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admin

對抗威權下的無力感

早前未能與大家一起在8月20日參與聲援政治犯大遊行實在遺憾,然而,我們13+3在囚者卻被十數萬上街的市民鼓舞,一掃13個月重刑的愁雲慘霧,有信心面對獄中各種試煉。自我保釋出獄至今已有一個多月,期間終於可與諸位在12月3日遊行中同行,當天遊行人數與8月那次相比,實在不多,也許令好些朋友失望,後來的反對修改《議事規則》集會人數亦只有寥寥數百,與雨傘運動,甚至反國教反高鐵等比較,都相去甚遠。我們不禁問,也必須問,到底是香港人都灰心失望,還是因為他們已對遊行集會失去興趣,因此都不再積極參與了?

綠置居還是至戇居?

綠置居,全名綠表置居計劃,由梁振英於2015年施政報告以先導計劃形式提出。內容是政府選擇合適的正在興建的公屋項目,出售給綠表資格人士,定價在市價六成(低於居屋的七成)。第一個推出的樓盤是位於新蒲崗的景泰苑,單幢共857個單位,最終定價為市價55折。2017年施政報告林鄭月娥決定將此計劃恆常化,並計劃將位於火炭五幢共4850伙公屋轉為綠置居。

沉默縱容逼迫 你我豈能袖手

匆匆執筆之際,剛出席過記者招待會,與劉小麗,羅冠聰及姚松炎三子,控訴立法會決定追討我等被剝奪議席前,由當局發放的薪酬及「議辦」開支﹗由於羅、姚兩人已放棄上訴,易言之,追討「薪支」其實是劍及履及,務求逼使我們負債纍纍,致令破產而不能參加未來補選。另一方面,又暴露了另一圖謀,就是政府可能要求法院加快審理劉小麗及我的上訴案,企圖把所有出缺議席一併補選,從而於九龍西及新界東偷取一席﹗

置業主導還是商家主導? 與權貴共謀的置業主導

林鄭早前的「公屋80萬封頂論」,可謂一石擊起千重浪。言論一出,激起眾怒,就算是林鄭「親信」黃遠輝都質疑其說法樂觀。林鄭連忙道歉,「補鑊」說不是「真的」要封頂。但堂堂政府首長,公開講話豈容兒戲?林鄭長年在政府工作,她會在公開宣講政策理念前,毫無思想準備嗎?

《國歌法》:如箭在弦的白色恐怖

早前內地《國歌法》在香港社會的爭議聲中通過列入《基本法》附件三,政務司司長張建宗隨後表示會盡快進入本地立法的程序。在內地立法至今的短短兩個月間,建制派人士已經不斷威嚇要求設立追溯力來秋後算帳,警方甚至在列入附件三後加派人員前往足球比賽場地「巡邏」,白色恐怖似乎已經透過《國歌法》的風暴降臨在香港市民的頭上,當中更意味著以言(及思想)入罪的法例會在不久的將來在港開始實行,不禁令人聯想到當年政府強推《廿三條》立法的情景。

You can lock us all up, but nobody can shut us down!

