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抗命》拒絕危城 十一大遊行特刊

填海免問 利益輸送免談

社民連挑機假諮詢 政府擅長假諮詢,誘騙市民背書,讓它向財團輸送利益,所謂大辯論亦是如此。社民連早在辯論展開之前,串連民間團體和政團,深入研究,廣泛討論,以及設計行動。 首先,我們編寫一本四十頁的小冊子《我要有屋住》goo.gl/U5vKHF,裏面刊印社民連整體立場。幾個月的辯論期間,出版了幾期恒常單張《抗命》,去分析和講解。 除了參加各場諮詢會,就着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和三軍會會所兩項具體建議,我們親赴現場,向社會表達這兩項建議。 到辯論後期,眼見政府擺明車馬,強行惡策,我們聯同「土地公義聯合陣線」,發起簽名運動goo.gl/Ng4yQr,反對假諮詢,重申大量興建公屋居屋的立場,執筆之時,集得數千簽名。同時號召9.15遊行,假如您在此日之前讀到此文或者獲悉,請當天來到盧押道,加入遊行行列。否則,也請留意我們之後的行動。 土地政策諮詢9月底落幕,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以下簡稱土供組)月中着手編製中期報告。而特首則不等小組報告,正在撰寫她自己的土地政策,下月頒布。於是,諮詢未完、報告未出,政策先定,諮詢云乎哉? 大辯論 假諮詢 特首林鄭月娥上任即成立由銀行家黃遠輝擔任主席的土供組。根據《香港2030+》的陳述:至2043年人口增加一百萬,將會短缺千多公頃土地,無法興建住房和供給經濟活動所需,於是土供組羅列出18項供地方案,4月展開為期近半年的土地大辯論,尋求社會共識,以供政府制定長遠供地政策。民間團體從一開始,便洞悉所謂大辯論,無非又是另一場假諮詢,企圖騙取市民支持政府向財團利益傾斜的土地政策。 判斷大辯論是否真金白銀的諮詢,可以有兩塊試金石證明其含金量。 一塊試金石可以用於「公私合營利用農地」上。對應政府此項意圖,民間團體反建議運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所涉土地。但林鄭說不,聲稱此途必涉大量官司、官司曠日持久云云。然而,後來政府被迫公布的有關案例卻是寥寥可數,官司為時僅以月計,而且全部勝訴,順利收地!道理甚明:政府應該運用土收條例,而不應公私合營。但是政府仍要推行公私合營,諮什麼詢? 第二塊試金石用在「填海」議題上。正當大辯論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林鄭突然在7月1日說,相信填海問題難以達成共識,但她夠膽說填海是事在必行,她會在施政報告寫出來,要求土供組事前配合。可見特首立場早定,不顧共識,那又何必惺惺作態,左諮右詢?兩項檢驗都證明,所謂大辯論的諮詢,原來無非是仿真首飾的「朱義盛」。 公私合營 利益輸送 據悉,土供組的中期報告會迴避有矛盾的供地選項,只談它認為市民支持的增闢土地和建立土儲的大方向,於是中期報告將會無甚可觀。相反,特首施政報告中的土地政策,幾乎肯定包括極富爭議的兩項:公私合營以及填海。對於急需上樓以及企盼上車的基層,兩項政策都沒有幫助。政府硬要推行,是要滿足本港地產財團和國企,換取本地權貴和中央領導支持其執政。 林鄭要推行的公私合營,是由政府改劃土地用途,將農地改為住宅用途,政府興建道路水電等基建,希望換取地產發展商小量土地興建資助房屋,地產商所持農地補地價後興建豪宅。根據公私合營的往例,發展商的利潤率往往數以倍計,以此推算,四大地產財團囤積千頃農地,因而最終可以賺取上萬億元。這些鄉郊靚地,日後所建成的房屋肯定並非上車盤,同時,政府所得那丁點兒土地,恐怕也起不到多少公屋。因此,公私合營只是獎勵囤積居奇,對於解決屋荒困局,作用不大。 橫空造島 耗乾庫房 至於填海,是2011年由時掌發展局的林鄭月娥提出應要研究,至今演變為在大嶼山與港島之間的中部水域填造人工島。選址交椅洲,向四面填出一個名叫東大嶼都會的千頃大島,對外鋪設三條海底隧道鐵路,東連港島,北連葵涌,西連梅窩。政府不肯透露預算費用,也說不出拿來做什麼。 政府光說,人工島上將出現幾十萬的住宅、幾十萬的工作機會。到底什麼單位和職位,具體位處哪裏,卻說不出個所以然。它彷彿在遊說市民,只要填了海自然就一定會有單位和職位。當然,它說過東大嶼都會是「第三個核心商業圈」,可以提供大量寫字樓,但是,市民參與大辯論,是希望找出方法提供土地,興建住宅,解決居住問題,而不是要什麼寫字樓。如此填海,對市民毫無作用。 然而,這個對於基層並無裨益的填海鴻圖,卻是代價不菲。儘管政府死口不說檔案中的成本預算,民間根據相若規模的工程,粗略推算出涉資四、五千億。8月,政協副主席董建華拋出他的「擴大版東大嶼」方案,費用六千億,可見民間的推算,戍幾近矣。這個人工島,可以報銷香港儲備一半,堪稱世紀大白象。 謟媚權貴 豈容得逞 林鄭不惜耗掉一半儲備,強行填造東大嶼都會,所為何事?《香港2030+》如此總結:「東大嶼都會亦配合區域性發展中心位置向西移,同時透過新建及經改善的運輸基建設施,有效連接傳統商業核心區與珠三角東西兩岸。」原來,說什麼人工島,弄出一場大龍鳳,就正如廣深港高鐵和港珠澳大橋,「配合」中央的五年經濟規劃和大灣區規劃,說到底是要香港打開庫房,以公帑建造超巨型基建,「配合」上面大灣九市發展經濟,並且由中交建等國企,代表中央接收港人多年辛苦累積的財政儲備。 說回土地政策諮詢,民間團體的確希望,透過諮詢,尋求方法增建住房。今天在此重申,香港可以收回高球場、軍事用地、棕地、丁地、棄耕農地…動用候賣閒置官地等等,所得土地全數興建公屋。堅決反對別有用心的什麼公私合營、填造人工島。容不得以犧牲港人居住權利,換取中央欽點的官職權力和伴隨的私利。 什麼公私合營、什麼填造人工島,市民必須責成立法會議員堅決反對,不得撥款和通過。

