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6

偽裝本土欺騙港人 派糖醫病漠視民困--社會民主連線回應 2016-17 財政預算案聲明

  昨日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推出財政預算案,言論間暗示當下社會亂象由「人為」造成,對本土立場多表同情,更有評論指演辭結語猶如競選宣言。可惜,我們看到的預算案內容,依舊是貫徹守財奴思維,懶理民生困苦。本會警告,花言巧語以本土語言爭取支持,只是另一種版本的語言偽術。假如曾俊華不改變既有的公共財政思維,即使成為下任特首,港人民生無從改善,社會矛盾必然繼續存在。   本年度的政府財政再次出現盈餘達300億,加上政府去年注資的「房屋儲備金」450億,實則盈餘在750億以上。特區政府低估盈餘絕非偶然出錯,而是持續發生。過去十年(2006-2016),政府的預計盈餘與實際盈餘,差距累積總計逾6,000億,即平均每年低估逾600億。換個角度,即使不計算「房屋儲備金」之類刻意壓低盈餘的財技,單是政府的帳面數字,過去十年(2006-2016)的盈餘已高達5,478億。我們有充分理由相信,特區政府已出現「結構性盈餘」。事實上,長年盈餘累積至今,2015年底的財政儲備已高達8,300億。加上累計盈餘5,500億,外匯基金可動用的款項至少逾13,800億。   縱使政府如何吹噓「財赤危機」快將出現,如何設立各種基金壓低盈餘,如何利用「無撥備負債」等會計方法掩飾豐厚的財政儲備,也無法掩蓋一個事實:特區政府的財政狀況非常寬裕,但卻始終拒絕投放更多公帑於民生福祉,永遠只作有限度的「一次性紓困措施」。與此同時,我們卻看見特區政府對跨境建基項目非常豪爽,百億千億揮金如土。基建承建商「贏間廠」,普羅市民「得粒糖」。這種財政傾斜,即使再說多少本土鬼話也偽裝不了。   況且,那些「一次性紓困措施」,還是偏向有錢人甚於窮人。以今年為例,寬免利得稅及商業登記費花34億,退薪俸稅退差餉花280億,但向社會保障領取人士發放雙糧,額外開支不過28億。香港人命途多舛,年輕則因資助學位太少,無法升學而苦惱;及至年長,即為高昂住屋開支而折騰;及至年老,則為退休生活而繼續奔波。近年香港政治環境迅速惡化,經濟民生也是沉痾積萎,已累積極深民怨。本會嚴正敦促特區政府,立即推行全民養老金,徵收累進利得稅,在教育、醫療、社會福利投放更多資源。若特區政府依舊冥頑不靈,派糖當醫病,無論是抗爭還是騷亂,只會陸續有來。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2月24日

社會民主連線第六屆第一次週年會員大會選舉結果

  第六屆行政委員會選舉結果如下: 有效票數:57 信任:54 不信任:2 棄權:1 投票結果:「吳文遠內閣」順利當選   第六屆紀律小組選舉結果如下: 有效票數:57     信任 不信任 李宗明 25 12 劉偉忠 42 3 黃懿婷 52 1 李善芝 56 0 趙志深 53 1 黎嘉麗 51 1 曾健成 54 0 劉偉忠、黃懿婷、李善芝、趙志深、黎嘉麗、曾健成當選第六屆紀律小組成員。

