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線網羅迫近 廿三條還會遠嗎﹖
妹仔林鄭施政, 能有利港人嗎﹖

紅線網羅迫近 廿三條還會遠嗎﹖

劉小麗再被DQ,據選舉主任所云,乃是言論犯禁,聯署了一個認同自決主張的宣言……。她先前被褫奪議員資格,是政府仗著人大常委釋法,就其宣誓就任的方式造文章,本屬欲加之罪,不過由司法機關去蓋印。今次竟由一位公務員濫施誅心之術,築構文字獄,禁錮其不可剝奪之參選權,亦由之剝奪九龍西選民的選舉權,權貴直接以其權柄施暴,連假手法官亦急不及待,何其赤裸,何其齷齪! 



其實,如此赤裸、齷齪,又豈是偶然?由2016年開始,梁天琦、陳浩天……等被拒參選,及致今年3 .11立法會補選,代表「眾志」之周庭又遭禁制,簡直同出一轍! 

林鄭月娥這個兒皇帝,將政治逼迫之醜陋歸咎於公務員,固然諉過於人,但又不忘向主子邀功,於是脫口說出「不可觸碰的紅線論」,言下之言,她祇是恪守習大帝於去年來港,大灑淫威,所劃的「紅線」是那些主張「港獨」、「自決」者的雷池,越半步亦是自取其咎,餘者必須戰戰兢兢,切勿步其後塵。

 然而,什麼是所謂「紅線」,是否就是一根而已?且讓我們由習大帝口中重溫: 

「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絕不被允許的。……」 

殺雞儆猴,網羅殆盡!當時自欺欺人者,以為這祇是針對一小撮罔言港獨及自決者,到今日劉小麗再遭篩選其參選資格,依然埋首沙堆,白日造夢! 

若果說:所謂「危害國家主權安全」的紅線,是鋒芒直指港獨、自決論者,則「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可謂彈無虛發,窮凶極惡!除了甘心永世為奴的保皇黨外,人人不能倖免!

 於習大帝及其黨羽而言,「挑戰中央權力」以及「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不就是支聯會以致所有爭取民主的人們,年復一年舉行六四燭光悼念大會,以及絡繹於中聯辦門外,聲援大陸民主運動,吶喊「結束一黨專政」的紅線嗎?今年3月,剛成「人大常委」新貴的譚耀宗,不就大言不慚,誑語主張「結束一黨專政」者,不應獲准參加競選議席嗎?現代趙高指鹿為馬,能不已有殺人之心? 

這條紅線所以紅得發紫,乃是飽蘸了六四屠殺的血污,映照紫禁城的本色! 

至此,可能尚有「自求多福」者會呢喃:「不去反對中央,不就平安大吉?」然而,他們還是嗅不到另一根「紅線」的腐臭。「所謂挑戰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則是矛頭直指所有「爭取全面普選」,反對特區政府倒行逆施的香港人。所謂《基本法》的權威,自然包括「人大八‧三一決定」以致歷次釋法在內,任何挑戰現存小圈子選舉制度的人,都會觸碰到這根紅線,都會以此而受懲罰;猶有甚者,則是任何人膽敢挑戰由「中央」安排的政策,以致阻撓其實施,都已觸碰了這根紅線﹗

 「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大灣區建設」,乃致「東大嶼都會」等為中共挹注的大白象,港人都祇得俯首聽命,議會內外,言禁森嚴,秋後算帳,陸續有來﹗今日尚須稍歇斧鉞,不過是形格勢禁,尚未磨出《基本法》第23條這張殺人刀而己﹗2003年港人空群奮起反抗之役,使得權大氣粗的帝皇,亦不免有所猶豫。 

明乎此,則不難知道為何林鄭不惜耗費近70億,急急創辦「公務員學院」,先作洗腦大池。明乎此,則可瞭解為何中共中宣部部長要向訪京港媒之高層訓話;明乎此,則今次補選的關鍵及凶險,更加一清二楚﹗ 

保皇黨一旦得勝,自然彈冠稱慶,坐地分肥益甚。林鄭又建一功,當必自誇民意歸順。由東大嶼耗資萬億填海,以致重立《基本法》第23條,就更得心應手﹗ 

小麗老師誓師參選時,我曾在會上讀出這段話,今日再奉諸君,相信並未過時﹗ 

「不是我們天下無敵,而是政府與民為敵」。我在今年三月立法會補選時,替三位民主派候選人站台時如是說。 

今次劉小麗老師參選,重奪遭威權政府強行DQ的議席,這話更為貼切。上回姚松炎敗選,不是因為九西選民變心,而是大家受誤導而心淡,且看當時險勝他的「小鮮肉」,現時已成為「老油條」,仗着保皇黨之庇蔭,為幫助政府隱暪沙中線而行惡! 

立法會不能用特權法徹查沙中線,為其拉票的一夥,功不可沒。 

「民無信不立」,選舉選人,選舉選黨,人有人格,黨有黨格,不選小麗老師,而選DQ她的人及黨,乃是縱容賤格,自我作賤,何苦來哉?」 

不在沉默中爆發

就在沉默中滅亡

11.25,此其時也﹗

長毛 梁國雄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