為了依從國策起高鐵 政府可以呃港人幾盡﹖

9月3日晚,港府和廣東省政府在西九站舉行高鐵內地口岸區啟用儀式,過程鬼祟,港府事前無公布,亦沒有邀傳媒採訪,只在凌晨由政府新聞處發新聞稿。交接不到三天,便陸續爆出高鐵西九站內地人員過億膳食由誰結帳﹖神秘B5樓層、內地人員是否留港過夜等問題。行政問題竟引起極大反響,充分顯示由政府縱容高鐵超支延期,再強推「一地兩檢」,至沙中線屢現工程醜聞,港人對政府的不信任不斷累積。 為配合國策建高鐵,港府好話說盡。但是,隨著高鐵通車在即,問題想藏也藏不住。除了久為人詬病的割地兩檢之外,連行政安排也引入與香港和其他民主社會迥異,侵犯人權和私隱的措施。包括購票實名制,令政府可以掌控市民的行動去向;還有在高鐵香港段採用內地「失信人名單」,若違犯7項「嚴重失信」行為便會被罰禁止購買高鐵車票一段時間,姓名及部分證件號碼更會公開。「嚴重失信」行為包括擾亂鐵路運輸秩序且危及鐵路安全,其他如在高鐵車內吸煙、炒黃牛、沒有購票等。 港鐵也有法例去處罰站內的違規行為,但是,被控者若不認罪,可選擇於法庭抗辯。社民連等團體在港鐵站內也曾舉行反港鐵加價的抗議,遭港鐵控告,被控者以《基本法》保障示威自由作為在法庭的抗辯理由,也曾獲得勝訴(見本刊封底社民連成員面對訴訟表)。反對實行「一地兩檢」的其中一個理由,也是因為對中國可以容許行政機關毋須法庭審訊,擁有對涉嫌犯案者採取最高拘留15日和罰款的權力,以行政手段去取代法律制度,取消被控者公平審訊的機會。 844億的高鐵有沒有帶來經濟實效﹖時間有沒有節省﹖未來開支是否平衡(局長陳帆已告訴我們不可能收回成本)已遭到極大質疑,更重要是,港人可以用效益去放棄法治、公民的權利和私隱嗎﹖ 香港如何被規劃! 高鐵和港珠澳大橋陸續在本年內通車,意味著香港被規劃,強迫融入中國發展國策的硬件配套初步完成。如果還包括也是預計今年內通關、連結廣東省東部的蓮塘口岸,已建成的跨境工程將是高鐵連珠東、大橋通珠西、陸路達粵東,剛好覆蓋了大灣區全境,三項工程也耗費了香港人合共2,335億元。 大白象工程陸續有來,林鄭月娥連土地假諮詢也等不及收場,便已飛撲出來領導填海大合唱,東大嶼填海勢在必行。不計填海工程費用,單是計劃中連接東大嶼與香港島及葵涌的三條跨海鐵路線,有業界人士估計達3千多億元﹗林鄭倚仗為財金「靠山」的任志剛也按捺不住,建議政府成立「特殊目的公司」(SPV),以此繞過立法會,用財政儲備去開發土地增加土地資源。可憐政府一萬多億元的財政儲備,假發展之名東挖西割,在各大發展商建築商虎視眈眈下還剩餘多少﹖ 硬件還只是虛耗金錢,隨後便是建立軟件,亦即所謂人流、錢流、物流和資訊流的無縫接軌,要害當然是人和錢的流通。香港被規劃為大灣區金融集資和創科發展的「超級聯繫人」,身負吸收國際資金和創科技術的重任,即是說對國際社會少談「一國」,利用香港「兩制」身份,把國內外熱錢、科技和中國的專才引進香港,不適合這個角式的行業和人口,便要向大灣區三四線的地區流散。目前最被著力推銷的大灣區概念還是賣樓,可以想像,未來大灣區將是基建地盤和樓盤,區內不同地區被規劃的經濟角色(例如中山是先進製造業基地,惠州是宜居綠化城)能否做到仍是未知之數,但是,住不起香港的港人便要回大陸生活。 過去香港人也曾在東莞等地買樓,但是大多只作度假或投資之用。目前說的融合是在地的生活、就業或創業。要達到此便需要軟件配合,大灣區粵港澳三地有三種不同法律、稅制和社會福利制度,要人流和錢流的遷徙,需要進一步社會和法治制度的融合。但是,一個箝制人權,貪官當道和封鎖資訊的專制政府,要堂而皇之引入內地法制到本港會令港人極大抗拒。但是,「斬件」式的改變正逐漸滲入,剛刊憲的高鐵「一地兩檢」,香港割地引入大陸法制;剛出台的長居大陸港人內地居民證,已有建議香港稅制和福利制度要作微調;還有仍未完工的河套創科園,已有建議為方便園內人員出入境,以行政措施削弱港人出入境自治權,更遑論在地生活會慢慢適應,接受內地的潛規則……。 港人有一句俗語:「貪粒糖,唔見間廠」,更何況是自掏腰包,自己搬石砸自己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