第六屆第一次周年會員大會宣言

議會失效 公民抗命 黑暗時代 堅毅奮戰 過去兩年,香港社會經歷劇烈的政治變化。中共踐踏一國兩制,破壞普選承諾,加上梁振英縱容警察暴力,最終引發大規模的公民抗命。雨傘運動未竟全功,令民眾對群眾運動失去信心,反抗力量也出現碎片化現象。不過,社會矛盾懸而未解,始終會以不同的方式展現。旺角騷亂的發生,正正反映年輕人對苦無出路的政治困局,愈來愈不耐煩。同時,傘後的民間抗爭方向,似有從街頭運動轉向到選舉運動的跡象,不自覺地回歸傳統泛民主派的舊路。際此紛亂時局,本會希望略作回應,旗幟鮮明確立左翼的抗爭路線: 拉布已成民主派基本責任 特區政府坐擁萬億庫房,不思增進民生福祉,反而倒行逆施,一再強行通過種種效益成疑的大白象基建撥款。今天立法會已成橡皮圖章,即使民主派議員如何條分縷析痛陳利害,也敵不過保皇黨與功能組別的舉手機器。在這種畸形制度下,拉布已成為唯一拖延不義法案通過的方法。 本會是議會抗爭的先行者,過去數年拉布抗爭從未言倦,但一直被傳統泛民所排擠。雨傘運動後,傳統泛民態度軟化,個別議員在拉布戰中願意「積極發言」,但始終顧忌民意反彈,未肯正式承認參與拉布。本會嚴肅表明,在不民主議會中,以合理方法阻止不義議案通過,是每位民主派議員的基本責任。單單投票表態反對,然後等待保皇黨通過不義議案,已經不符合香港人的期望。依舊抱持苟且心態的民主派議員,必須被時代淘汰。 不過,拉布只是緩兵之計。要真正阻止不義法案通過,始終需要依然群眾運動向政府施壓。當議會明顯失效,純粹依靠議會代議士,已經不能贏得任何改變。雨傘運動受挫,傘後的運動方向轉移到選舉運動,雖是無可奈何,不啻為一種倒退。本會視議會為建立群眾運動的平台,無意戀棧議席,與有志之士共同奮鬥,發揮群眾力量推動社會改革,才是我們的理想及願景。 公民抗命取代和理非非 「沒有抗爭,哪有改變」不只是一句口號。本會成員身體力行,從2009年的青年激進運動到2014年的雨傘運動,均走在前線,留到最後。刑事檢控紀錄之厚,全港政黨無出其右。抗爭是為了追求更理想的社會,而非追求更激烈的衝突場面。因此,提出明確的政治訴求、確保參與者了解行動風險、維持組織及紀律、盡量避免傷及無辜,都是我們發起行動時恪守的重要原則。 過去傳統泛民規行矩步,總與街頭抗爭保持距離。即使是不涉傷害他人身體的違法行為,或街頭抗爭的輕微肢體衝突,傳統泛民往往也會標籤這些行動為「暴力」或「非理性」。本會成員梁國雄於2011年闖入科學館抗議替補機制諮詢,曾被泛民政黨譴責為暴力,便是最佳例子。這種俗稱「和理非非」的心態,將隨抗命時代來臨而掃入歷史墳墓。 坊間常有論調將公民抗命混同「和理非非」,聲稱這條路線經過30年實踐已被証明無效,必須依靠暴力抗爭才能改變社會云云。其實,「公民抗命」直至2014年才開始大規模實踐,但未幾即被「打帶跑」(hit and run)的戰術干擾,遠遠未發揮其應有潛能。馬丁路德金說:「改變不會從天而降,必須經過持續不斷的抗爭。」實踐公民抗命的人,從來不會幻想行動會即時見效。事實上,面對中共政權這個強大敵人,根本沒有任何抗爭手段可以一蹴而就。以目前香港社會的民情及條件,只有透過非暴力抗爭,才能將少數人的激進行動轉化為群眾運動。故此,本會將繼續以公民抗命為抗爭路線,思考非暴力抗爭的不同戰術,並且積極實踐。 分清政權人民 警剔紅色資本 由於中共政權不得民心,以及特區政府出入境政策失誤,近年香港社會廣泛出現仇視大陸人的情緒,甚至視大陸人及新移民為中共政權侵害香港的幫兇。其實,挑撥族群仇恨分化人民以鞏固統治,本來便是中共政權的慣用伎倆。將大陸人民一概視為中共同謀,不僅抹殺了大陸無數仁人義士追求民主的犧牲,不僅造成兩地人民不必要的敵視,更會將支持民主運動的潛在群眾,拱手相讓予中共政權。 事實上,紅色資本的全面進駐,更值得港人警剔。近年紅色資本也不斷滲透主流媒體,亞洲電視、無線電視、南華早報相繼被收購,同時中資企業在各行各業的影響力也愈來愈大。伴隨香港經濟愈來愈受紅色資本操控,中共的政治影響力勢必大增。過去每逢選舉或重要活動,中資企業均會指示員工投票或撐場,已是人所共知。假如傳媒、出版、通訊等重要行業由紅色資本所掌握,操控將更加直接及肆無忌憚,勢將為香港人帶來更大的人權風險。香港的官商勾結及寡頭壟斷,本已非常嚴重,紅色資本的進駐亦將令情況變得更為惡劣。 作為左翼政黨,本會不認為無限制的資本流動,以及自由放任的市場經濟,會有利於人民福祉。相反,龐大的資本力量,正是造成今天香港長工時低工資、住屋開支高昂的主要原因。然而,香港作為一個小型經濟體,根本無法不依賴與大型經濟體的經貿來往。在這種意義下,香港問題不能香港解決。只有團結各地勞動階層,共同推動政治民主化及經濟民主化,才可能解除國家與資本力量的雙重壓迫。 結語 社會民主連線成立將近十年,本屆行政委員會的主要職位,首次由黨內成長的年青黨員擔任,是為本會代際交替的豐碩成果。過去坊間對本會的關注,往往聚焦在梁國雄一人身上。本屆行政委員會將致力打破這種印象,說明本會是一群社會民主主義者組成的團隊,而非一人政黨。經歷雨傘運動的洗禮,愈來愈多中產及專業人士投入抗爭行列。本會期望以行動向公眾說明,左翼抗爭路線不是年輕人及基層的專利,而是跨年齡跨階層的政治出路。近年政治環境愈見險惡,民粹右翼大行其道,左翼的發展遭逢更大挑戰。在梁振英治下,香港已逐步踏入黑暗時代。未來的時局只會比現在更艱險,但我們滿懷信心,鬥志高昂,誓同香港人堅毅奮戰,在絕境中闖出生路。

