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民連就「土地大辯論」假諮詢之回應】
無處容身?土地鬼辯論
還我真普選 廢除廿三條

【社民連就「土地大辯論」假諮詢之回應】

對於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今日就「土地大辯論」記者會所交代的公眾諮詢細節,社會民主連線認為有八個根本性之問題,導致所謂的大辯論幾乎肯定又會成為另一次政府自說自話的黑箱作業假諮詢。

1) – 製造假對立 預設立場假諮詢
2) – 有地不用 談何覓地
3) – 公眾資訊不足 討論瞎子摸象
4) – 只談供應 不談分配
5) – 發展模式 劫貧濟富
6) – 填海基建成毒癮 配合走資禍更深

7) – 諮詢論壇自製民意 反對聲音拒諸門外

8) – 小組毫無民主成分 黑箱無從監察

1) – 製造假對立 預設立場假諮詢

早在諮詢開展之前,由特首林鄭月娥到各級官員、權貴已不斷渲染「公屋供應不足」、「劏房兒童好慘」的說法,意圖合理化填海、開發郊野公園、公私合營釋放地產商囤地、貨櫃碼頭建屋等等極具爭議性、或基本上必然淪為官商勾結的選項,並在基層市民住屋需求與環保團體、反對官商勾結者之間製造假對立;但面對於社會已有廣泛共識的選項,例如收回私人遊樂場如粉嶺高球場用地、棕地、政府閒置地,卻屢次強調發展難度、離譜地低估可建公屋之數量。再者,已有道路、已經平整的棕地,竟被列為中長期選項;丁權、地產商囤地問題早應解決,文件卻沒有 / 輕輕帶過政府根本有權不再批出相關用地。假諮詢文件對各土地供應選項的描述,充滿偏頗,早前土地供應小組主席黃遠輝更在電台訪問時主動提出以「公私合營」模式釋放私人發展商的農地儲備,為其改變土地用途發展地產項目獲得千億利潤搭橋牽線,其預設立場彰明較著。

2) – 有地不用 談何覓地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一直依據政府「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簡稱香港2030+)所言,指未來香港整體需要4800公頃、已規劃3600公頃、尚欠1200公頃土地,但一來政府以往由基建到財政盈餘的規劃、估算多次出錯,財政盈餘、基建超支年年估得太少,科學園、數碼港使用率則大大高估,令市民對2030+缺乏信心,用地需求之估算值得懷疑。二來,2030+聲稱要容納900萬人,但統計處的人口估算卻指2043年人口到達頂峰時亦只有822萬。那,另外78萬個生活空間是留給甚麼幽靈人口?

而就當1200公頃需求為真,現時地產商在新界囤積約1,000公頃、規劃署「新界棕地使用及作業現況研究」估計新界約有棕地1,300公頃、發展局前局長麥齊光在2012年7月4日回答立法會問題時提供《空置的政府土地》文件,分區列出閒置住宅用途官地合共逾2,100公頃、最容易處理的私人遊樂場會所用地單是粉嶺高球場和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相加已達300公頃。

1000+1300+2100+300=4700公頃。

就當政府常用的藉口如土地屬斜坡、零碎、不規則云云成立,把以上土地的可用比例只留25%,幾乎已夠1200公頃。政府今次諮詢又完全不考慮把2700公頃軍營用地及4000公頃原居民專屬「認可殯葬區」作整合、重新規劃以撥出當中小部分土地,所謂「不夠地」實屬人為。

 

3) – 公眾資訊不足 討論瞎子摸象

 

所謂的辯論必須以資訊平等為前題,但政府多年來一直無視民間監察的重要性,拒絕公開土地普查資料。同樣是新界鄉村的土地,當討論到棕土或丁地發展時,便是零碎、不規則所以不可行;地產商的農地囤地儲備,卻又因為可以「公私合營」、官商勾結而一口咬定可行。結果土地發展的可行性,政府可隨意亂講。千呼萬喚之下,去年政府終於交出全港棕地調查結果,但沒有顯示現有狀況、沒有調查是否能修復或者經已嚴重受污染,亦未有就各種用途分類,令公眾難以掌握各種棕土作業的分佈,更遑論就合法/不合法,違規/不違規作分類呈現。地產商囤積土地儲備地點,只能靠本土研究社、土地正義聯盟等民間團體自己出錢逐塊地去查冊。而涉及2100公頃的未經批租或撥用政府土地的統計資料及分布地圖,政府竟以「這項編製工作需要大量資源」為由,2012年後再無公布相關資料。

4) – 只談供應 不談分配

香港一直以來把大量土地出賣予私人發展,私樓濫用空間兼極少承擔社區配套設施,使土地未能得到善用。例如新界東北規劃,同樣約45公頃地,「高密度」私樓只能23300個,公營單位(包括居屋)卻達48400個。在中資、全球熱錢湧入之下,私樓價格愈來愈脫離市民負擔能力,但在私樓與二手居屋交易市場依然熾熱。如果不暫停賣地、不大增公營房屋建屋比例、不加一籃子物業稅打擊炒風,再多的土地、私樓供應都難以追上投資需求。

