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出版刊物

本土派之爭|《抗命》第一期

【文|吳文遠 |社民連主席】 今日看到一段新聞,有關梁天琦在商台節目指本土派的定義是「香港人會否有權自決前程」,社民連及人民力量的身分認同是「中國人」,所以不是「本土派」。我從來沒有興趣爭奪「本土派」這個商號,但社民連的政治立場及一些基本概念,作為主席不得不稍作澄清。

點解政府水浸,我們生活卻愈來愈艱難?|《抗命》第一期

【撰文|陳寶瑩 |社民連秘書長】 今年財政預算案表面上四平八穩,去年度財政盈餘308億元,財爺派糖388億元,由綜援人士到商家人人有份。政府荷包充足,財政儲備增至8,600億,夠政府24個月開支。在全球經濟下滑時期,成績表好像不錯。但是,為什麼明明低失業率、低通脹率、政府高儲備,這些亮麗的數字與我們的生活好像無關?政府有錢,我們生活依然艱難!

偽善的曾俊華,虛幻的本土論|《抗命》第一期主題評論

 【撰文|杜振豪|社民連幹事】 月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推出財政預算案,言詞間暗示當下社會亂象由「人為」造成,對本土情懷多表同情,得到溫和民主派讚好。可惜,我們看到的預算案內容,依舊是貫徹守財奴思維,懶理民生困苦(詳見另頁)。無論如何,在本土語言的包裝下,今年財政預算案的新聞焦點,不在了無新意的派糖措施,卻落在曾俊華對本土立場的評論。 曾俊華評論旺角騷亂事件,認為「本土意識被人騎劫及扭曲」,又表示「本土派不會損害香港利益」,反對本土派驅趕自由行旅客的行為。曾俊華的本土觀,自然與坊間的本土派說法大相逕庭。究竟「香港利益」是甚麼意思?兩種本土論孰真孰假,哪個被哪個騎劫?當我們細心思考,很容易便能發現,曾俊華的本土論固然是虛有其表,坊間的本土論卻也是問題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