暴政必生暴力,繫鈴終需解鈴--2月9日旺角騷亂聲明

猴年伊始,旺角爆發香港歷史上罕見的騷亂,說明香港社會深重的政治矛盾,並無因雨傘運動的鎮壓而化解。今次事件,表面上由小販支持者與警察衝突所觸發,實則是由諸種惡政累積的深重民憤,所引致的官逼民反。本會認為政府暴政才是暴力的根源,只有梁振英立即下台,歸還港人民主自治的權利,才能平息民憤。 事後梁振英定性今次事件為「暴亂」,建制派政黨甚至呼籲警察武力升級,我們認為這種說法實屬本末倒置,客觀效果只是繼續遮蔽當下的社會矛盾。自梁振英上任以來,不僅經濟民生未見改善,政治形勢更是迅速惡化。經濟上,繼續將鉅額公帑投入基建大白象,退休保障及住屋問題則拖得就拖;政治上,人大封殺普選,一國兩制破產,黑幫勢力打壓示威,政府縱容警察暴力。種種倒行逆施的作為,香港市民早已心裡有數。 部份高官如張炳良,事後惺惺作態表示痛心,偽裝理性地強調「任何不滿都應循既有機制解決問題」。然而,正是因為特區政府由小圈子產生,市民申訴無門,才會不斷出現大規模抗爭。同時,也正是因為政府鎮壓和平抗爭的聲音,反抗行動才會愈趨激烈。當既有機制完全失效,人民只能尋求體制外的途徑。張炳良何不反躬自省,反將責任歸咎於無權無勢的市民身上? 旺角騷亂中部份示威者襲擊警員等洩憤式行為,正正是政府拒絕秉公處理黑警的直接反應。暗角七警哄動全城,至今懸而未決。亂棍傷人的朱經緯,甚至逍遙法外。警權無限大,無牙老虎監警會由梁粉把持,律政司則選擇性檢控。政府縱容黑警惡行,民間滋生仇警情緒,豈非事有必至,理有固然? 縱然我們未必同意旺角騷亂示威者的部份行為,也不認為少數人的「勇武」抗爭可以取代群眾的集體抗爭,但在客觀效果上,譴責被暴政逼出來的暴力,並不能解決當下矛盾。特區政府結下的死結,終需由特區政府解開,推卸責任予示威者終究無濟於事。本會嚴肅警告,只有梁振英下台,歸還港人真正的民主自治權利,才是平息民憤,令騷亂不再發生的根本方法。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2月10日

