,而在於分配不均。一方面地產商囤積土地房屋,造成「有屋冇人住」的情況,同時丁屋特權政策的存在,也逼使政府預留大量鄉村發展用地。金融風暴後,特區政府為了穩定樓市,取消租住權及租金管制,壓抑公營房屋供應。近十年樓市不斷攀升,基層市民吃盡苦頭。釋放土地資源,打擊地產霸權,已是刻不容緩:
2.5.1善用棕土及鄉村發展用地,大量增建公屋至每年三萬五千個單位。
2.5.2即時禁止出售丁權圖利,限制丁屋只可售予政府;長遠廢除丁屋政策。
2.5.3恢復租金管制,限制業主無上限加租。
2.5.4租置公屋及居屋必須非商品化,限制售賣對象為政府。
2.5.5徵收土地閒置稅及物業空置稅,打擊地產商囤積居奇。

2.5增加開支,改革稅制
香港政府的公共開支,一直徘徊於本地生產總值的20%,遠遠低於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的平均比例。政府高官往往推說要量入為出,拒絕增加公共開支。但事實上,過去十年政府盈餘高達5,478億,明顯已出現「結構性盈餘」。與此同時,目前富豪的股息收入和資產增值,均無須繳稅。特區政府必須善用盈餘,配合開徵富人稅,投放更多資源到民生福利:
2.5.1開徵大額股息稅及資產增值稅。
2.5.2設立累進利得稅,對盈利逾千萬的企業徵收更高稅率。
2.5.3增加醫療開支,解決醫護人員人手不足及病床不足的問題。
2.5.4增加教育開支,包括推行小班教學、增加常額教席及學額,廢除全港性系統評估(TSA)。
2.5.5增加福利開支,包括向公屋輪候人士提供租金津貼、設立照顧者津貼、增設資助社區托兒所。

丙、人權綱領

3. 開放社會,多元共融
3.1獨立人權機構,監察猖獗警權
近年警權猖獗,濫用武力、濫權濫捕、妨礙司法公正等事件屢見不鮮,在現行制度下小市民卻是投訴無門。「投訴警察課」並非獨立機構,純屬警警相衛;監警會則是無權調查及懲處的「無牙老虎」,而且成員全由行政長官委任。政府必須成立獨立人權機構,制止警察濫權行為:
3.1.1解散監警會,另行成立法定的人權委員會,處理包括警權問題的人權投訴。
3.1.2人權委員會必須獨立於政府,以公開透明的機制遴選委員會成員。
3.1.3人權委員會必須擁有調查權、定案權、懲處權,以及與政府對薄公堂的權力及充足資源。

3.2性別平權,多元成家
不論是社會制度還是日常生活,性小眾群體一直蒙受壓迫與歧視。除了不能締結為法定伴侶,同性伴侶在申請公共房屋、申請家庭團聚、遺產處理各方面,均不獲同等於合法夫婦的對待。與此同時,即使同志在就業、教育、服務提供等等方面遭受不平等對待,也無法例保障。制訂反歧視條例及性別平等政策,是推行性別平權的必要措施:
3.2.1訂立反性傾向歧視法,消除不同性傾向人士在僱傭、教育、會籍、設施及服務提供等範疇遭受的歧視,而且法例須涵蓋政府及私人行為。
3.2.2推動「民事伴侶結合」立法,容許同性伴侶締結為法定配偶,劃一異性配偶及同性配偶在各種社會制度上的待遇;長遠推動「多元成家」立法,建立不以血親或婚姻關係為基礎的家庭制度。
3.2.3修訂相關法例及政策,確認變性人士在法律上的新性別身份。
3.2.4設立無性別廁所,方便同志群體及跨性別人士使用。
3.2.5推動「性別平等教育」立法,建立性別平等的教育資源與環境。

3.3人道救濟,援助難民
雖然香港未有簽署《難民公約》,僅簽署了《禁止酷刑公約》,但特區政府仍有責任審核尋求庇護人士的難民身份,遣送他們到其他難民收容國。由於政策漏洞及審核程序失當,過往「酷刑聲請」申請的成功率極少,而且耗時漫長。近十年政府接連於司法覆核案中敗訴,被勒令改善審核機制,重新審核個案。目前有逾萬名酷刑聲請者滯留在港,政府必須投放資源加快審核時間,並向酷刑聲請者、尋求庇護者及難民提供有尊嚴的生活援助:
3.3.1增加現行審核機制的透明度,訂立客觀的審核標準以及清晰的申請指引。
3.3.2聘請受專業人權訓練的人員負責審核,精簡審核程序,加快審核時間。
3.3.3提高酷刑聲請者、尋求庇護者及難民的基本生活援助,確保他們在等候審核及遣送期間能夠有尊嚴地生活。
3.3.4獲確認為難民或受到酷刑對待但等候遣送經年的人士,入境處必須酌情批准他們在港合法工作,避免他們被迫從事非法勞工。

