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遊行 長路迢迢18年 七月政權肅殺 港人毋忘發聲】
【告別議會 持續抵抗 ——就本會兩位區議員辭任之聲明】
【石在,火種不會絕】

【七一遊行 長路迢迢18年 七月政權肅殺 港人毋忘發聲】

去年7月1日前夕,人大常委會通過港版《國安法》。翌日港人渡過了自2003年以來,第一個沒有民陣合法舉辦的七一遊行,也第一次目睹警方舉起紫旗,向示威者警告:「有分裂國家或顛覆國家政權等意圖,可能構成港版國安法的罪行」。

一年過去,涉嫌觸犯港版《國安法》的被捕者已超過百人,紅線遍布全港:有參加初選、有網上發表意見、有新聞報導及評論等等,今年就連提出「結束一黨專政」,也被恐嚇列入顛覆政權的罪名!形形色色的莫須有罪名令人匪夷所思。過去組織大型群眾集會,最具認受性的兩個民間平台,民陣和支聯會面臨取締;有消息更指林鄭政府會於7月再揮起DQ大刀,藉宣誓手刃民主派區議員;近日《蘋果日報》亦因高層被捕而被迫停刊,政治打壓擴及各社會階層。

臨近7月氣氛肅殺,只因港人7月有七一遊行的習慣,也正值今年7月1日是中共一百周年黨慶大壽。

歷年七一遊行的高低跌蕩

打壓七一遊行,便是要壓制港人十多年來的自發集體抗爭。自2003年起,七一遊行由首屆的50萬人集體宣洩對特區政府不滿,逐漸變為提出普選特首和立法會的主張。歷年遊行人數或有升降,但每當政權有不義之舉,港人便會於此日群湧上街,一步一腳印和平表態,年年如是。

2003年七一遊行首仗成功,迫使政府放棄《基本法》23條本地立法,間接促使年末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捷,翌年特首董建華亦稱因病下台;2004年人大常委訂立「426框架」,港人眼見普選無望,董建華又被中共抛出祭旗,董去曾來,民怨立即平息,導致2005年遊行人數暴跌至2萬多人;即使2007年人大常委再度背守2012年雙普選的諾言,只許諾2017年特首選舉由普選產生,其後才實行立法會全數普選,但港人認為無力干預中共,又未感極權之痛,唯有逃避,民陣在2008年舉辦的七一遊行,參與人數亦只得寥寥數萬人。

直至2009年反高鐵抗爭,民間倡議直接行動,萬人包圍立法會,雖然無功,卻為社會注入了抗爭動力和新血。當年社民連連同其他不滿遊行變為形式主義的團體和個人,在七一遊行完結後繼續留守政總集會,終至被警方驅趕。參與人數雖少,但亦令民間的抗爭精神日漸升溫,將原已冷卻的2012年雙普選議題重新浮上水面。及後社民連和公民黨提出議員辭職變相公投,希望凝聚港人意志爭取2012年雙普選。公投最終功敗垂成,卻奠定日後抗爭力量的基本盤。

五區公投過後,爭取雙普選、地產霸權、國民教育等社會矛盾陸續升溫,李旺陽被自殺、梁振英僭建事件亦促使港人七一繼續上街。2013年戴耀廷教授提出「和平佔中」,提倡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方式爭取普選,經多次舉辦商討醞釀後港人再度湧現街頭,當晚學聯及學民思潮更在遊行完結後於中環遮打道預演佔領中環。一個月後,人大常委「831決定」對普選之路全面落閘,迫使港人發動雨傘運動,佔領街頭79日,為公民抗命的一次大規模示範,可惜最後仍以警方清場告終,及後兩年七一遊行人數再度跌至數萬人不等。但經過兩年休整,2019年爆發反送中運動,港人前仆後繼上街抗爭,七一遊行創下歷史新高,達55萬人。即使運動最終被政權以國家機器(警察、檢控、法庭、輿論)全面鎮壓;2020年在《國安法》立法翌日的陰霾下,即使政府藉疫情為由禁止七一遊行,仍無阻港人於當日上街,堅持初衷,繼續發聲。

抵抗謊言,活出真相

自2003年始,七一遊行正像香港社會運動的寒暑表,反映著港人反抗意志的升降,也代表著社會運動踏著前人步伐,不斷摸著石頭過河。今年中共對公民社會趕盡殺絕,過去被認為行禮如儀的集體行動,六四燭光晚會,七一遊行,亦一一被封殺。民眾稍有反抗,悍衞基本民權,便要面對牢獄威嚇。

寒冬已臨,但總會過去,要迎接下一波的民主運動,我們需要在個人和組織都要做好準備。組織上擴闊生存和活動空間,讓公民社會的力量不至萎縮,各方團結合作,為前一階段運動作總結,找出下一步的工作和出路;至於個人,在高壓和陰鬱的年代,我們或許可借捷克前總統哈維爾在《無權勢者的權力》一書中的說話共勉:

「如果制度的支持者都生活在謊瞞騙隱,磊落真誠的生活就自然成為威脅,所以它一定要被狠狠地壓下來。」

1968年,蘇聯軍隊入侵捷克,鎮壓「布拉格之春」民主化運動。經過九年黑暗寒冬後,一群捷克知識分子發布《七七憲章》,要求保障基本人權,再過十二年,捷克爆發「天鵝絨革命」,終結極權統治。

只有人們抵抗謊言,選擇活在真相中,才會有著希望。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