停建高鐵大白象 港人不是提款機

政府拆鄉村,毀家園,於2010年在功能組別為首的保皇黨支持下,高鐵獲近700億撥款,六年過後,曾承諾於2015年通車的高鐵竟再度延期,如今政府竟又再問港人撥款近200億,實在恬不知恥!今日我等前來港鐵股東大會,乃是抗議港鐵要求股東同意最近港鐵及其大股東特區政府的協議,外借約260億派發特別股息,以及令政府向立法會申請的撥款用於高鐵項目。 外借百億 收賣股東   港鐵自知若自行提撥資產支付高鐵項目,定必遭股東反對,或面對司法覆核的挑戰,因此使用財技,左手交右手外借約260億,向大股東特區政府派息近195億以填補高鐵超支,又向小股東派息約60億以圖堵塞悠悠眾口,收賣小股東支持港鐵和大股東的協議,支持高鐵項目。事實上,港鐵借錢已令資產暴跌過百億,總負債比率已升近四成,小股東投資風險提高;而且,最近港鐵股價雖然曾升至38.5元,但有經濟學者懷疑只是不少基金經理托市,吸引小股東通過大會動議,及至動議通過後,港鐵股份再無大筆金額承托,再加現時經濟開始下滑,股價進一步下挫,小股東只會得不償失。羊毛出自羊身上,港鐵借貸派息,以及政府所謂追加百億撥款封頂只是遮醜布,若超支繼續,再由港鐵承擔,最後也必然引致加價,結果港鐵工程連番失誤,政府監督不力,高鐵超支原來只是由納稅人一力承擔。 高鐵估計誇張失實 一地兩檢極不可行   2009年政府不斷對外聲稱高鐵如何完善,為香港帶來巨大的經濟效益,然而,七年以來港人未見其利,先見其害,高鐵不但未能如期通車,政府於2009年提及的中港跨境客量預計2016年高達近70萬人次,但2014年實際只有約54萬人次。另外,又曾假設廣東省 GDP 的年增長率是9.6%至11.8%,2014 年的實際數字卻只有8.5%,錯估大陸經濟步伐。再者,政府一直標榜廣深港高鐵建成後,由香港到廣州只需48分鐘原來並非事實,加上計算停站時間後,至少要加上15分鐘,行車時間超過一小時。   此次高鐵追加撥款更嚴重的乃是中共及特區政府似乎已擬定「一地兩檢」方案,很可能需要人大釋法,將內地法律引入《基本法》附件三,容讓大陸公安在西九龍站「執法」,港人隨時被用「自己的方式」到大陸,同時,如此先例一開,他朝亦可有其他內地法律引入香港,一國兩制名存實亡,我等珍而重之的自由岌岌可危。 停建高鐵 香港止血   高鐵大白象不但毀人家園,虛耗公帑,更嚴重破壞自由香港。高鐵的經濟效益成疑,列車安全成疑,一地兩檢成疑,然政府一直自恃在議會中有功能組別保駕護航,可以粗暴通過追加撥款。由此,社民連今日聯同其他團體前來股東大會,呼籲小股東否決港鐵動議,並承諾將會抗爭到底,在議會內積極拉布拖住撥款。我們呼籲全港市民走上街頭,透過群眾運動造成壓力,反對高鐵追加撥款,為香港止血!停建高鐵有理,我們不是提款機!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