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晚會後遊行聲明:拒絕遺忘,將專制殺人永誌史冊
毋忘李旺陽 追究被自殺
六四血腥仍在 豈應獨善其身?

六四晚會後遊行聲明:拒絕遺忘,將專制殺人永誌史冊

5月下旬,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想慰問劉曉波遺孀劉霞,但後者卻不知所終,應該一如其他維權人士,在敏感時刻「被失踪」了。

其實,自劉曉波去年7月因文字獄坐牢「被失救」而逝世後,劉霞並未因「死者已矣」而獲自由,遭中共政權軟禁至今已近8年!家破人亡,與其說由於劉曉波被判入獄11年,並在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奬而觸怒當局,毋寧講始於六四血腥鎮壓。1989年4月劉曉波於美國留學,痛感愛國民主運動蠭起而回國,更於6月2日聯同其他三位知識分子,冒險到天安門廣場絕食,倡議留守抗爭的學生撤退,以免於血腥屠城之劫而不果。此後28年的餘生,就與軟禁、牢獄結下不解之緣,去年病死獄中,不過是六四血腥的延續。

又如六年前,已繫獄逾廿載,被折磨致殘的李旺陽,祇因接受香港傳媒訪問,矢言為平反六四及結束一黨專政之初衷不改,竟於事後「被自殺」的一幕,我等思之,不由不淚盈於眶,怒火滿腔!丁子霖副教授29年來,一直為其遭軍人槍殺之幼子鳴冤,與其他六四死難家屬組成「天安門母親運動」,要求當局公布真相,追究鎮壓責任,其夫蔣培坤等不及公道來臨,含恨而終。這位白髪蒼蒼的勇者,就如眾多天安門母親一樣,不僅為一己之苦痛而堅持,更是為公義而奮鬥!
今夜我等團體遊行前來中聯辦,其實就是要痛斥屠夫政權,拒絕沈默遺忘,將專制殺人永誌史冊,讓生者免於一黨專政肆虐於永遠,一個政權若可在首都派遣軍隊屠殺人民而逍遙法外,則尚有何事不可為?六四血腥稍歇,白色恐怖變本加厲,29年來,偌大中國,變成了囚禁異見人士、維權民眾以致維權律師的監獄!

有人以為香港可以獨善其身,自囿於中國民眾抗爭之外,顯然是不切實際的幻想,香港威權政治愈益猖狂,打壓異己,又何嘗不是中共與本土附庸結黨營私的必然結果﹖雙手沾滿血污的屠夫政權作惡,又豈會以深圳河為界?無論大陸民眾和香港市民,都受一黨專政的盤剝殘害,中共官方所謂「中港一體化」,「一國為主」之說,就是彰顯兩地民眾命運與共的現實。彼此之反抗日益唇齒相依,携手並肩,已是不由之路! 「民主是我們共同的理想」,1989年絕食學生以此向訪華的戈爾巴喬夫公開致意。這個理想終將變成事業,蠭起於香港和大陸,但願明年六四30周年,民主的曙光將普照大地!

社會民主連線
工黨
人民力量
工學同行
大專政改關注組
社會主義行動
左翼廿一

2018年6月4日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