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過後 抗爭依然-專訪社民連兩位當選區議員
權力歸於人民、實踐地區民主 -區議會改革芻議
【毋忘六四血腥鎮壓 五大訴求奮鬥到底】「澳門回歸20周年大會」抗議聲明

區選過後 抗爭依然-專訪社民連兩位當選區議員

11月24日區議會選舉創下投票率超過七成的歷史新高,泛民主派更以388席取得大勝,在17區的議席數目過半。是次選舉社民連共派出三人出戰選舉,分別是長毛出戰土瓜灣北;阿牛曾健成出戰柴灣樂康;岑子杰(Jimmy)出戰沙田瀝源,結果當中阿牛與Jimmy勝出,長毛不幸落敗。在一月一日正式上任前,《抗命》編輯組特意就選舉結果、區議會及個人層面上對兩人進行訪問。
「對你而言,區議會選舉的結果有什麼意義? 」
Jimmy:「只要團結一致,冇野係難得到香港人」
對於泛民主派大勝,Jimmy直言這是香港人團結一致的結果。整場區議會選舉由部份選區重新劃界開始已經有利於保皇黨,選舉過程中曾揭發「賓館選民登記」等種票疑雲;保皇黨亦有動員居於內地的港人回港投票;政府更放風或會以《緊急法》取消區議會選舉,但泛民主派在種種不利的因素下仍能大勝,證明「只要團結一致,冇野係難得到香港人」。而這場選舉亦代表著一場民意公投:泛民主派的參選人以五大訴求;另一面建制派則以反暴力作為主調,最終泛民主派大勝的結果就是「清晰地展示香港人對五大訴求的堅持及民意。」

阿牛:「區議會可望「撥亂反正」
但阿牛則說今次選舉結果不能以大勝形容,只能稱之為慘勝,因為過往半年香港的年青人用他們的血汗、自由甚至生命換取香港人的覺醒,並創造歷史性的高投票率而令泛民主派勝出大多數議席。而他認為區議會變天有望改變區議會文化,過往各區區議會各自為政,只理會小區的問題及提供地區服務,但區議員其實應從政策層面而非蛇齋餅糭去惠及市民,如今泛民主派於17區的議席數目過半,意味可以成立一個跨區性平台討論各種全港性的政策,更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過往一屆區議會帳目中大白象工程有否利益輸送的問題,「撥亂反正」!

「區議會只屬諮詢機構,區議員不能有所作為? 」
Jimmy:「做盡能夠做嘅事情,並挑戰政權嘅限制」
是次選舉保皇黨較上屆增加逾40萬票,Jimmy認為這現象不能被忽視,所以未來應有更多開啓民智的工作要做,而區議會最重要的地方就是能夠有資源「直接喺地區接觸居民」,並透過溝通建立關係令「一個相信民建聯嘅歪理變成一個能夠明辨是非嘅人,起碼睇新聞都會fact check」。即使有人認為區議會僅是一個制度內的諮詢機構,其實際功用不大,但Jimmy並不同意此說法,「做盡能夠做的事情,並挑戰政權的限制」,認為區議會仍有空間可以對社會運動或制度改革有幫助,例如可於會內提出修改議事常規,令其更合乎公義、公正及公道的原則;增加區議會透明度,令市民能夠直接監察及參與地區工作;可將區議會的資源放於推動民生事務,並在一些大是大非的議題上,讓市民由下而上地推動提出聯署,甚至可以十八區區議會聯合舉辦「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大遊行,以作出重要的政治表態。

阿牛:「以「地區公投」對政府製造壓力」
作為候任區議員,阿牛認為區議員應利用議會資源,與政府就各議題展開民意戰,令居民與泛民主派連成一氣,以「地區公投」對各種民生及政治議題,尤其涉及基建工程開支及營運方式,作出討論及投票,即使某些公投並沒有法定效力,但仍可對政府施加壓力,「特區政府你可以違背得幾多次?」,即使身處區議會制度之內,但仍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但若不爭取不嘗試就永遠不會有改變。

「當選區議員後,你參與運動的角色有否改變? 」
Jimmy:「堅持做值得做嘅野,有冇嗰個身份都要照做」
由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召集人到社民連行委,如今Jimmy多了一個新的角色:源瀝(候任)區議員。對於新角色,他認為這是背負多一重責任,因為街坊總會對他有期望。過往作為社民連成員,都是透過行動或宣傳去倡議政治民生議題;而民陣則是一個主要為和平理性非暴力支持者的平台,如今區議員要面對的受眾卻更為廣闊,因為無論是「藍絲」或「黃絲」都是他的街坊,但他並不會因政見不同而放棄去了解某些街坊,反之希望透過對話去開拓不同的可能性,「我會有所改變,亦希望對方都會有所改變」。談及區議員於「反送中」運動上的參與,Jimmy直言不應被身份限制行動,因為「最怕畀個身份縛住左,嗰樣又唔做得呢樣又唔做得,值得去做嘅野就要去做」。

阿牛:「無論有冇議席,我都係全情投入」
參與社運三十多年,阿牛則認為自己作為「老鬼」一直有責任以過往的經驗去從旁協助(阿牛強調不是指點)年青一輩,即使他自己不能站得太前,仍有身位角色可以參與。而談到區議員,他知道區議員不是萬能,故他不會因落選而放棄地區工作,亦不會因當選而認為自己高高在上,「無論有冇議席,我都係全情投入」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