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抗命》第二十三期

土地大辯論上半場短評: 民間些微落後 尚可力爭反勝

政府近年經常濫搞假諮詢,為各種已有定案的政策背書。「土地供應大辯論」更是其中的表表者:背景文件粗枝大葉、問卷充滿前設、諮詢期間政府官員及輿論打手急不及待輪流表態等等,都顯示了政府根本無心解決基層住屋及醫療、社福需要,決心強推「公私合營」發展新界以及大規模填海,在短中期先酬庸本港囤地地產商,長遠而言令香港成為大灣區「炒家樂園」的一部分。但有危就有機,諮詢過程亦暴露了政府一直以來有地不用、分配不均的政策,讓民間全面挑戰造地益炒家的發展邏輯。 恆基、新鴻基、新世界、長實四大地產商,多年來在新界低價收購農地,至今囤積逾1000公頃。由於土地用途限制,有關土地一直未能開發作商住用途。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未開始公眾諮詢就「建議」以政府改劃土地用途,並且負責幫發展商出錢出力搞好基建的「公私合營」方式,為地產商的私樓項目鬆綁。被問到能提供多少公屋單位時,小組主席黃遠輝指「小組並無探討過公私合營土地分配方案」。換而言之,政府貼埋大床,換來的恐怕不是土供組口中「公私合營典範」,即主要由政府收地規劃的沙田新市鎮,而很可能是被地產商壟斷發展權利以致規劃失衡的天水圍﹗ 林鄭月娥身為特首,理應尊重公眾諮詢的過程。但當「國家終於有任務畀你喇!」,阿柒遂於七月一日率先開腔撐填海,然後運房局陳帆、建制派大老、行會召集人陳智思等空群而出,最後由董建華的「團結香港基金」發表「研究報告」,提出淘空庫房逾4000億,於東大嶼瘋狂填海2,200公頃,更明言建立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其中,住宅所謂7成單位公營,但未知是否又以大量出售房屋充數?亦不知佔地面積分配?填海工程造價極貴,國企發展商賺完一筆之後,又豈會甘心服務基層?到時工程又再超支,然後一如西九填海區一樣,突然全部變成用來炒而不是住的豪宅和土豪文化區,市民和大自然又能找誰算帳? 雖然依然有很多市民誤以為填海可以解決住屋問題,幸而民間團體揭露政府種種有地不用的情況,爭取還地於民、公地公用,作公屋、醫院和社福用途的訴求,更加得到廣泛支持。政府放任大過紅磡區的粉嶺高球場淪為權貴花園、地鐵年賺百億卻壟斷上蓋發展、三軍會地皮被解放軍租予私人會所、市區短租地未被善用等等,都已成為常識。 8月25日將會是土供組最後一次公眾諮詢會,我們需要把握機會,再次質問黑箱諮詢,誠信何在﹖同時,「土地公義聯合陣線」一眾成員團體將繼續於街站及網上收集聯署,要求土地公義分配。在土地大辯論諮詢期完結之前,我們亦會發起遊行,要求政府不要以「供應」二字混淆視聽,立即提高公營房屋數量及用地面積、打擊樓宇炒賣、妥善規劃醫療及社福用地。 公地公用、重奪基層家園、保衛自然環境,需要民間進一步集結力量,凝聚民意,阻止政府瘋狂賣港! 土地公義聯合陣線網上聯署: 我要土地公義 反對土地供應假諮詢 goo.gl/Ng4yQr 社民連 – 土地大辯論?我要有屋住 goo.gl/U5vKHF 社福規劃十大改革要求聯署 goo.gl/M6x5Hr

從取締香港民族黨事件看「國家安全」

早前政府聲稱「基於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的需要」,自回歸以來首次引用《社團條例》(下稱《社》)第八條作出命令,待香港民族黨一方作書面申述後考慮禁止其運作,頓時引起社會嘩然。

四千億倒落海, 聯署制止

圖片展示(見模型圖)京官准看:這是東大嶼都會的模型。梁振英2016年6月接待訪港的張德江到發展局辦公室參觀。透過採訪記者的攝影機,市民才得見,彌足珍貴。模型所示:一、海怎樣填;二、黃色虛線是三條鐵路 土地大辯論到了中局,情況清楚顯示,政府要推行公私合營,以及填海。公私合營,去釋放地產商囤積土地,把農地變成黃金。填海去創造土地,以供日後的炒賣。「維港以外填海」,是七年前由林鄭月娥倡議要研究。到最新,重點是在中部水域,填造人工島。政府申述:二、三十年後,人口大增,亟需土地。認為應該填造人工島,可以提供大量職位和住宅。造島可以取得較多土地,較少規劃制約。但是,在大辯論期間,民間質疑:政府人口預測高估;人工島做不到所說的職位和住宅數量。

豆腐渣沙中線 豆腐渣政府

港鐵沙中線醜聞越演越烈,更越為離奇。由沙中線三個車站被揭發施工出現偷工減料,剪短鋼筋等問題;再發生虛報資料,紅磡站工程有人在文件中簽署核實曾使用了23,500個螺絲頭,實際上竟有2,000個螺絲頭是不存在﹗醜聞還未完結,林鄭月娥事發後宣稱要政府必須第一時間向市民公布,言猶在耳,數天後又被傳媒揭發沙中線土瓜灣地盤在2016年挖掘月台時,多達23幢周邊樓宇的沉降幅度超出容許上限,其中一個位於油站旁的監測點錄得最高的62.9毫米沉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