社會民主連線的路線及性格,在傳統保守傾右的香港政治中可說是異數。首先我們是一個激進團體,主張直接行動及公民抗命,同時我們又以奉行左翼理念自居,街頭和議會抗爭並行,既是政黨又是社運團體。我們明知偏鋒路線較難討好大眾,但香港總需要點進步的聲音,去挑戰既有思想,帶動社會改革。 雖然社會民主連線一直被視為非主流,但一路走來,這把聲音卻叫得特別響亮。 過去十年,除了高舉激進抗命旗幟推進民主運動,社民連一直勇於為基層、外傭、難民、性小眾、維權人士發聲。我們敢說真話,不計較當下政治計算,與被壓迫的邊緣群體並肩同行。坦白說,有時力量有限,可做的事情不多,但在當下荒謬短視的世界,資本權力至上的香港,發聲就是改變的第一步。我們不會因為無法立刻改變問題,就認為做甚麼也無用,反而會繼續嘗試如何才能叫得更大聲更堅壯。 創黨十一年來,面對種種挑戰,今年算是最艱難。中共全面干預香港,威權管治步步進迫,社民連被褫奪唯一議會議席,面對十多宗官司,成員逐一被檢控監禁。最近最常聽到的問題是,怎麼辦?社民連會不會滅黨?大家可以放心,維繫着社民連的是濟弱扶傾的理念。面對政權痛擊,我們只會愈戰愈強。政權能把我們鎖在牢獄,卻監禁不了我們的意志。 我們看到,中國大陸多少義士前仆後繼,為了維護基本權利而飽受壓迫,甚至因此付出生命。我們看到,香港不同弱勢群體跌入社會制度的縫隙,只能在暗角處掙扎求存。相比之下,社民連成員面對的挑戰,根本是微不足道。面對威權時代,我們沒有啞忍退讓的餘地,只能繼續盡力去做應做的事。 當習近平嘗試用民族主義鞏固統治合法性,全面干預香港,我們更應步步為營,不能玩弄民粹,助長社會仇恨擴張。同時,我們的眼光也要擴闊一點,除了社民連自身發展,也要思考如何與不同反抗陣營求同存異,團結地抗擊威權。 如何用意志和韌勁走出犬儒和無力的死胡同,迎接更嚴峻的打壓,將會是未來數年香港人的最大挑戰。在艱難時刻,我們深切感受到各方友好的支持,不管未來日子如何艱鉅,無論大家身處小監獄還是大監獄,可以確定的是,我們都會一起迎難而上,繼續反抗!You can lock us all up, but nobody can shut us down! 社民連主席 吳文遠

走多幾步

猶記得2006年勞動節,社民連在旺角西洋菜街街頭宣布成立籌委會,滿眼盡是紅衣紅玟瑰,人人慷慨激昂;一瞬間已是十一年前的事。當時我與眾人一起站在台上,但相信很難在紀念照片中找到我,以我獨來獨往,我行我素的個性,應該是勉為其難地站在人群後面。

濟弱扶傾 義無反顧

致會友: 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身處囚獄的我一切安好,境況也說不上是艱難。感謝袁司長讓我清減了5 kg,感謝牠令現時死寂的香港激起點點浪花,可惜牠未能如願,我們未有感到害怕,未有感到挫敗,未有感到氣餒。面對威權統治,縱然有時會感到無力,有時會感到疲倦,但也要繼續結伴前行,到底是有堅持才有希望,還是有希望才有堅持?我覺得應該是有希望地堅持着,並相信着自己。

不畏威權 繼續燃燒-致我的社民連黨友

今年是社民連成立的第十一周年,亦相信是社民連有史以來最艱苦的一年。不但前主席長毛因被DQ而失去了立法會議席,我被判十三個月監禁,而其他黨友諸如主席吳文遠、秘書長陳寶瑩、副秘書長關兆宏、會友趙志深、劉國樑及梁曉暘等皆面對牢獄之災。在眾多民主派政團之中,社民連算是當權者最痛恨的眼中釘、肉中刺。然而,正如我在上年十周年所寫到,社民連是壓不倒的玫瑰,燒不盡的煤炭,在民主列車火車頭內,要燃燒自己,化作動力,推動民主運動。沒有抗爭,哪有改變?濟弱扶傾,義無反顧!這就是社民連鐵錚錚的精神。

施政報告劫貧濟富 與權貴同行

  早在上任之初大吹「和風」的新任特首林鄭月娥,其首份《施政報告》終於在十月十一日出爐。綜觀整份《報告》,林鄭都以管治的「新思維」及「新風格」自居,希望藉各種民生政策突顯與前任特首梁振英多談政治鬥爭的風格相異。誠然,林鄭所謂的「新」其實只不過是舊調重彈政府過往傾斜財團的施政方針:在大減公司利得稅的同時,卻狠心抽走下年度四千多個公屋供應,遲遲不肯推行全民退保及標準工時等惠民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