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admin

還我真普選 廢除廿三條

前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主任委員喬堯陽週四到港,昨日於政府總部向特首及一眾高官「傳達聖旨」,提醒他們要擁護憲法,實際上即是要擁護中共統治。喬堯陽今日出席基本法研究會,因此我們要來到會場外向喬堯陽抗議。在中共的統治下,所謂法治及憲政根本是一個笑話,內地維權人士行使憲法賦予的權利就被打壓甚至鋃鐺入獄,原本應保障香港人權利的基本法隨時可被人大釋法肆意修改。

政治迫害天理不容 立即釋放夏霖及六四酒案人士

去年今日,維權律師夏霖被控「詐騙」罪成一案,在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進行二審判決;夏霖律師由原審判決入獄十二年,改為入獄十年。另外,符海陸、張雋勇、羅富譽和陳兵四人因售賣一瓶名為「銘記八酒六四」的酒,而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之罪名被拘留至今超過兩年,去年三月被成都市中級法院起訴至今亦已超過一年,法院卻遲遲不開審,嚴重超越了「刑事訴訟法」的審理期限。終於昨天,符海陸妻子劉天艷及羅富譽妻子高燕,二人㩦同寫上「不審不判近兩年,酒案家屬盼親人」的橫額到法院,並控告法官伍曉峰故意拖延案件的瀆職違法行為。

人權大於政權 人民高於國家 國家安全為名 打壓異見為實

今天,「香港政策研究所」舉辦「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香港研討會」,我們到此向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和特首林鄭月娥抗議,指出中共是以國家安全為名,打壓異見為實,更抗議林鄭以行政長官身份在會上致辭,嚴重破壞「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我們在此重申,任何試圖為《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舉動,都必然是助紂為虐,人人皆可討之。

維權無罪 立即釋放甄江華 李小玲

社民連今午與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街工勞工組、尹兆堅明日由西區警署遊行到中聯辦抗議,要求立即釋放維權人士甄江華及李小玲。 廣東維權人士「權利運動人權服務中心」負責人甄江華,去年九月被珠海警方帶走,在上月底被正式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批捕。過去數年,甄江華為被中共打壓的維權人士四出奔波,一方面讓境外人士得知相關消息,同時為維權人士提供支援。2015年「女權五姊妹」案、以維權律師為重點打擊對象的「709大抓捕案」、廣東勞權人士被打壓事件,甄江華都有提供協助。

紀念四五天安門運動42周年宣言

42年前今日,北京爆發了四五天安門運動,以十萬計群眾川流不息,湧入天安門廣場示威,藉悼念剛逝世的周恩來,以輓聯、花環、大字報、詩歌、演講,反對以毛澤東為首的當權派獨裁,吶喊社會主義民主和法制,當天晚上,中共以武力清場,於事後更在全國各大城市追捕示威群眾。這是中共建立政權,首次群眾公開反抗的創舉,此所以,中共當局在兩天後匆匆開會,將四五天安門抗爭定性為「有組織,有預演、有計劃的反革命暴動」,嚴令徹底鎮壓,更藉此罷黜復出輔政的鄧小平。

廿三條及國教重臨?圖文詳解《國歌法》四大問題

去年內地《國歌法》在香港社會的爭議聲中通過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早前政制事務局終於公布本地立法的條例草案,雖然局長聶德權多次表示市民無需過度擔心《國歌法》,但縱觀整份條例草案及政府的回應,均無法解答及釋除公眾各種對立法的擔憂及疑慮。對於各種質疑,筆者將會以圖文方式整理出《國歌法》本地立法及條文本身的四大問題。

吃人政權動刀叉!市民俯首作菜餚?

三權合作 已取其二 中共君臨香港已無懸念,由689梁振英開始,香港特首變成中共打手,禠奪立法會候選人甚至當選議員的資格,林鄭上任改弦更張! 中共欽點的特首照主子旨意行事,行政部門跪低;在司法制度上,隨著各項挑戰政府禠奪議員資格的官司連續敗訴,終審法院承認人大常委釋法對香港法院有約束力。相比1999年,時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還能慨言,香港法院具有司法管轄權去審查全國人大或人大常委的立法行為是否符合《基本法》,以及當發現有牴觸時,香港法院可宣布此等行為無效的勇氣也沒有。換言之,現在只要人大常委一開腔,香港法院也無可奈何。近期中共更搬出《憲法》大棒子,開宗明義《憲法》大於《基本法》,「一國」大於「兩制」,人大常委手握全國最高權力,一言九鼎,香港司法界誰與爭鋒?

高球場建屋民意所歸 豈容私人遊樂場霸佔土地

林鄭政府聲稱要就土地供應問題推動社會各界進行「大辯論」,希望在不同的土地供應方案中「取得共識」。但由梁振英政府到林鄭政府,都毫無意欲以發展粉嶺高爾夫球場去替代釀成群眾激烈衝擊立法會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捍衞言論自由 主權歸於人民 結束一黨專政

3月30日,特區政府藉答傳媒問,點名批評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指他「發表有關香港可以考慮成立獨立國家的言論感到震驚,並予以強烈譴責」云云。 隨後,香港建制派立法會議員及團體立即學舌,群起攻訐抺黑戴教授鼓吹港獨,甚至促請「特區政府有關部門嚴正執法,依法辦事」,可謂「一犬吠影,百犬吠聲」,情況恍以「文革」當年的批鬥,惡形惡相,港人本可一笑鄙之。

