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3

第四屆第二次周年會員大會宣言

毋懼打壓 堅持理念 繼續抗爭 一年過去,不論對香港政局而言,或是對社民連來說,都是艱難的一年。目前我們身處的時代已不再是溫水煮蛙,而是猛火煮蛙。 狼英政權 敵我矛盾 梁振英運用行騙技倆奪取政權,就任當日即有四十四萬人上街要求梁振英下台,不受港人認同之前所未見。我們必須認清梁振英政權的本質: 首先,他視民主陣營為敵人,將反對勢力視為敵我矛盾,故此我們與梁振英政權從不存在談判和妥協的空間,視自己為反對陣營的同路人亦不必作無謂的幻想。其次,梁班子多番失言、失行,但正式道歉卻少之又少,可見以梁為首的問責團隊根本從不反省自身,我們因此不必對政府有任何期望。第三,從要求法庭主動提呈人大釋法、到硬推洗腦國民教育、以至政治檢控,都反映梁振英明顯帶有破壞一國兩制的政治任務。 與前兩任特首不同,他從未取得香港人信任,連半天的蜜月期也沒有。其後一連串的政治醜聞,不論是僣建風波,或是麥齊光短命鬧劇、林奮強偷步買樓、陳茂波「先劏房、後醉駕」 事件,都反映梁振英管治班子之不堪 。梁振英並無民意授權,疑似共產黨員身份反映其中共傀儡的本質。缺乏群眾支持的政府為鞏固其執政權力,不惜將香港打造成警察之都,往往訴諸警力解決政治問題,動輒以政治檢控打壓反對勢力。然而,「推翻暴政,可一可再」 ,面對如今的處境,我們必須繼續以「沒有抗爭、那有改變」 的精神,堅持梁振英下台為目標,動員群眾,對抗暴政,結合街頭力量,重挫狼英政權。 相信群眾 團結群眾 自政改一役,主流泛民可恥求和,令反對陣營分崩離析,名存實亡。民主普選遙遙無期,以民主黨為首的求和派可謂千古罪人,如今反對陣營四分五裂,反對五區公投且通過政改的求和民主派責無旁貸。新一輪政改討論,相信快將展開,雖然官方未有正式諮詢,但民間已蘊釀討論氛圍,其中以戴耀廷教授提出的「佔領中環」 引起較大迴響。我們認為昔日有份通過政改的黨派必須把握日後政改契機,重新站到群眾一方,放棄求和妥協路線。「佔領中環」可以是其中一項贖罪的方法,辭職引發公投亦然。目前關鍵在於主流泛民主派必須認清政治現實,摒棄保守的思維,不再為黨派利益而延民主步伐的後腿,而阻止進步力量實現群眾充權。 「不為團結而相同,只為相同而團結。」我們期望溫和求和派加入群眾行列,共同對抗梁振英政權,爭取普選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過去二十多年的民主運動經驗,經已切實的告訴我們,單靠議會路線抗衡中共根本是與虎謀皮,我們可以倚靠的就只有街頭和群眾。極權政府最忌諱的是每個無名的街頭參加者,只有群眾運動才可解決困境。團結大多數反對力量是中共最不願見到的局面,也是推翻狼英暴政的唯一方法。我們必須告訴群眾,越大規模的不合作集會,就越有機會打倒中共牢牢設下的死胡同。 假若現階段仍未有足夠群眾基礎,但主流民主派卻仍幻想與中共有談判的空間的話,民主普選只會繼續遙遙無期。汲取2010年政改的教訓,才是團結反對勢力的王道。 政治控檢 毋畏毋懼 社民連過去幾年受盡各方打壓,尤其是遭當局政治檢控。白色恐佈的陰霾已籠罩社運界,以狼英梁振英及禿鷹曾偉雄為首的國家機器,用盡一切方法打壓示威者。社民連成員更是警方頭號打擊對象,不論是年輕會員黃浩銘、嚴敏華,或是資歷較深的成員梁國雄、曾健成都多次被政治檢控。警方手執維持公眾秩序的偽執法權,再配合公安條例惡法這把尚方寶劍,一再恫嚇和嚴懲和平示威者。 檢控目的顯然而見,除了打壓社運中堅份子,更為殺雞警猴,防止更多群眾加入抗爭行列,以鞏固政權。不論港英時代或是回歸以來,警隊從來都是政治工具。面對政權的暴力,我們絕不退縮,將繼續一如以往抗爭到底。我們亦在此呼籲會眾繼續站穩前線,擔當反對派先鋒。未來日子,我們將同時做好後方支援,在法律方面、行動聲援上、群眾闡釋上加強工作,這將是社民連作為旗幟鮮明的反對派的重要使命。 最後,我們呼籲大家不忘仍身陷囹圄的會員嚴敏華,以及其他社運友好。梁振英政權將必然承受其暴政的惡果,咬緊牙關,為社民理念努力,前景仍是美好,因為未來是掌握在群眾手中。共勉! 社會民主連線 第四屆第二次周年會員大會 二零一三年二月二十四日

