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中港經貿緊密,區隔無法自保

自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來,香港從製造業中心轉型為貿易轉口港及金融中心,近年更成為中國大陸企業的離岸集資中心。無論是貿易或者金融,今天中港兩地已是互相依賴,無可分割。中共自恃龐大的經濟力量,籠絡港台兩地的財團及政黨,官僚及親建制財團則從中漁利,壓榨普羅市民利益。面對中國的政治經濟力量,單單爭取一地之民主,已不能解決香港的政治經濟問題。

5.2人民抗爭頻起,改變隨時發生

呼喚民主自由的八九民運,雖被中共政權血腥鎮壓。近十多年的維權運動,卻是方興未艾。不僅維權人士前仆後繼,每年中國各地發生的「群體性事件」,更是數以萬計。不論是勞資糾紛、反化工廠、反拆遷徵地、反城管暴力,抗爭激烈程度均遠超香港。近年中國經濟增長放援,負債持續上升,隨時引發更大規模的民主運動。中共政權是中港人民的共同敵人,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是香港人的天然盟軍。因此,無論從社會公義還是現實利益,我們都必須支持中國民主運動:

5.2.1恢復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結社自由。

5.2.2釋放一切政治犯。

5.2.3結束中共專政,全國實行普選。

5.2.4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殺責任。

5.3港人民主制憲,重訂中港關係

當年中英前途談判及《基本法》起草,從未經過港人民主授權。主權移交以來,「一國兩制」愈趨崩壞。2014年,人大常委會更頒下違反《基本法》程序的《八‧三一人大決定》,公然背棄普選承諾。中共政權強迫在先,違約在後,「五十年不變」已經如同空文。港人拋棄《基本法》,重新制憲,決定中港關係,實屬天經地義。

5.4地方分權,真實自治

香港的憲制及其與中國之關係,必須由港人民主商討及決定。傳統民主派墨守《基本法》框架,要求中共兌現普選承諾,但《八‧三一人大決定》已說明此路不通。形勢發展至此,與其顧忌中共繼續破壞「一國兩制」,不如依循主權在民的原則,追求符合港人主流民意的憲制方案。

 

考慮到現時的國際政治局勢,以及港人擁有的政治實力,我們認為香港應該倣效聯邦制國家中央與地方的關係,重訂中港關係,實行地方分權,以達成真實自治。香港除了保留原有的入境、稅收及貨幣等權力,現行《基本法》也須大幅修改。修改範圍包括:

5.4.1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由普選產生;

5.4.2經普選產生的行政長官,中央政府僅可禮節性任命;

5.4.3行政長官指定的主要官員,無須再經中央政府任命;

5.4.4 新憲法可分為「政治實體及中港關係」及「香港內政事務」,後者視作地方政府憲法,修憲權完全由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負責,不必經中央政府同意;

5.4.5廢除現時由人大完全掌握的釋法制度,另設憲法法庭。由香港終審法院認為有需要時提請憲法法庭,審議有關憲法的爭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