促高球場建公屋 替代東北拆遷行

背景 香港住屋問題嚴峻,超過28萬戶家庭輪候公屋,超過20萬市民蝸居於劏房中;基層市民難抵加租,搬進工廈劏房後又被逼遷;加上市區重建,私人收樓等逼遷;除了數十萬公屋輪候者及劏房戶,香港還有近40,000個安老院輪候個案、超過10,000個殘疾院舍輪候。草根階層越住越貴,越住越細,貧無立錐之地。 然而公屋興建量屢不達標,2017至2018年度的實質公屋落成量只有約18,800萬個,相比起長策定立的目標28,000個少近一萬個;財算案只增加了593個長者、500個殘疾宿位。政府托詞因為土地供應不足,故需要開拓郊野公園及進一步填海,然而土地不足的背後,是政府偏袒權貴,迫遷草根,不拆高場拆東北。 死攬權貴後花園 利益輸送斬不斷 每屆特首都將建屋量低歸究於「土地不足」,事實上,香港的土地問題並非不足,而是分配失衡。民間多年來都有建議以發展粉嶺高球場代替東北規劃方案。政府藉口球場內有「大量」古樹和古墓、可供發展面積有限,但新界東北近一千戶家庭、10,000人口、單是古洞北就有過萬棵樹木,為甚麼又可以拆?高球場佔地達172公頃(與荃灣相若,或者9個維園),按政府的東北規劃,90公頃地已可建66,000個公私營單位;啟德地皮用9.2公頃便興建了13,300個公屋單位。大型私樓樓盤如黃埔花園和海怡半島,佔地19及15公頃,已能各自容納約10,000個單位、31,000名居民。政府顧問研究報告所指若全面發展整個球場只可建逾1.3萬個單位、容納3.78萬人,明顯是以超級豪宅的超低密度去嚴重壓低數字。 至於政府常說的「配套不足」,是任何一個新發展項目都需要面對的。但據3月6日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文件,在出名擁擠的屯門區,政府推算內河碼頭的65 公頃土地可建22 000 個住宅單位。於東涌新市鎮擴展規劃,東涌東填海130公頃土地,可建49,400個單位。既然我們要求發展粉嶺高球場的前題,是全面替代東北拆遷方案,就斷無理由說發展新界東北能裝得下60,000戶人加上1000戶拆遷苦主;放進東北旁邊、距離東鐵站近得多的172公頃粉嶺高球場就變得只能負擔1.3萬戶人。 要求收回粉嶺高球會土地,興建公營及可負擔房屋 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總共有70多幅,全為政府官地,免收地租或象徵性地收取1,000元租用,是小圈子權貴會員才可使用,不少位處市區的私人會所地,包括紀華利山木球會、九龍塘會、香港木球會、清水灣鄉村俱樂部等等。當日部份私人會所以公共資源牟取暴利,傳出炒賣會籍,舉辦婚禮,假會所真酒樓等醜聞。其中同樣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上水香港哥爾夫球會,面積高達 170 公頃,只須繳交象徵式地租,但是服務對象只有約2,000個會員。民政署對過時百年的私人遊樂場的所謂檢討,亦只是收取三分一地價,就放任權貴繼續霸佔土地。另一方面,政府又錄得千億盈餘、房委會空有近500億「房屋儲備金」,卻無地建公營房屋。香港此刻需要的,根本不是政府收多少少錢,而是用於公營房屋的土地。政府需要做的,是善用私人會所用地、空置土地、短期租約用地、市區重建局已收回的土地、鐵路上蓋等等,服務公共需要,而不是屢屢毀人家園,製造弱勢村民和公屋輪候人士、劏房戶與環保團體之間的分化! 私人遊樂場地政策及土地供應政策將於今年四月開始展開公眾諮詢,因此,社會民主連線、東北支援組、關注基層住屋聯席三個團體先於3月29日(星期四)到粉嶺高球場外之鐵網、欄杆掛上「租約期滿 光榮結業」字樣的橫額,促政府盡快收回將會於2020年完結租約的高球場。3月31日(星期六)上午11時,三個團體再次於粉嶺高爾夫球場門外抗議,要求政府收回土地用作興建公屋,以替代東北發展方案,在不遷不拆的前提下提供足夠的公營房屋。 一眾團體成員及劏房街坊代表先於球場門外集結,聯席成員及街坊代表輪流發言,表達對於政府偏幫權貴,迫遷村民的憤怒,要求政府收回球場,不再「永續租約」。其後,數名團體成員進入球場內示威,於草地上播種,將農夫農作物放在球洞,並打開一張尼龍床於旁邊,展現政府犧牲住屋權和耕作權,以維護少數權貴的福祉。場外基層街坊及成員折出大量紙飛機,寫上住屋的訴求,然後拋入場內,寓意希望基層市民的聲音可以帶入場內,讓場內的「尊貴會員」也能聽見。 各團體共同要求政府: 1. 收回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大量興建公營房屋及院舍; 2. 全面檢討各區以「私人遊樂場地契約」批出的土地用途; 3. 停止新界東北迫遷,停止農業園迫遷蕉徑村; 4. 新屋邨商場由房委會擁有、管理,不可送予領展宰割居民; 5. 善用全港的空置土地和短期租約用地興建公屋; 6. 控制私樓樓市,壓抑炒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