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admin

立即回購領展,變賣公產、遺害無窮

特首林鄭月娥仍做司長時,曾揚言要解決領展、港鐵及強積金對沖「三座大山」,來減低市民的怨氣。但是在領展問題上,林鄭很快便轉軚,竟然說因為領展是商業機構,政府是束手無策;更說政府回購領展是愚蠢的行為!政府竟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聲援 Pussy Riot 譴責普京政府 釋放所有政治犯 結束一人專政

世界盃決賽上演期間,俄羅斯龐克樂隊 Pussy Riot 身穿警察制服,衝進球場內,當著全世界向普京抗議,並提醒世界-2018世界盃實際是在一極權國家上演。

譴責保安局建議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之聯合聲明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日聲稱,收到警方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報告,建議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第1a條賦予保安局局長的權力,以「基於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的需要」,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的運作或繼續運作。

林鄭上任一年政策簡評: 言過其實 舊酒新瓶

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已經一周年,其上任後不單民困未紓,執行「政治任務」亦是不遺餘力:修改議事規則、強推一地兩檢和《國歌法》等等。林鄭充當中共傀儡執行各項任務,或者真的如她自己所言是「輕鬆愉快」,但普羅大眾卻仍要面對生活艱苦,公屋輪候冊數目及輪候時間已創新高達至二十七萬戶及五年多,而公屋租金、港鐵車票以及電費亦相繼加價,試問普羅大眾的生活又談何「輕鬆愉快」呢?

威權豈止DQ 抗爭常在眉睫

7月是港人難以釋懷的月份﹗ 2003年7月1日,逾50萬人空群上街,阻止中共強行通過《基本法》第23條,把大陸《國安法》借屍還魂,將政治枷鎖施於700萬港人﹗自此之後,「七一遊行」已成垂範,永載史冊﹗

秦永敏先生今被重判13年 先後被判35年 壯哉秦永敏 文字獄可恥

  今日中國民主運動老戰士秦永敏先生被中共重判13年,其今年64歲,是第三次入獄。秦永敏在2015年1月被武漢當局以「接受外媒採訪及寫文章過多」為由行政拘留,同年被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他曾撰文聲援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民運人士李旺陽和陳光誠等。社民連與支聯會今早到中聯辦抗議,並譴責當局歷年向他政治迫害的醜行,以及向秦永敏先生致敬!聲明如下:

