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調查止暴制亂 持續抗爭直至勝利】
【毋忘六四血腥鎮壓 五大訴求奮鬥到底】「澳門回歸20周年大會」抗議聲明
【廢除《國家安全法》、粉碎《基本法》第23條 張曉明見鬼去罷!】中聯辦示威,讉責張曉明《人民日報》言論

【獨立調查止暴制亂 持續抗爭直至勝利】

 以「五大訴求」為變相公投綱領的民主派,在最近的區議會選舉中取得167萬票(388席),而以「反暴力」為競選主調的建制派則取得119萬票(59席),雖較上屆增加40萬票,仍然慘敗,建制派頭目幾乎全數被港人攆出議會。林鄭政府及保皇黨可以無視先後三次過百萬的遊行人數,可以不相信近乎一面倒支持獨立調查委員會的民意調查,但總難以迴避一人一票,擺在票箱的事實。

  林鄭月娥在區選兩日後,表示考慮成立獨立檢討委員會(Independent Review Committee)檢視社會動盪成因,驟眼看來,似乎正在回應「五大訴求」,然而,只要細心一想,林鄭特意將我們一直要求的「獨立調查」改為「獨立檢討」,實在事有蹺蹊。林鄭月娥聲言參考2011年倫敦騷亂後英國政府成立的「騷亂社區和受害者委員會」,以全面檢討反送中運動的前因後果,然而,該委員會沒有法定地位,沒有權力傳召證人,純粹依賴證人提交資料,所訪問的數千人都是被捕者或騷亂受害者,不包括警員,同樣,林鄭所提出的檢討委員會並非依據《調查委員會條例》所成立,既無權力傳召證人和取得重要文件,亦明顯不會就警暴作出調查,更不會有官員需要問責,簡直就是魚目混珠,自欺欺人!
 
  自6月始,政府一直以「既定機制」(監警會)推搪,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以追究日益嚴重的警暴問題。事實上,獨立調查委員會正正就是另一種合法合理的「既定機制」,相比純粹搬字過紙盲目照抄西方經驗實際得多。而且,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更直指監警會效率不及調查委員會,甚至連監警會新成立的國際專家小組亦批評監警會獨立調查能力不足,不符合國際監警組織標準。無論意見來自專業,或出於大眾,均得出同一樣的結論,就是林鄭政府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重組警隊,止暴制亂。
 
運動尚未成功 手足仍須努力
 
  反送中運動至今已近半年,被捕人數幾近6000,當中絕大多數都是香港明日棟樑,既然民意如山,不但清晰地否定他們是暴徒,更反過來肯定「五大訴求」才是民意依歸,確認我們才是反暴力的使者,林鄭月娥若尚有一點廉恥,早就應逐步答應訴求,而不是耍把戲拖延時間。區選以後,我們不敢輕言勝利,不敢居功,眼下當前,正是要思索前路,重整隊伍繼續進發。以目前形勢,港人已選擇不同戰線鬥爭,對抗暴政,包括組織工會,連結社區,建立黃色經濟圈等。
 
  在這場運動中,群眾多次嘗試發起政治罷工,均是黯然落幕,無可否認,我們長久以來的組織力並不強大,相比起香港以往大規模罷工如海員大罷工及省港大罷工,今日的罷工僅屬皮毛。所以,有心者已開始呼籲組成工會,希望每個香港打工仔女,藍領白領,都可以在職場找到手足戰友,一起「和你 LUNCH」,甚至日後「和你罷」。只要各行業有足夠組織力量,繼而發動總罷工,令扭曲的社會重踏正途,逼使政權讓步。
 
  同理,當我們在這次區選中奪得大部份區議會,各區就有實力建立民主橋頭堡。縱然區議會權力不大,但無論在資源或監督上,仍能發揮作用,例如有人手及空間凝聚地區的手足戰友,特別是有醫療、法律、工程等專業知識的手足,都可以一同參與社區建設,用各種活動、服務使從前去政治的社區環境逐步轉化,激勵更多市民參與政治,共同議政。唯盼在選舉中獲勝的手足,能夠毋忘初衷,守住為運動犧牲的手足託付給我們的堡壘。
 
  此外,在這次運動提出透過改變過去的習慣,支援與自己相同理念的黃店,建立黃色經濟圈,亦是另一種方式的連結。縱然不少黃店租戶在親政府地產商操控下,我們很難完全避免變相幫襯親政府集團,但只要透過建立小商戶網絡,始終可以成為一股力量,對抗親政府的大集團,甚至發動大規模罷市,配合罷工罷課,加強施壓。
 

  簡而言之,團結組織才是最紮實的民主根基。無論是透過工會、商會,還是社區,由現在開始,加強聯繫,我們才有實力逼使林鄭政府答應「五大訴求」。40年前的國際人權日,台灣高雄爆發警民衝突,國民黨暴政強硬鎮壓,拘捕多名民主派人士並重判長達十多年監禁,這就是著名的「美麗島事件」。今天,台灣人已奪得他們追求的民主普選,至於我們呢?抗爭必須持續,若果政府不答應「五大訴求」,就讓我們拿起決心,堅毅忍耐,聯合起來,對抗暴政,直到勝利為止!

黃浩銘 岑子杰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