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高球場建公屋 替代東北拆遷行
捍衞言論自由 主權歸於人民 結束一黨專政
回應陳茂波:「補漏拾遺」杯水車薪 分配差距毫無收窄

促高球場建公屋 替代東北拆遷行

背景

香港住屋問題嚴峻,超過28萬戶家庭輪候公屋,超過20萬市民蝸居於劏房中;基層市民難抵加租,搬進工廈劏房後又被逼遷;加上市區重建,私人收樓等逼遷;除了數十萬公屋輪候者及劏房戶,香港還有近40,000個安老院輪候個案、超過10,000個殘疾院舍輪候。草根階層越住越貴,越住越細,貧無立錐之地。

然而公屋興建量屢不達標,2017至2018年度的實質公屋落成量只有約18,800萬個,相比起長策定立的目標28,000個少近一萬個;財算案只增加了593個長者、500個殘疾宿位。政府托詞因為土地供應不足,故需要開拓郊野公園及進一步填海,然而土地不足的背後,是政府偏袒權貴,迫遷草根,不拆高場拆東北。

死攬權貴後花園 利益輸送斬不斷

每屆特首都將建屋量低歸究於「土地不足」,事實上,香港的土地問題並非不足,而是分配失衡。民間多年來都有建議以發展粉嶺高球場代替東北規劃方案。政府藉口球場內有「大量」古樹和古墓、可供發展面積有限,但新界東北近一千戶家庭、10,000人口、單是古洞北就有過萬棵樹木,為甚麼又可以拆?高球場佔地達172公頃(與荃灣相若,或者9個維園),按政府的東北規劃,90公頃地已可建66,000個公私營單位;啟德地皮用9.2公頃便興建了13,300個公屋單位。大型私樓樓盤如黃埔花園和海怡半島,佔地19及15公頃,已能各自容納約10,000個單位、31,000名居民。政府顧問研究報告所指若全面發展整個球場只可建逾1.3萬個單位、容納3.78萬人,明顯是以超級豪宅的超低密度去嚴重壓低數字。

至於政府常說的「配套不足」,是任何一個新發展項目都需要面對的。但據3月6日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文件,在出名擁擠的屯門區,政府推算內河碼頭的65 公頃土地可建22 000 個住宅單位。於東涌新市鎮擴展規劃,東涌東填海130公頃土地,可建49,400個單位。既然我們要求發展粉嶺高球場的前題,是全面替代東北拆遷方案,就斷無理由說發展新界東北能裝得下60,000戶人加上1000戶拆遷苦主;放進東北旁邊、距離東鐵站近得多的172公頃粉嶺高球場就變得只能負擔1.3萬戶人。

要求收回粉嶺高球會土地,興建公營及可負擔房屋

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總共有70多幅,全為政府官地,免收地租或象徵性地收取1,000元租用,是小圈子權貴會員才可使用,不少位處市區的私人會所地,包括紀華利山木球會、九龍塘會、香港木球會、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等等。當日部份私人會所以公共資源牟取暴利,傳出炒賣會籍,舉辦婚禮,假會所真酒樓等醜聞。其中同樣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上水香港哥爾夫球會,面積高達 170 公頃,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但是服務對象只有約2,000個會員。民政署對過時百年的私人遊樂場的所謂檢討,亦只是收取三分一地價,就放任權貴繼續霸佔土地。另一方面,政府又錄得千億盈餘、房委會空有近500億「房屋儲備金」,卻無地建公營房屋。香港此刻需要的,根本不是政府收多少少錢,而是用於公營房屋的土地。政府需要做的,是善用私人會所用地、空置土地、短期租約用地、市區重建局已收回的土地、鐵路上蓋等等,服務公共需要,而不是屢屢毀人家園,製造弱勢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劏房戶與環保團體之間的分化!

私人遊樂場地政策及土地供應政策將於今年四月開始展開公眾諮詢,因此,社會民主連線、東北支援組、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三個團體先於3月29日(星期四)到粉嶺高球場外之鐵網、欄杆掛上「租約期滿 光榮結業」字樣的橫額,促政府盡快收回將會於2020年完結租約的高球場。3月31日(星期六)上午11時,三個團體再次於粉嶺高爾夫球場門外抗議,要求政府收回土地用作興建公屋,以替代東北發展方案,在不遷不拆的前提下提供足夠的公營房屋。

一眾團體成員及劏房街坊代表先於球場門外集結,聯席成員及街坊代表輪流發言,表達對於政府偏幫權貴,迫遷村民的憤怒,要求政府收回球場,不再「永續租約」。其後,數名團體成員進入球場內示威,於草地上播種,將農夫農作物放在球洞,並打開一張尼龍床於旁邊,展現政府犧牲住屋權和耕作權,以維護少數權貴的福祉。場外基層街坊及成員折出大量紙飛機,寫上住屋的訴求,然後拋入場內,寓意希望基層市民的聲音可以帶入場內,讓場內的「尊貴會員」也能聽見。

各團體共同要求政府:

1. 收回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大量興建公營房屋及院舍;
2. 全面檢討各區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用途;
3. 停止新界東北迫遷,停止農業園迫遷蕉徑村;
4. 新屋邨商場由房委會擁有、管理,不可送予領展宰割居民;
5. 善用全港的空置土地和短期租約用地興建公屋;
6. 控制私樓樓市,壓抑炒風。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