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admin

施政報告劫貧濟富 與權貴同行

  早在上任之初大吹「和風」的新任特首林鄭月娥,其首份《施政報告》終於在十月十一日出爐。綜觀整份《報告》,林鄭都以管治的「新思維」及「新風格」自居,希望藉各種民生政策突顯與前任特首梁振英多談政治鬥爭的風格相異。誠然,林鄭所謂的「新」其實只不過是舊調重彈政府過往傾斜財團的施政方針:在大減公司利得稅的同時,卻狠心抽走下年度四千多個公屋供應,遲遲不肯推行全民退保及標準工時等惠民政策。  

與權貴同行,與青年為敵——青年組織回應林鄭不義施政報告

「一起同行,擁抱希望,分享快樂」——是林鄭月娥上台後的第一份施政報告,而這亦是林鄭甫上台就向青年人下的戰書。 林鄭以標題明志——與青年同行,但她可能在等待神的感召,整份報告只是向青年人宣戰。社會大部分青年人從求學階段就一直被制度所剝削,從中學畢業,到進入大學,或進入職場。學子要負擔數以十萬學債,工作的則受盡勞動市場的剝削,組建家庭的受盡住屋問題折磨,退休後晚年退休生活欠缺保障。人民的憤怒激起一連串社會運動。反之,親中陣營沆瀣一氣,反對「討論」港獨、校政民主——一切反對運動,不停煽動民族主義情緒, 扭曲所有反對運動成反中亂港。青年看不到未來,憤怒積聚,對制度的不滿已到臨界點。林鄭口口聲聲與青年同行,但施政報告只見行政汲納政治。  

寵商損民 威權依舊

梁振英當香港特首五年,不但沒處理香港人貼身的民生問題,反讓官商鄉黑大行其道,超支大白象工程、鄉郊發展更把香港人的血汗錢輸送到財團手裏。梁還以政治鬥爭為重心,煽風點火挑起矛盾,黑社會介入政治,律政司長袁國強帶頭摧毁香港法治,直選議員被褫奪資格,大批爭取社會公義的抗爭者被政治檢控而入獄,政治改革更遙遙無期。可以說,香港被梁振英一手搞爛。

簡評《施政報告》

【撰文|吳耀駒 社民連政策研究幹事】   早在上任之初大吹「和風」的新任特首林鄭月娥,其首份《施政報告》終於十月十一日出爐。縱觀整份《報告》,林鄭都以管治的「新思維」及「新風格」自居,希望藉各種民生政策突顯與前任特首梁振英多談政治鬥爭的風格相異。誠然,林鄭所謂的「新」其實只不過是重彈政府過往傾斜財團,在不動搖商界利益下作小修小補的民生施政方針,根本未有觸及任何製造社會矛盾的制度改革,明顯避重就輕。  

黃浩銘〈入獄雜感〉六: 贏唔贏無人知,搏到盡我話事!

當我正提筆之際,想必大家已抵達遊行終點,又或已經散去。這夜,我未能在電視上看見大家(因電視播放其他節目),因此未知大家近況,雖然未能參與遊行,但你們都知道我的心是常跟你們一起的(這句由我說出來而非張曉明,沒有那麼嘔心,對吧?)。不妨告訴大家,我一直以來也收到很多信,有些甚至有畫(郭爸爸那封),我感謝你們的一字一句,讀起來也相當鼓舞。我也收到幾封欠郵資的信件,裡面大抵都是「恭喜」或呼籲我洗心革面之類的,這些信刻意只貼上一毛的郵票,要我這個監房窮小子用工資來換取「恭喜」可謂相當有「智慧」。

反擊威權管治,沒有捷徑沒有坦途

撰文:吳文遠 社民連主席   自從習近平來港慶回歸,撐林鄭月娥上台,香港經歷翻天覆地的事件。先有六位反對派議員,遭人大釋法及司法覆核其宣誓,被政權強行禠奪議席(DQ)。然後到十六位年輕人,因為反對新界東北官商鄉黑、掠地分贜,以及堅持實現真普選,被法院以遠超過去量刑的標準重判入獄(13+3)。新近再有中共提出《國歌法》,以及摧殘《基本法》,強推一地兩檢。政權不單猛力打擊反對聲音,同時亦逼迫權貴逐一表態效忠,不留餘地容讓任何同情的聲音。近日十大校長聯合聲明,將提出港獨定性為「濫用言論自由」,便是明顯例子。香港已經步入威權管治的年代,沒有香港人能獨善其身。社會民主連線及香港眾志,由於DQ及13+3,甚至面臨滅黨危機。

旺角佔領區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

撰文:陳寶瑩 社民連秘書長   事件:   2014年10月下旬,雨傘運動進入拉鋸,政府武力清場受挫,佔領運動也未能迫使政府讓步。終於由親建制的潮聯小巴有限公司、的士從業員總會等多個私人機構出手,以阻礙車輛使用道路,令其蒙受經濟損失為理由,向高等法院申請民事禁制令,禁止市民繼續佔據旺角佔領區的道路。高等法院頒下禁制令,並指示警方在法庭執達吏要求下可協助清場,並可拘捕阻礙執達吏執行職務的示威者。被捕者將控以「刑事藐視法庭」罪即時帶上法庭受審。

反對威權統治宣言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主權移交至今二十年,民主普選未至,人權、自由與法治岌岌可危。歷史的軌跡已明確告訴我們:中共專政非但不兌現《基本法》中的普選承諾,更陰謀收回《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政治參與及結社的權利,繼而消滅任何制度內外爭取民主、人權、自治、反對威權獨裁的聲音。  

新界東北案、公民廣場案爭議整理

過往數周,十六名青年人各因律政司針對不同案件的刑期覆核而相繼入獄,但他們絕非為個人私利而坐牢,乃是因為受政權的迫害、堅持爭取自由民主公義的理念而遭受牢獄之災:十三名青年人因反對東北官商鄉黑勾結的發展規劃而被加判8至13個月監禁;三名學生領袖因爭取普選制度而被加判6至8個月監禁。兩宗刑期覆核引伸出不少有關法律程序以及公民抗命的問題,例如上訴法庭的審訊限制、刑期的輕重準則甚至入獄是否抗爭者「求仁得仁」的結果等,今期《抗命》為大家整理出幾個是兩宗案件的爭議及觀點:

強搶東北無理 政治覆核可恥 ──新界東北案刑期覆核黃浩銘之答辯陳辭

前言 此案發生於2014年6月13日,經歷10多天的審訊後,裁判官溫紹明最後判我120小時社會服務令。然而,律政司不服刑期直接向上訴法庭提出刑期覆核,乃政治案件首次引用此例。此結案陳辭,必須感謝陳玉峰及黃啟暘兩位好朋友,他們協助我研究案件,尋找案例,反覆跟我鑽磨法律,讓我可以在上訴庭以法理說服法庭。誠然,我不會誤以為自己可以像個律師一樣成功說服法庭接受我的說法,但作為行動者,我必須清楚地說明為何自己不應再被判刑,向公眾說述東北案的情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