3.4求同存異,族群共融
香港是移民社會,也是開放的國際城市。可是,新移民往往因為其原居地及語言口音,在生活上遭受歧視。近年中港矛盾日深,大陸新移民更成為專制政權的代罪羔羊。與此同時,少數族裔在日常生活、教育、就業方面,則面對極大的語言障礙。《種族歧視條例》雖於2009年生效,卻是漏洞處處軟弱無力。政府必須修訂法例消除歧視,推動族群共融政策:
3.4.1修訂《種族歧視條例》,將條例適用範圍擴大至政府職能。
3.4.2跟隨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的建議,將國籍、公民身份及移民身份納入《種族歧視條例》保障範圍。
3.4.3廢除《種族歧視條例》中教育機構和職業訓練範疇的教學語言豁免。
3.4.4推行「中文作為第二語言」政策,發展適合本地少數族裔的課程及考試制度,正視少數族裔學生學習中文的需要。

丁、中港關係綱領

4. 關注中國民主,香港真實自治
4.1中港經貿緊密,區隔無法自保
自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來,香港從製造業中心轉型為貿易轉口港及金融中心,近年更成為中國大陸企業的離岸集資中心。無論是貿易或者金融,今天中港兩地已是互相依賴,無可分割。中共自恃龐大的經濟力量,籠絡港台兩地的財團及政黨,官僚及親建制財團則從中漁利,壓榨普羅市民利益。面對中國的政治經濟力量,單單爭取一地之民主,已不能解決香港的政治經濟問題。

4.2人民抗爭頻起,改變隨時發生
呼喚民主自由的八九民運,雖被中共政權血腥鎮壓。近十多年的維權運動,卻是方興未艾。不僅維權人士前仆後繼,每年中國各地發生的「群體性事件」,更是數以萬計。不論是勞資糾紛、反化工廠、反拆遷徵地、反城管暴力,抗爭激烈程度均遠超香港。近年中國經濟增長放援,負債持續上升,隨時引發更大規模的民主運動。中共政權是中港人民的共同敵人,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是香港人的天然盟軍。因此,無論從社會公義還是現實利益,我們都必須支持中國民主運動:
4.2.1恢復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結社自由。
4.2.2釋放一切政治犯。
4.2.3結束中共專政,全國實行普選。
4.2.4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殺責任。

4.3港人民主制憲,重訂中港關係
當年中英前途談判及《基本法》起草,從未經過港人民主授權。主權移交以來,「一國兩制」愈趨崩壞。2014年,人大常委會更頒下違反《基本法》程序的《八‧三一人大決定》,公然背棄普選承諾。中共政權強迫在先,違約在後,「五十年不變」已經如同空文。港人拋棄《基本法》,重新制憲,決定中港關係,實屬天經地義。

4.4地方分權,真實自治
香港的憲制及其與中國之關係,必須由港人民主商討及決定。傳統民主派墨守《基本法》框架,要求中共兌現普選承諾,但《八‧三一人大決定》已說明此路不通。形勢發展至此,與其顧忌中共繼續破壞「一國兩制」,不如依循主權在民的原則,追求符合港人主流民意的憲制方案。

考慮到現時的國際政治局勢,以及港人擁有的政治實力,我們認為香港應該倣效聯邦制國家中央與地方的關係,重訂中港關係,實行地方分權,以達成真實自治。香港除了保留原有的入境、稅收及貨幣等權力,現行《基本法》也須大幅修改。修改範圍包括:
4.4.1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由普選產生;
4.4.2經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中央政府僅可禮節性任命;
4.4.3行政長官指定的主要官員,無須再經中央政府任命;
4.4.4 新憲法可分為「政治實體及中港關係」及「香港內政事務」,後者視作地方政府憲法,修憲權完全由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負責,不必經中央政府同意;
4.4.5廢除現時由人大完全掌握的釋法制度,另設憲法法庭。由香港終審法院認為有需要時提請憲法法庭,審議有關憲法的爭議;
4.4.6香港取回完整的移民審批權,劃一標準處理中國籍移民及非中國籍移民。

戊、行動綱領

1. 短期目標:

公民抗命,凝聚共識
香港社會矛盾尖銳,百弊叢生,但反對力量過於分散,民間未能產生全面的改革藍圖。我們將透過不斷的街頭行動及公民抗命,推動政治經濟改革的討論,凝聚公民社會的共識。與此同時,介入不同政治民生的運動,串連志同道合的黨派,令民間反對力量變得更有組織力及動員力。

2. 中長期目標:

擬定憲章,公投表決
待民間反對力量集結,我們將聯同不同政治團體及社會各界,成立制憲委員會作為香港民主運動聯合陣線。制憲委員會將負責擬定改革香港政治經濟的憲章,舉行憲章討論大會。然後,我們將歸納討論大會收集得來的意見,修訂憲章,廣邀港人簽署。最後以議員辭職,變相公投的方式,讓港人表決通過憲章。

發動大型不合作運動
當民間反對力量聯成一線,公民社會凝聚社會改革的共識,我們將發動大型不合作運動,例如罷工、罷市、罷課。我們將以此向政府步步進逼,促使政府推行有利港人政治平權及民生福祉的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