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7

沉默縱容逼迫 你我豈能袖手

匆匆執筆之際,剛出席過記者招待會,與劉小麗,羅冠聰及姚松炎三子,控訴立法會決定追討我等被剝奪議席前,由當局發放的薪酬及「議辦」開支﹗由於羅、姚兩人已放棄上訴,易言之,追討「薪支」其實是劍及履及,務求逼使我們負債纍纍,致令破產而不能參加未來補選。另一方面,又暴露了另一圖謀,就是政府可能要求法院加快審理劉小麗及我的上訴案,企圖把所有出缺議席一併補選,從而於九龍西及新界東偷取一席﹗

置業主導還是商家主導? 與權貴共謀的置業主導

林鄭早前的「公屋80萬封頂論」,可謂一石擊起千重浪。言論一出,激起眾怒,就算是林鄭「親信」黃遠輝都質疑其說法樂觀。林鄭連忙道歉,「補鑊」說不是「真的」要封頂。但堂堂政府首長,公開講話豈容兒戲?林鄭長年在政府工作,她會在公開宣講政策理念前,毫無思想準備嗎?

《國歌法》:如箭在弦的白色恐怖

早前內地《國歌法》在香港社會的爭議聲中通過列入《基本法》附件三,政務司司長張建宗隨後表示會盡快進入本地立法的程序。在內地立法至今的短短兩個月間,建制派人士已經不斷威嚇要求設立追溯力來秋後算帳,警方甚至在列入附件三後加派人員前往足球比賽場地「巡邏」,白色恐怖似乎已經透過《國歌法》的風暴降臨在香港市民的頭上,當中更意味著以言(及思想)入罪的法例會在不久的將來在港開始實行,不禁令人聯想到當年政府強推《廿三條》立法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