土地公義聯合陣線 共同宣言

大量增建公屋居屋 土地房屋公義分配 政府委託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稱土供組)開展的「土地大辯論」,於4月26日開始為期五個月的諮詢, 小組提出未來開發土地的18個選項建議,邀請市民表達意見。 香港土地房屋問題叢生,市民大多面對住屋難問題,多年來的土地分配失衡、重富輕貧、發展主義掛帥,才是今天房屋問題的核心原因。政府推動置業為主導的私人市場,缺乏管制私人租務市場,迫使市民做樓奴,租客就深受加租和迫遷之苦。由殖民歷史而留下的私人遊樂場土地,佔用市區及新界大片土地,許多都成為權貴玩樂場所。政府又容許業主囤積土地和物業,縱容他們囤積居奇,待價而沽。80年代初「生發案」令今天新界土地欠缺規劃,亂象叢生。以上問題,反映了政府及土供組只一直強調土地供應不足,並不能回應土地核心問題,我們認為,土地資源分配問題更值得關注。 我們相信,民主規劃、城鄉共生、保護香港珍貴郊野和海洋、增建公屋、保障租客、建立置業和租務平等的市場,才是香港土地發展的願景。要達到目標,政府應該收回地產商囤積土地及粉嶺高爾夫球場,運用港鐵上蓋及市建局土地,大量興建公營房屋(公屋及居屋)及院舍設施,亦應透過減少賣地、收回閒置軍營及丁屋截龍等方法增加土地供應,以及打擊房屋囤積炒賣、管制租金、設物業空置稅,以解基層住屋困難。 問題及建議分析如下︰ 1. 檢討「私人遊樂場」條例 收回粉嶺高球場 政府多年分配用地重富輕貧,「私人遊樂場」用地成為富豪樂園,粉嶺高爾夫球場只有2,600名會員,會籍1,700萬,一般市民難以享用,但卻以一千元地價佔用172公頃。事實上,粉嶺高球場屬於政府土地,不涉及收回私人土地的爭議,172公頃亦能建逾數萬公屋單位,應盡快收回。 2. 港鐵上蓋建公屋居屋 政府為補貼鐵路發展,將鐵路沿線上蓋的物業發展權批予港鐵公司,結果近年促使港鐵上蓋的土地,都與地產商合作發展私樓項目,推出的項目呎價高昂,並非基層市民可以負擔。我們認為,「鐵路帶動發展」的規劃模式並非必然,彩虹、黃大仙、樂富等港鐵站附近都是公屋邨,這都是鐵路為普羅大市民服務的例子。 港鐵公司盈利豐厚,加上上蓋及附近土地佔地不少,以小蠔灣車廠用地為例,已估計最少可建14,000個住宅單位,理應用作興建公營房屋。有指港鐵上蓋地皮應作私樓發展賺取利潤,但過往受惠的是發展商多於社會大眾,以地皮建公屋居屋,將有更多市民受惠,政府更應研究恆常化政策,規定未來港鐵上蓋必須興建一定比例的公營房屋。 3. 市區重建地建公屋居屋 政府經常強調市區缺地,然而,市建局卻一直於市區收地,並全數與發展商合作興建私樓,結果一方面減少基層市區住屋選擇,重建後的單位更變成市區豪宅。我們認為,市建局應將地皮作公營房屋用途,並為受重建影響居民提供原區無縫安置,大幅提高賠償。 事實上,以觀塘市中心項目為例,土地面積足建逾5000公屋單位,而現時市建局有逾二三百億盈餘,不賣地予地產商也可應付收地支出,即使日後財政緊絀亦可由政府撥款支持。市建土地公營化亦應成為恆常化政策,以解市區公屋不足問題。 4. 閒置軍營 土供組多番強調諮詢沒有前設,諮詢文件卻遺漏了閒置軍事用地的選項。現時香港有19處軍事用地佔地約2,700公頃,香港駐軍人均面積達27,000平方呎,相較澳門駐軍每人平均佔用657平方呎高達44倍,軍營土地為有閒空間,政府應研究收回部份軍營及靶場用地,作住宅發展用途。 5. 騰出賣地表土地 未來五年,公屋及居屋每年只有12,000個及5,000個單位,即是十年目標中的首八年,政府只能提供14.4萬個公屋及居屋單位,公屋及居屋落後近40,000個及27,000個單位,與目標相差四成。另一方面,未來五年的私樓預計落成量為10萬個單位,連同前三年落成的44,000個單位,合共有144,000個單位,與同期公屋居屋落成量相若,不符政府公私營房屋比例六比四、公營房屋多於私人單位的指標。 政府每年賣出大量土地予地產商,而地產商所興建的樓房卻是一般市民未能負擔的。過去5年,政府每年平均賣出30公頃住宅用地,面積足以興建近3萬個公營房屋單位。而同一面積的土地,能夠興建公屋居屋的單位數目比私營房屋多,而且租金及價值能夠控制,更符合公眾利益。在現時政府財政充足的情況下,政府理應立即減少賣地,用作興建公營房屋,並調整土地的公私比例至8︰2或以上,以解大眾市民住屋之苦。 6. 重新規劃新界土地,禁止囤地,推動城鄉共生 政府對新界鄉郊土地規劃和執法一直忽略保護環境,縱容地産商和新界原居民地主囤積過千公頃農地和將農地「棕地化」,淪為高污染的露天貨倉地帶。政府過去選定開發地點時只問誰有勢力,偏向弱勢非原居村落和環境敏感地帶開刀,欺善怕惡。 我們認為,鄉郊環境是留給下一代的寶貴資源,必須制訂完整的永續環境規劃,阻止進一步破壞,繼而復興鄉村,發展農業。因此,我們反對以公私合營模式發展新界農地,反之,政府應先修補法例漏洞,防止棕土擴張,在此條件下以「先棕後綠」為凌駕性原則,優先發展新界棕土(例如各式劏車場、廢料場及倉庫),並盡量安置值得保留的行業。 另外,新界丁屋政策由1972年演變至今,已經偏離政策原意,違法「套丁」情況氾濫,市民怨聲載道,政府必須盡快檢討。 總括而言,我們一眾民間團體,要求政府推行以下政策及措施,大量興建公營房屋、院舍及不同的社區配套設施,包括︰ 收回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 運用港鐵上蓋空間及附近土地 市區重建回收的土地 使用閒置軍營土地 運用遭破壞而難以復原為農業的新界土地 減少賣地並騰出賣地表上的土地 增加興公營房屋比例,單位數目至不少於公私8︰2之比 運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地產商的囤地 除土地供應分配問題,政府亦應同時推行以下房屋政策,紓援基層住屋問題,包括︰ 1.加強管制私樓市場,如設資產增值稅、累進差餉及物業空置稅,壓抑囤積炒賣; 2.推行租務管制,控制租金升幅及保障租客租住權; 3. 進行全港土地普查,建立公眾可免費查閱的土地資料庫; 4. 列明GIC土地中之分類面積,例如社會福利、院舍,相關規劃必須滿足普羅市民之實際需要; 5. 修訂現行居屋轉售模式,應限制推出私人市場,以防炒賣資助房屋。

