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犧牲太多,我們有何可為﹖長毛在8.5金鐘罷工集會一席話
【他們為香港押上了前途,我們還可以做什麼?】 8月5日 全港三罷抗暴政

年輕人犧牲太多,我們有何可為﹖長毛在8.5金鐘罷工集會一席話

早前林鄭月娥回應民間五大訴求,說不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亦不會引咎下台,更反問我們獨立調查的理據及撤銷檢控抗爭者是否可行。 我說絕對可行!若然將整場運動調查得一清二楚,反送中惡法運動的起因正是由林鄭月娥與共產黨造成,它們將我們香港人免於恐懼的自由扼殺,導致香港人必然群起反對!若然不是林鄭月娥在一百萬人遊行後急推惡法,怎會出現612日的二百萬人遊行及包圍立法會?在二百萬人遊行後林鄭又說「The bill is dead」,她不是天主教教徒嗎?「The bill is dead」是不足夠的,因為死後上天堂及落地獄是不同的,所以她應說「The bill should go to Hell」!林鄭的原罪是推行送中惡法,她說修例的初心不變,暫緩只是因為解釋不足。但事實是從一開始她的初心已錯,才不敢向公眾解釋!

而五大訴求中為何要停止及撤銷控告抗爭者?正如吳靄儀所言,就是因為香港的法治從一開始已經不存在,我們去反抗一個不是由我們選出的政府,抵抗這個政府去奪取我們最基本的權利,所以我們的抗爭是絕對正義的,當我們的抗爭是絕對正義時,有罪的到底是誰?當然就是這個政府。若然林鄭月娥跟我們說「法治」,質問為何不能不檢控那些被拘控的人,我可以大聲告訴林鄭,就是因為她的統治是不公義和非法的!而實際上香港亦有相關的條例,律政司司長可以以重大公眾利益為由作出不檢控的決定,特首可以特赦任何人。香港市民未必同意不檢控及特赦林鄭,但林鄭絕對有百分之四百的理由及百分之一千的法律根據,去將反對送中惡法的義士們釋放,這是完全可行的!問題是如今我們反擊林鄭的力量仍未足夠,85日是第一次的三罷,但沒有罷工能一次便成功的,我們今日的罷工只不過是一個墊腳石,是為將來更大規模的不合作運動而鋪路。如果地鐵、巴士司機罷工,這個社會的交通就一定停擺;如果電力工人罷工,全港的供電便會出現問題,所以我們的目標就是要令更多人自願加入罷工,由現時開始組織直至831日,即「8.31 人大落閘」的 5 周年,於當天令香港停止運作。

很多人跟我說,前線的年輕人犧牲太多,問我長毛這位老人有什麼可做?其實只有兩樣:第一就是與前線的年輕人一同去以武抗暴;否則我們只可以在與警察對抗之外,爭取更多人加入我們的陣營,目的是終有一日令香港停擺。所以我希望各位在未來一個月裡,能繼續以不合作運動令林鄭以及她背後的人感覺到,就算他們有多六萬個警察都鎮壓不了我們。在馬路上抗爭,政權仍能說阻路而拘捕我們,但若然我們不開工、不消費、不交稅、並向中資銀行發動擠提,他們怎可拘捕我們?政權不可以入屋強制要我們起身上班,不可以強迫我們出外消費。將種種不合作運動的觀念及實行宣揚開去,令更多人知道抵抗暴政的最有效方法,就是不和它合作。印度、阿爾及利亞及波蘭的公民不合作運動都曾成功拉倒政權,香港人亦能夠做到,我們是有機會令一直騎在我們頭上的人跌倒在地上!

當然,在貫徹不合作運動時,我們必然會出現武力阻止他人破壞運動的情況,但一個不合作運動基本上是和平的,若然政權以武力去鎮壓一個不合作運動,這個政府必然倒台!所以我希望全體抗爭者,包括所謂前線及後方,都能明白到在武力不對等、法治不對等的情況之下,我們最大的力量就是團結。我們每個人在這個社會有必不可少的功能,只要我們不發揮的話,這個政權還有什麼能力去贏過我們,還有什麼合法性去管治這個社會?這是唯一能夠使我們的兄弟姊妹減少被官商鄉黑警毆打,令政權無法使用不對等暴力、不對等法治去贏過我們的方法。我希望大家能夠在未來,為更大規模、更多人參與、更加持續的不合作運動而一起努力!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