香港的土地並非患寡,只患不均。

5) – 發展模式 劫貧濟富

政府一直硬銷以「公私合營」釋放地產商囤地如南生圍、貨櫃碼頭建屋等選項,究其原因,並非為了公眾利益,而是貼公帑起好基建、為地產商大開改變土地用途之門,其他私樓、商場、酒店將為地產商帶來萬億利潤。政府收窮人住屋如橫洲、衙前圍村時就動用《收回土地條例》,面對發展商囤地時就絕不敢出動此尚方寶劍。類似的例子還有港鐵、九巴的地皮,更以低賤補地價批予名為公共服務實為地產霸權的公司賺物業錢。市區重建以至填海亦從來都是發展地產項目而不是起公屋。種種「發展」只是拿基層作幌子實屬呃神騙鬼。

6) – 填海基建成毒癮 配合走資禍更深

填海填海除了污染極為嚴重,造價更上萬元一呎,比回收棕地高十倍,而且需要等待沉降十年以上方能發展。政府之所以沉迷填海及大白象基建,是因自1982年開始,賣地、補地價收入都會撥入「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之內,作為「非經常性收入」,只能用於基建;民生事務只能靠「一般收入帳目」支付。瘋狂起基建,土地發展收益水漲船高,地價更貴,但賺來的錢只能用於基建,周而復始。

加上政治因素,河套區、蓮塘口岸、新界北、東大嶼等等規劃都是處處迎合中共的大灣區計劃。種種由地產以至金融、稅務的設定,為中國以至部分國際資本營造了炒賣天堂,而情況更隨著中國熱錢湧出而加劇。政府帶頭炒地、賣港,市民在當中毫無得益,作為代價的土地卻是由整個社會,尤其基層支付。

7) – 諮詢論壇自製民意 反對聲音拒諸門外

土地的供應次序和規劃對香港影響深遠,用一個由政府委任的專責小組,再加上代表性存疑的公眾諮詢,令人質疑所謂大辯論其實只是政府操弄民意的手段。據悉公眾諮詢將會有四場公眾諮詢論壇,但是,政府的過去的紀綠並不光彩,被人質疑諮詢只是政府自製民意的把戲。例如2011年遞補機制的諮詢論壇便被批評由保皇建制派壟斷了入場名額,將反對聲音拒諸門外。

 

其實,政府應延長諮詢期至今年年底,除地區性的公眾壇論外,立法會可以進行多次辯論和舉行公聽會。至諮詢期末段,委託有公信性的獨立學術機構進行大型民意調查,將諮詢期內市民最關心的議題作民意調查。供政府和立法會就土地供應的政策發展作為參考。

 

8) – 小組毫無民主成份 黑箱無從監察

香港不只沒有雙普選,政府官員亦非由人民直接或以內閣制選出;法定機構如城市規劃委員會、房屋事務委員會、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等等,全部由政府委任,市民無從問責;市建局身為手握收地生殺大權的政府部門,卻被設定成自負盈虧,終成唯利是尚的地產霸權;今次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亦是由特首委派一眾與政府關係密切之人出任,連公關宣傳工作亦由負責林鄭選舉公關之大學同學的公司中標,所謂大辯論又怎可能中立?土地供應小組之會議皆閉門進行,與「持份者」會面摸底之程序又是無從監察、缺乏紀錄,消息經由「放風」傳出,怎可能有公信力?

土地辯論輿論戰 公地公用靠抗爭

土地屬於人民,住屋不是商品。我們堅決認為,政府必須把廣大市民的住屋和公共服務之權利放在絕對的首位,並且大力打擊私樓市場炒風。在停止賣地、公地公用、善用土地的前提下,優先使用閒置官地、私人遊樂場用地、棕地、地鐵上蓋等等;凍結棕地及囤積農地之用途,以《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儘快解決丁權問題,釋放預留給丁屋的920公頃土地。

我們難以相信不民主、缺乏資訊的真公關、假諮詢能為香港帶來公義的土地分配和理想的規劃。要反對破壞環境、官商勾結的填海、發展郊野公園、公私合營農地等等「選項」,民間除了要利用政府提出大辯論的時機去提出論述和規劃建議去爭取民意,更要進一步組成聯合陣線,準備以抗爭行動去阻止香港成為「杜拜化」的地產金融炒家城!
社民連土地議題相關文章:

 

高球場建屋民意所歸 豈容私人遊樂場霸佔土地:https://goo.gl/4K8U4S

促高球場建公屋 替代東北拆遷行:https://goo.gl/FxFhwd

置業主導還是商家主導? 與權貴共謀的置業主導:https://goo.gl/QD4Wka

不義的市場 需要租務管制:https://goo.gl/HjfU4d

綠置居還是至戇居?:https://goo.gl/BrqxXc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