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填海?為誰填海?
社民連整體立場
高球場可以點規劃?

土地大辯論列出十八個闢地的方案,政府導向明顯:要求市民授權短期內推行公私合營,解放地產商囤積的農地;接着便全面填海。繼新界和大嶼山五個試㸃之後,便是大嶼山全方位填海,以及在嶼東填造人工島,伸延向長洲、南丫、港島,四島連成一塊,並把經濟核心西移至交椅洲。

非為職位 非為住房

所為何來?政府說,二十年後人囗增加一百萬,短缺千二公頃土地,無法提供職位和住房,因此必須填海造地。但是,其一政府的人口增長和土地需求推測都沒有堅實的根據。所謂人口增長估算存在極大誤差,以往就曾多次高估人口增長,浪費資源。至於所謂土地需求推算,亦只是叫各政策局上報,估計二十年後需要多少土地,然後加出一個總數便做報告,但查實有些局長根本並沒有上報,預測並沒有根據。

其二、提供土地並不等如有職位和住房。1997年以來,政府屢屢撥地給予什麼中藥港、科學園、數碼港等等,但是何曾產生了相關支柱工業和職位?政府囤積了二千公頃、足夠二百萬個家庭居住的空置住宅用途官地,又何曾有用來建屋滿足輪候公屋者所需?那麼填海所為何來?是為了生意、大生意!

屈從專制 縱容腐敗

填海是基建,基建是大生意。以港珠澳大橋為例,三數家國企獲批多份巨額工程合約,其中單只中國交通建設一家,便囊括四百億元的生意(相當於歐洲國家的經濟規模)。中交建識做什麼?小量的修橋鋪路,較多是挖掘海泥傾注造島,工夫卻並不到家,造島會飄移,防波石亂放,工人死得多——憑它,也獲分四百億合約,而且連連超支,你說基建怎麼不是穩賺的大生意?假如不是香港遵從全國規劃,大搞路橋基建,試問中交建這樣的腳色,哪裏會有生意?

這些對於國企是大生意的基建,對於香港來說卻是負擔,高鐵要九百億、大橋要千二億,三跑和填海將會數以千億元計。它們並非是香港人所要的,日後對香港的用途也不大,試問有誰會乘搭不知要在哪裏轉車的高鐵;有多少人會頻頻駕車經大橋往澳門賭錢;沒有航空權的三跑要來何用?這些一隻隻食量吞山滅海卻不懂耕田拉車的怪獸,不是大白象是什麼?

然而,由於中國共產黨一個接一個的五年經濟規劃,香港收到死指令,無論如何一定要興建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以及機場三跑。事實上,回顧廣深港高鐵-香港段的打通歷程:鐵道部1990年提出興建高鐵,2001年列入第十個五年規劃,廣州南至深圳北段2005年動工,2011年通車,車已駛到門口,香港才不得不在2010年通過興建接駁深圳段,並且馬上動工。至於港珠澳大橋,時序也是差不多,內地下達命令:先是2008年由國家發展及改革委員會(發改委)頒布、再有國務院2009年和2011年一再催促,香港唯有遵從,於是在2011年動工。現在港府再度受令,借「大辯論」之名硬推全面填海(挖泥傾注)。

根據土地大辯論開演報告結尾所述,特區政府現在所做的便是:「配合區域性發展中心位置向西移,同時透過新建及經改善的運輸基建設施,有效連接傳統商業核心區與珠三角東西兩岸 」。珠三角一體化的意念早在1997年便提出來,到2008年終於透過發改委成形為《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 》,裏面便已規劃了香港要聽令中央興建廣深港高鐵和港珠澳大橋。這個綱要在2009年轉化為由國務院跟香港簽訂的《粵港合作框架協議 》,2011年列入到國家第十二個五年規劃《港澳專章》之中。同年年初,立法會泛民議員便早已表達「關注『被規劃』」。

香港如何「被規劃」?按照最新命名為「大灣區」的規劃,珠江三角洲將會躍升成為「世界級城市群」,工業媲美矽谷,物流超越紐約。由廣州負起原有的省會角色,統領廣東九市(原先不包 括港澳特別行政區),把全省經濟重新整合。由深圳經濟特區負責在尖端電子產業方面尋求突破;由珠海經濟特區肩負較多的海運貨量。在兩個經濟特區前緣的前海和橫琴,開闢金融業試驗新區。廣州本身也要提升機場,著力擴大空運的載貨量和載客量。

九市以外的澳門可以繼續搞賭博事業,香港繼續鞏固金融業,給予九市配合。港府推介說,香港在配合大灣區其間會有很多機遇,在金融業上,可以為內地對外貿易提供美元和人民幣,也可以協助內地企業上市集資。香港可以協助內地前往海外投資。可以替內地找客,同時協助安排運輸。可以與前海、橫琴攜手興辦金融業。香港更額外被規劃去大規模修橋、鋪路、填海,橋是要西連珠海,路要北上廣州,海要填平儲貨,以支援大灣區其他地方的空運海運物流。概括而言,廣州做龍頭;深圳做科技;珠海做物流;香港去配合。這便是中央政府的鴻圖,香港便是這樣被規劃的。

建屋安民 不得填海

先不論中國是否夠條件去「超紐趕矽」,只是何曾見過任何一個中央政府像對香港這般去掏空一個城市,去把它絆倒?

實行市場經濟的外國聽了奇怪,沒有人要的大陸土地香港人怎會租用;香港值錢的土地怎會送給大陸,他們說:廢話!

填海並非為了闢地建屋,也不是創造職位,而是中央指令,港府不得違背,必須贓肥國企,以利別人搞物流,港人卻說:不要!

政府囤積了二千公頃、足夠二百萬個家庭居住的空置住宅用途官地,市民說:拿出來建屋,不要填海!

撰文:鄧積慧|社民連政策組成員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