四一示威無罪,政治檢控可恥

今晨本會成員吳文遠及黃浩銘被警方正式拘捕,分別被送往九龍城警署及沙田警署。本會嚴正譴責警方以公安惡法打壓示威自由,要求立即撤銷政治檢控,廢除公安惡法。 事緣去年4月1日,民陣發起「豺狼當道,港人憤怒--抗議中聯辦亂港」大遊行。當日部份示威者要求到中聯辦正門前方放置紙坦克,警方初以阻街為由拒絕,其後一度答應容許20人擺放紙坦克,但一直沒有放行。部份示威者嘗試跨過鐵馬前往正門,警方卻向示威者肆意發射胡椒噴霧。 和平示威無罪,當日既無罪案發生,故本會一直拒絕與警方「協助調查」。今天警方及律政司之中立性已成笑話,兩者實為政府爪牙已是彰彰明甚。警方及律政司愈是愈是以「公眾安全」和「社會秩序」檢控示威者,便愈能夠說明,所謂「安全」實乃政權統治地位之安全,所謂「秩序」實乃政權壓制自由之秩序。 過去兩年,本會因參與示威而被檢控之案件已多達13宗。爭取自由民主,必須付出代價,古今中外皆然。政治檢控意在殺雞儆猴,威嚇反對政權之示威者,或可取效一時,卻必將成為社會矛盾爆發的催化劑。本會成員無畏無懼,也將一如以往,繼續抗爭。本會警告,當政治檢控及政治囚牢成為家常便飯,便是香港社會矛盾全面激化,政府合法性全面淪喪之時。 和平示威無罪,政治打壓可恥! 豺狼當道,港人憤怒,梁振英立即下台!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九日

無懼政治打壓 堅持繼續抗爭 聲援嚴敏華

  本會成員嚴敏華於一月二十九日被判襲警罪成,即使在案情中有不少有利於嚴敏華的疑點,裁判官黃汝榮仍然火速在三小時的審訊判處嚴敏華罪成,更不批准一個從來沒有案底,以及涉案案情並不嚴重的嚴敏華保釋外出,反而需要還柙勵敬教導所三星期,未判刑罰已經監禁,本會對黃裁判官的決定非常遺憾。   一個從無案底的小女孩竟然被看作嚴重罪犯,需要還柙監獄三星期不准外出,不能與家人共渡新年,白色恐怖來臨,誠然與梁振英上任後,土共治港的政治氛圍有莫大關係。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退休前也留下一句:「我看見前所未見的暴風雨。」來形容目前香港法治面臨的困憂。   的而且確,自梁當選後,港府突然公佈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因年事已高而退任,轉任非常任法官,而常任法官一職卻由比包致金更老的鄧國楨接任。梁上任後,首先任命廣東省政協袁國強為律政司司長,與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合力加強打壓異見人士,本會先後七位會員被檢控,連古舊的《公眾妨擾罪》,甚至《道路交通條例》都用作政治檢控,《非法集結》這般嚴重罪行相距幾乎有一年才追控社民連成員,政治檢控打壓社民連的意圖彰彰明甚。   本會主席梁國雄「七一堵路案」被判罰款千五,律政司不滿裁決,案件發還裁判處,裁判官不勝壓力而自我修正,加重罰款至四千五;古思堯焚燒一塊破布而被判九個月監禁,愛港力打人者則只罰千五;加上嚴敏華一案,足見裁判官針對示威者的判刑標準比以往更為保守,更加嚴苛,似乎包致金法官的「臨別贈言」所言非虛,港人豈不擔憂,豈不醒察?   今嚴敏華雖身在囹圄,但並不孤獨,因為社民連一眾成員今日到此為她打氣,我們一同被捕,一同被控,一同受罪,為香港人爭口氣,捍衛我們應有的權利和自由!「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我們無懼任何政治打壓,我們將必一如既往,堅持抗爭,公民抗命,與小圈子政權周旋到底!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三日  

香港新年快樂,梁振英快快下台

本會今日由中環匯豐銀行,遊行到禮賓府,越洋向身在英國的梁振英「拜年」,促請他盡快下台,讓港人在蛇年有一個新開始。 去年的香港,因為特首選舉以及梁振英上台,已經受盡折磨。首先梁振英的上台全無合法性,靠的是中聯辦吹雞。自他當選的三月二十五日起,港人就對他信心盡失,針對他的遊行示威不斷。梁自稱做實事,但大半年下來讓市民看清楚的是,他的首要目標是鞏固自己的地位,從五司十四局、委任大量梁粉到各委員會、不斷增設小組委員會奪權。另一方面又收緊遊行示威的自由,元旦遊行不准擺設街站、不斷秋後算帳控告示威者,。香港各方面的自由,在梁振英的治下已全面倒退。 在所謂「重中之重」的民生政策上,全無作為,沒有承諾大幅增建房屋供應,拒設全民退保,根本政策上與曾蔭權同出一徹,不敢向中央及大財團說不。 更要命的是,梁振英私德有虧,滿口謊言,對於自己的僭建、涉黑等問題都不敢公開回應,最近竟發出律師信威嚇傳媒及評論員! 香港要新年快樂,梁振英必須快快下台! 社會民主連線 2013年2月11日

