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血腥仍在 豈應獨善其身?
六四晚會後遊行聲明:拒絕遺忘,將專制殺人永誌史冊
八九六四 一場從未結束的屠殺

六四血腥仍在 豈應獨善其身?

5月下旬,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想慰問劉曉波遺孀劉霞,但後者卻不知所終,應該一如其他維權人士,在敏感時刻「被失踪」了。

民主英靈、豈敢遺忘

 

其實,自劉曉波去年7月因文字獄坐牢「被失救」而逝世後,劉霞並未因「死者已矣」而獲自由,遭中共政權軟禁至今已近8年!家破人亡,與其說由於劉曉波被判入獄11年,並在2010年獲頒諾貝爾和平奬而觸怒當局,毋寧講始於六四血腥鎮壓。1989年4月劉曉波於美國留學,痛感愛國民主運動蠭起而回國,更於6月2日聯同其他三位知識分子,冒險到天安門廣場絕食,倡議留守抗爭的學生撤退,以免於血腥屠城之劫而不果。此後28年的餘生,就與軟禁、牢獄結下不解之緣,去年病死獄中,不過是六四血腥的延續。

 

又如六年前,已繫獄逾廿載,被折磨致殘的李旺陽,祇因接受香港傳媒訪問,矢言為平反六四及結束一黨專政之初衷不改,竟於事後「被自殺」的一幕,我等思之,不由不淚盈於眶,怒火滿腔!丁子霖副教授29年來,一直為其遭軍人槍殺之幼子鳴冤,與其他六四死難家屬組成「天安門母親運動」,要求當局公布真相,追究鎮壓責任,其夫蔣培坤等不及公道來臨,含恨而終。這位白髪蒼蒼的勇者,就如眾多天安門母親一樣,不僅為一己之苦痛而堅持,更是為公義而奮鬥!紀念六四死難者,其實就是痛斥屠夫政權,拒絕沉默,也就是將專制殺人永誌史冊,讓生者免於一黨專政肆虐於永遠,一個政權若可在首都派遣軍隊屠殺人民而逍遙法外,則尚有何事不可為?

 

中共專政的本質

 

此所以,六四血腥稍歇,白色恐怖變本加厲,29年來,偌大中國,變成了囚禁異見人士、維權民眾以致維權律師的監獄。

 

政治不過是經濟的集中表現,正如1989年中共乃是維持其特權於既倒,而不惜公然血腥鎮壓民主運動。今日鷹犬四出,逼迫異見,亦不過是永保其私利於萬世。所不同者,乃是當時尚未蛻變為官僚資產階級,政權祇是攫取特殊待遇,按黨內等級坐地分肥的國家機器。一旦實行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為遮羞布的國家資本主義,則各級黨官亦論資排輩,瓜分勞苦大眾創造的財富化為資本,搖身一變蛻化為國企、民企的大腕,各自搾取超級利潤!君不見習近平奢談打貪反腐,雷厲風行數年,何嘗有太子黨的紅二代落網﹖對異見者趕盡殺絕,變本加厲,適足以說明這些特權集團的貪婪,與其殘酷不仁相輔相成!

 

紅色資本、操控香港

 

其實,香港和大陸的關係亦作如是觀。1997年中共政權收回主權,意味著香港民眾已在其斧鋮之下。祇因當時其財力仍未豐碩,要依賴香港作為套取外匯的金雞,不敢貿然殺雞取卵,對紀念六四活動,乃致港人爭取普選運動,尚會稍加容忍;兼且其資本南來亦未如決堤之勢,對於群眾爭取社會改革抗爭,亦因未觸動其根本利益而張牙舞爪。

 

然而,2008年金融海嘯蓆捲全球,中共政權藉量化寛鬆惡浪,大印鈔票四出漁利,成為財大氣粗的新貴,受其控制的香港,自然變作資本輸出的樂土,由此,亦以「十二五」、「十三五」為藍本通過各種各式的規劃,布置大白象工程以促進所謂融合,實質助長大陸財團挾持特區政府,享受各種優惠特權,後來居上,儼然君臨香港,又豈能不視爭取平權的普選運動為讎冦,將社會改革之群眾抗爭誣為動亂﹖

 

祇要看看恒生指數成分股的變化,大陸財團所佔的比重早已超越本地企業,而在炒賣地產、地皮的狂瀾中,紅色資本則更是翻雲覆雨,一擲千金,其投資的幅度,規模亦隨著人民幣逐漸通用,以及大陸美元儲備銳減而流港,可謂無孔不入,剝削成癖,不斷滲透各行各業!

 

顯而易見,大量游資湧入香港形成財富效應,祇會惠及能夠參與逐利的小圈子;但通貨膨脹所帶動的物價飈升,卻會令被拒諸圈外的市民變成砧上魚肉,香港近10年的財富幾乎翻了一番,但貧窮人口卻拾級而上,貧富懸殊與樓價、租金均列世界之最,說明了大陸資本竭澤而漁,使特區政府更明目張膽踐踏民意,壓逼異己,以及利用公帑、公共政策酬庸北方主子,讓他們不竭「尋租」牟利!今年財政預算案寧願斥資416億還富於富,卻連派幾粒像樣的糖以息民怨亦不屑為之,說明林鄭政府既是由中共欽點,則祇能行刦貧濟富之道,挹注於大陸為重的施政,而雨傘運動以來DQ議員、重判示威者、訂立國歌法、強行一地兩檢,以致公然為重開《基本法》第23條立法叫囂,又焉非扼殺群眾運動再起於未然之勾當﹖

 

一黨專政之下,豈有完卵﹗

 

以為香港可以獨善其身,自囿於中國民眾抗爭之外,顯然是不切實際的幻想,香港威權政治愈益猖狂,打壓異己,又何嘗不是中共與本土附庸結黨營私的必然結果﹖雙手沾滿血污的屠夫政權作惡,又豈會以深圳河為界?無論大陸民眾和香港市民,都受一黨專政的盤剝殘害,中共官方所謂「中港一體化」,「一國為主」說之不輟,不啻畫龍點睛,圖窮匕現,彰顯兩地民眾命運與共的現實,彼此之反抗日益唇齒相依,携手並肩,已是不由之路!

 

「民主是我們共同的理想」,1989年絕食學生以此向訪華的戈爾巴喬夫公開致意。這個理想終將變成事業,蠭起於香港和大陸,但願明年六四30周年,這事業的曙光將普照大地!

 

 

長毛

2018.5.29

Tags : 29周年, 六四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