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雄:放下幻想,拒絕沉默——DQ議員搞政變,港人奮起開戰
獻媚中共 黑錘定音 偷換概念 欺騙港人
政治迫害可恥 立即釋放所有被捕村民

梁國雄:放下幻想,拒絕沉默——DQ議員搞政變,港人奮起開戰

【撰文|梁國雄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

寫此文時,剛去過中聯辦示威,為劉曉波伉儷及大陸政治犯請命。2009年12月25日,中共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誣告劉曉波,將之重判入獄11年,用意在於西方諸國此時放假,無暇兼顧千里之外之文字獄!然而,適得其反,倒令世人每逢此際,均想到這位諾貝爾和平奬得主之厄運,更覺一黨專政鎮壓異己之齷齪可恥!猶其想及其夫人劉霞,竟因夫婿獲奬殊榮而從此人間蒸發,施暴者比諸古代帝皇「罪不及妻孥」更為不堪,簡直恬不知恥,荒唐可怖!

 

一念及此,則自今年10月以來,梁振英政權浪費公帑興訟,濫用司法程序,藉人大常委釋法DQ立法會議員之行徑,又豈非揣摩上意,以一己利害好惡,逼迫政治異己之惡毒?諸君若是以為事不關己,祇是少數議員之事,則必然縱容奸侫行兇,最終導致大眾沉默,社會沉淪之惡果。

 

今日DQ議員,明日DQ百姓

 

沉默避難的結果,祇會是引狼入室,雞犬不寧。早在今年立法會選舉報名參選之時,梁振英團夥就妄加所謂「確認書」篩選參選人資格,將梁天琦、陳浩天等人拒諸門外,視《基本法》第26及27條規定市民享有之選舉權及被選權,以至言論、出版之自由如廢物。當時,我在參選宣言裏寫道:「選前試圖限制候選人言論,選後就是追究議員發言,議會內言論免受法律制裁之權一旦摧毀,則民眾街頭巷議政事又豈能倖免?因此,確認書之爭持,乃是反抗以言入罪,所有候選人均不能屈服」。事實上,我之競選口號就是「昨日八三一,今日確認書,明日廿三條」。
不過,我實在低估了梁振英一夥的卑鄙,想不到他們竟會藉議員宣誓發作,濫用司法來達到誅除異己的目標。目前,所謂「反港獨」的畫皮已撕破,入稟法庭要求DQ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及我之席位,不過圖窮匕現之凶惡,為訂立《基本法》第23條鳴鑼開道。不少人以為,我等之遭遇乃是立法會之事,與普羅大眾並不相關,其實這種各人自掃門前雪的自保自利,是完全無知無能。今日議員尚且可以因其言論,政見而受逼迫,他朝公務員以至法定機構及資助機構工作的諸如老師,社工以及醫管局僱員,焉能逃過言論、思想審查之暴虐,根本毋須經法庭程序,就遭解僱之厄運,即使未遭辭退,亦將受到歧視、壓迫,無日無之,人人自危。君不見文革時期,全國政治掛帥,全民爭相檢舉,打小報告謟媚權貴,憑誣陷他人作鑽營?此風一長,自然是小人當道,雞犬升天,社會更陷於不公、不義的困境,政府肆無忌憚攬權自肥,官商鄉黑,黨同伐異,民無唯類,人皆噤聲!

 

打破造王幻想,港人自決命運

 

然而,自立法會選舉以後的發展,大家似乎對此不甚了了,以為挾選舉得利之勢,全力促使梁振英棄選下屆特首,則情況將會逐步改善,所謂「ABC」之說亦應運而生,之前舉行之「選舉委員會」選舉,此輩有325人當選而成「關鍵少數」。冀以「造王者」之姿態,與參選人討價還價,望藉其所造之王與北京當權派斡旋,形成「良性互動」之局面,解開雨傘運動瓦解後之政治死結!因此,遂有「珍惜票源」,「支持較佳人選」之論,認為「派人參選」,又或「全投白票」,均是無的放矢,浪費機會,素來與梁振英不和,又得本地財閥支持之曾俊華,自然是得其青睞!
不過,這顯然是飲鴆止渴,自毀長城之舉。須知雨傘運動瓦解之後患,乃是全面普選之目標更為遙遠。人大常委「八三一」決議一日不除,香港民眾亦一日無法自主自立,決定一己之前途。梁振英固然是由壞制度鍛就之壞人,令壞制度之惡更形彰顯,令人人皆除之而後快。但,決不應因噎廢食,誤以為振英一除,則壞制度自然隨之而去。

 

回歸以來,董去曾來,唐敗梁贏,都祇不過是不同利益集團之爭,而非民眾抵抗使然!此所以,每個特首均以取悅港人為始,行壓榨民眾作結。

 

自主自決:打造公民抗命運動

 

否則,我輩又何須公民抗命,不惜以身試法,成就雨傘運動之創舉?儘管此一抗爭瓦解,但已彰顯港人自決自治的關鍵,並非乞靈於當權者之賜予,而是沉著應變,營造更堅毅及緊密的群眾抗命!明乎此,則造王運動之虛妄,已是不證自明。

 

民眾民主抗爭意識提升,乃是集體抗命之根本,證諸「和平佔中」之提倡,乃至變形為雨傘抗爭,前後續經歷近兩年。現時雨傘運動瓦解已逾兩年,中經2015年的旺角衝突,而致今年九月選舉,群眾抗爭於受挫敗之後,逐步復甦於競選運動中,遂有今年九月之小勝,卻又遭到當權司法壓迫當選議員,而不得不起而抵禦!在在證明,所有選舉結果,都不能替代群眾抗爭,而祇能作為平台,替後者奮起添磚加瓦,以竟全民抗命目標,令全面普選水到渠成。

 

假若投票支持曾俊華,對公民運動會有何幫助?先不說此君於其任內,一直屬行官商勾結,賤視基層之財金政策,就以是否為《基本法》第23條立法,以及撒消人大「八三一」決議為準,亦是以中共馬首是瞻,同其他有意參選之權貴無異,手握325票傾囊以授,豈非助紂為虐,自我噤聲?又如何為民喉舌鼓與呼?為權者諱,文過飾非,換來的,祇會是民眾的麻痺不仁,走上為「一碗紅豆湯出賣長子權」的枉自委屈,憑集體抗爭改變命運的自主自尊之路,亦由此走入死巷。雨傘運動又何如敝屣?單論眼前之事,就是當權者更為意得志滿,繼續以司法迫逼議員勢必如魚得水,更無忌憚!

 

造王云乎哉,又豈非作繭自縛?造王不如參選直斥權貴,倡投白票,以示抗議,以小圈選舉,彰顯全面普選的力量!

「既然我們是人,就得活得像個人,站起來,掙脫奴隸的幸福!」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