年廿八洗邋遢,掃走曾偉雄垃圾

今日是年廿八,社民連今日到政府總部,抗議警方在新年前不斷製造白色恐佈,以各種罪行針對社民連及其他示威者,本會要求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立即下台。 本會會員嚴敏華,因為被警方指在去年七一遊行襲警,結果在未判刑之前,卻不獲保釋,拘留三星期,「年都無得過」。 四五行動成員古思堯,昨日因為分別在兩次遊行期間燒國旗及塗污國旗,被控四罪,判入獄九個月。 本會副主席吳文遠、行政委員黃浩銘及會員馬雲祺,時隔十個月之後,警方竟表示要就他們去年四月一日遊行中涉嫌觸犯「非法集結」,要求他們協助調查。三人已清楚表示,他們不認為當時有觸犯任何法例,不會主動到警署助查。同案另有六人被警方邀請助查。 除了警方慣常使用的《公安條例》對付示威者外,去年年尾兩宗涉及本會會員示威時的案件,警方祭出的兩條新的法例,分別是吳文遠在2012年6月28日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港期間,把一件印有李旺陽肖像的衣服,拋向胡錦濤的車隊,被控《公眾地方妨擾罪》。以及陶君行、黃浩銘、馬雲祺、陳德章、林森成在2012年6月28日國家主席胡錦濤訪港期間,在大嶼山公路附近停車,並走上山坡展示示威口號,被控《道路交通條例》。 事件反映的是,警方從各項法例中不斷找出可供檢控的法例,胡亂控告和平示威者,用盡權力打壓異見,針對社民連。警方檢控的手法亦改以秋後算帳,避過即時的公眾監察,令事件冷卻之後才拘捕示威者,手法可鄙。 曾偉雄已經在本港社會上製造出白色恐佈的氣氛,超越的警方的正當職務及權力,赤裸裸執行政治任務,本會要求曾偉雄立即下台謝罪! 面對警方的各種檢控及打壓,社民連會堅守原則,不會退讓,我們呼籲全港市民支持所有被政治檢控的示威者。 社會民主連線 2013年2月8日

本來無罪案,何須助調查

日前警方告知本會成員吳文遠、黃浩銘、馬雲祺,因2012年4月1日參與在中聯辦舉辦之集會,將被警方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並邀請當事人「協助調查」。「非法集結」實為殖民地遺留下來的惡法,以維持社會秩序之名而無理限制集會自由。如此惡法,本應早日取締。況且,當日只見警方無理攔阻示威者前往集會地點,卻不見任何蓄意傷害他人之行為。因此,本會認為示威當日並無罪案發生,故此不須浪費時間協助調查。反而,若是警方有意檢討當日限制示威者集會自由之惡行,則本會成員將欣然協助。 事實上,政府以公安惡法選擇性檢控示威者,以圖打壓民間反對聲音,已不再是聳人聽聞的故事,而是人所共知的政治手段。從2011年至今,單是本會成員因參與示威而被檢控之案件,已多達12宗,共牽涉13名本會成員。新近一宗未判刑之案件,本會成員嚴敏華更被無理還押三星期,不得保釋,須在獄中度過農曆新年。如此種種足見,從警方到律政司,從律政司到裁判官,俱已成為特區政府的爪牙,隨時為政權服務。 是次警方要求「協助調查」,特別之處在於其時間。當2012年7月1日之襲警案也已審訊完結,警方竟又翻出2012年4月1日之集會,再次檢控本會成員。我們有理由相信,是次檢控與戴耀廷提出公民抗命,以及本會窮追猛打梁振英有關。Arrest one of us, two more appear – you can’t arrest an idea. 愈多政治檢控,只會令愈多人走上街頭。只有實行普選還政於民,改革向資本家傾斜的經濟政策,才能化解深重的社會矛盾。因此,本會促請梁振英立即下台,重新普選特首。 社會民主連線 2013年2月6日

政治打壓社民連,威嚇直接行動

今早本會副主席吳文遠收到香港總警區重案組來電,邀請本會成員吳文遠、黃浩銘、馬雲祺,就去年四月一日遊行後在中聯辦正門及後門集會「協助調查」。警方表示將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其中馬雲祺被加控違反《國旗及國徽條例》。據知,尚有另外七人因這次遊行而被拘捕。 連同這宗案件,這已是本會兩年來第十二宗有關《公安條例》的案件。吳文遠認為,律政司及警方有意針對社民連的示威者,是採用「槍打出頭鳥」的策略,以法例權力選擇性檢控示威者。 最近戴耀廷教授提出萬人公民抗命,佔領中環的行動。本會認為警方事隔十個月後才提出檢控,是有意以此威嚇直接的社會行動,毫無疑問是「政治檢控」。 社會民主連線 2013年2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