劉曉波與香港

編按:我們或許會常問:「中國民主與我何干?」、「為甚麼我要支持大陸的維權人士?」適逢劉曉波逝世一年,以下節錄他在2007年6月18日所撰寫的文章《我看回歸十年的香港》,由他來回應我們的疑問。

《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

編按:2008年,劉曉波起草《零八憲章》,並發起聯署行動。12月8日劉曉波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翌年12月25日,劉曉波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監禁11年。在判刑前夕,劉曉波親自寫下這篇文章作辯解,由於篇幅關係,編輯忍痛節錄文章,並標示重點方便閱讀。若讀者有興趣閱讀全文,請在網上尋找上述題目的文章。

劉曉波生平

1955年,出生於吉林省。 1977年,參與文革後首次全國高考,入讀吉林大學中文系。 1986年,成為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博士研究生,其否定中國儒家傳統文化,主張全盤西化及多元社會言論震驚中國思想界,被稱為「文壇黑馬」。 1988年,發表博士論文《審美與人的自由》,成為文學博士。 民運呼喚 毅然回國。 1988年8月始,劉曉波任職北京師範大學期間,應邀赴挪威和美國等大學擔任訪問學者。 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病逝,引發北京學生運動,要求開放報禁言禁,反貪污反官倒等要求。劉曉波為運動所感召,積極參與起草《改革建言》和《致中國大學生的公開信》,應邀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途中,於4月26日毅然回國。 投入民運 首次入獄 1989年5月13日,學生發動絕食,劉曉波到廣場支持學生,參與廣場絕食團的宣傳、撰稿、講演、募捐等活動。 6月2日,因感天安門學運正走向衰竭,聯同周舵、高新和侯德健宣布絕食72小時,被稱為「廣場四君子」。6月4日凌晨,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廣場「清場」,劉曉波等人與戒嚴部隊談判,讓數以千計的學生安全撤離。6月6日,劉曉波被捕,被中共指為操縱學運的「黑手」,同時現身中央電視台,「作證」表示「未見軍隊在天安門廣場上殺人」,因此遭受嚴厲責難,但卻一直被中共拘禁至1991年。 悔過出獄 著書自省 經過多番心理掙扎和家人勸說,劉曉波寫下《悔過書》。 1991年1月,劉曉波被判「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罪成,但因說服學生撤離廣場是「重大立功表現」而免予刑事處分,即時釋放。出獄後,劉曉波對寫《悔過書》深自愧疚,寫下《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發起聯署 入獄11年 2008年,劉曉波發起並參與起草《零八憲章》。《零八憲章》主張修改憲法,實行分權制衡,實現立法民主,司法獨立,主張結社、集會、言論、宗教自由。12月8日,即《零八憲章》發表前兩天,劉曉波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軟禁近一年。 2009年12月25日,被判監禁11年,其後上訴失敗,於遼寧省錦州監獄服刑。 中國首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2010年10月8日,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以劉曉波「在中國為基本人權進行長期的非暴力抗爭」為由,頒發諾貝爾和平獎予劉曉波。中共不但不准劉曉波出席頒獎禮,更將劉霞軟禁,剝奪自由至今。劉霞弟弟劉暉亦遭株連,被誣金融詐騙監禁11年。 在囚期間病重逝世 2017年5月31日,劉曉波在獄中被診斷罹患末期肝癌,獲「保外就醫」入院診治。劉霞終獲准探望,兩人短暫相聚。儘管劉霞公開表示夫妻兩人都希望劉曉波能出國接受治療,而受邀到華會診的美國與德國醫師也認為可行,但北京當局始終拒絕放行。 7月13日,劉曉波病重離世,其遺願是希望劉霞能出國。劉曉波與納粹德國時期的和平獎得主奧西茨基一樣都是監禁至死,乃是全球第二位在囚死亡的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病逝 劉霞續被軟禁(更新劉霞已於2018年7月9日獲準前往德國) 儘管劉曉波已逝,但劉霞的噩夢並未完結,她因長時期遭軟禁,患上抑鬱症。今年與友人通電話時,劉霞情緒崩潰,絕望地表示以死相抗更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