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善的曾俊華,虛幻的本土論|《抗命》第一期主題評論
車費年年有加無減 回購港鐵立即減價

欲悲聞鬼叫 我哭豺狼笑

  鄧小平雖因平反四五運動而復出當權,但卻親自下令取締當時勃起的民主運動。1981年4月,當局於全國城市拘捕涉及「非法刊物」、非法組織的民運骨幹,暴露中共為保其特權私利,不惜鎮壓民眾的本質。1986年底,全國大學又掀起學潮,繼承《北京之春》』,聲勢更形浩大,鄧小平又一次下令鎮壓,並罷黜同情學生之中共黨魁胡耀邦。

  然而,官商、官倒橫行,令民眾再接再厲。1989年4月,終於爆發了震撼世界的八九愛國民主運動,並且節節挺進,席捲全國城市,中共當局雖宣佈實施軍事戒嚴於北京,但仍遭民眾抗命扺禦,直到6月3日,當局撕下畫皮,悍然下令軍隊以坦克、機槍血腥屠殺民眾,始能徹底鎮壓八九民運。

  此後,當局對異見者肆意鎮壓,變本加厲,凡犯言禁、黨禁者,一律投入文字獄。連群眾爭取改善生活、抗議官商勾結,亦難以倖免。1998年,中國民主黨公開組黨,其骨幹悉數遭重判,以致2008年劉曉波發起《零八憲章》運動,竟遭以言入罪,判囚11年,其妻劉霞於他獲諾貝爾和平奬後,「被消失」而人間蒸發至今,不過犖犖大者。去年於全國大量圍捕律師,阻之幫助維權民眾,則是晚近惡例。

  今日清明節,國人掃墓追思先人,絡繹不絕。然而,北京天安門廣場人民英雄紀念碑,卻是五步一崗、十步一哨,嚴禁民眾接近致哀。不單如此,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殺」死難者的家屬,亦被嚴密監視,連到哀悼亡者的權利,也遭剝奪殆盡 ! 四年前,於六四屠殺前夕,因爭取民主而陷獄凡廿載的工運人士李旺陽,祇因向香港媒體矢言「追究六四屠殺,結束一黨專政」,而竟遭「被自殺」。今日他在潮南省邵陽市的親屬,想亦必「被消失」,不能向其致祭,偌大中國,號稱崛起,竟懼怕民眾向追悼死難志士。政治犯受囚於小監獄,國人卻受困於大監獄,實在令人心寒上齒冷,悲從中來 !

  當局之所以如此心驚胆怕,固然由於六四屠殺之血債未償,但40年前發生之四五天安門事件,亦恍如歷史殷鑑,令之坐立不安。1976年4月5日,數以萬計之北京群眾,藉清明節時機湧向天安門廣場,以花圈、輓聯、大字報、詩歌、演講,抗議中共當權派倒行逆施。雖遭強暴清場,並於全國追查參與類似事件的民眾,但卻寫下中共當權以來,首次群眾大規範抗命,公開要求實行民主法制,譴責當局實行「封建法西斯」的史詩 ! 其後,四五運動獲當局平反,導至四人幫倒台、批判毛澤東,《北京之春》民運,逐於1978年破土而出,挑戰中共一黨專政。

  猶其令人憤慨者,乃是於前年「雨傘運動」期間不畏艱難,毅然公開支持港人抗命爭取普選的大陸同胞,至今尚有不少遭拘禁未釋,更有遭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論眾,我們對此更感切膚之痛,要求立即釋放所有政治犯。

  際此四五天安門事件40周年時,我們來到中聯辦之前向為中國民主運動捐軀的先烈致哀,重申必將追究六四屠殺,為實現全國普選而盡力,並嚴正要求中共政府結束一黨專政,釋放所有政治犯,還政權於人民!

『欲悲聞鬼叫

我哭豺狼笑

洒淚祭雄傑

揚眉劍出鞘』

40年前天安門一首詩如是說,我們謹借此向民主先烈致哀 !

人民英雄永垂不杇 ‧ 屠夫政權遺臭萬年

 

四五行動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六年清明節於香港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