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3

律政司上訴吳文遠「公眾妨擾罪」案件

本會成員吳文遠早前被控「公眾地方妨擾罪」,裁判官最後裁定無罪釋放。本會今日獲悉,律政司已正式提出上訴。根據有關文件,律政司上訴之質疑重點為:一、裁判官拒絕控方修改控罪;二、裁判官裁定吳文遠拋T恤沒有對公眾構成妨擾。事緣去年6月29日胡錦濤訪港,本會成員前往迎接胡錦濤車隊。期間警方搶去所有示威物品,結果吳文遠把一件印有李旺陽肖像的T恤向車隊拋下,以抗議中共謀殺李旺陽。 當日抗議行動遭到警方無理阻撓,已說明警方為了維護胡錦濤的面子,不惜剝奪示威者權利損害公民自由,也要掃除一切可能遇見的示威。事後律政司以「公眾地方妨擾罪」控告吳文遠,更顯示警方與律政司狼狽為奸,以政治檢控試圖阻嚇示威者。當案件快將審議完結時,眼見律政司的無理檢控難以成立,裁判官甚至罕有地表示考慮主動修改控罪;最後雖判無罪,也要吳文遠負擔訟費。種種遭遇,已無法令本會對整個司法體制的中立性抱有任何期望。 如今律政司提出上訴,可說是情理之外,意料之中。為了打壓示威者,律政司濫用司法程序作政治檢控,藉此消耗反對者的時間、精力、金錢,今天已到了不擇手段和不可理喻的境界。壓迫愈深,反彈愈大。面對律政司之窮追猛打,本會將會以更堅韌的鬥志,向小圈子政府及中共政權予以還擊。當權者很快便會知道,揭開法律的中立性面紗終是自掘墳墓,政治打壓只會令異議者更加堅定,只會換來更多群眾覺醒。本會必將繼續堅持理念,為勞苦大眾抗爭到底! 社會民主連線 2013年4月30日

警方律政 狼狽為奸 無懼打壓 堅持抗爭

去年6月29日胡錦濤訪港。本會副主席吳文遠及數名示威者於東涌回旋處旁天橋,迎接胡錦濤車隊。期間警方搶去所有示威物品,結果吳文遠把一件印有李旺陽肖像的T恤,向車隊拋下,以抗議中共謀殺李旺陽。吳文遠因此被控公眾地方妨擾罪。裁判官於兩週前曾表示考慮改控罪,最終今天吳文遠被判無罪釋放。吳文遠表示歡迎裁決。 本會認為,事件由始至終皆為「莫須有」。首先,警方過往處理國內政要訪港的手法均被批評為獻媚權貴,打壓人權。而是次事件,示威者都只平和地向胡錦濤車隊展示示威標語。可當車隊到達時,卻有數名軍裝及未有表露身份的便衣警員,於沒有合理理由及任何解釋下,暴力地搶去所有示威物品,致使吳文遠以身上印有李旺陽肖像的汗衣作僅餘示威物品。而六個月後,重案組上門拘捕吳文遠,律政司選用一條罕用而刑罰較重,普通法下的「公眾地方妨擾罪」控告吳文遠。整件事皆因警方及律政司為胡錦濤保駕護航,不擇手段維護其尊嚴所致;警方濫用警權,律政司濫用司法程序浪費公帑,透過政治檢控阻嚇市民行使公民權利,並消耗反對者的時間、精力和金錢。總括而言,警方律政狼狽為奸,梁振英政府用盡千方百計對付反對聲音,亦引證了其以敵我矛盾思維看待反對者。 裁判官雖判吳文遠無罪,卻裁定吳文遠須自己支付約數萬元訟費。本會將繼續為不同政治檢控案件籌募訟費。雖然今天獲得勝訴,但仍有機會面對上訴,社民連必奉陪到底。我們可預見在梁振英官治下,政治打壓只會有增無減,可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本會必會繼續堅持理念,為勞苦大眾抗爭到底! 社會民主連線 2013年4月16日

和黃判上判嚴磊輝涉嫌「秘撈」

   本會懷疑香港國際貨櫃碼頭公司(HIT)董事總經理嚴磊輝涉嫌欺瞞總公司,以代理人身份收受利益,違犯香港法例第201章《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代理人的貪污交易」,特此到廉政公署舉報。    葵涌貨櫃碼頭工潮至今已渝十日,工潮期間,《壹週刊》指出HIT有六間外判商,其中包括「永豐」及「富大」。據該週刊所述,「永豐」外判工友工作證上的承辦商一欄顯示「Sakoma」(香港成功碼頭有限公司),大部份「永豐」外判工友都認為自己實聘於「Sakoma」,而在上月新受聘於「永豐」的外判工友的工作證承辦商一欄仍寫上「Sakoma」。無論是「Sakoma」抑或是「Floata」,即「富大集運有限公司(Floata Consolidation Limited)」,其董事名單均有嚴磊輝、陸法蘭、葉承智、周彥邦和張世偉等五名HIT高層,換言之,「Sakoma」及「Floata」均受和黃或HIT所控制。   據嚴磊輝解釋,「Sakoma」及「Floata」都是和記港口信託旗下公司是和記港口信託旗下公司是和記港口信託旗下公司是和記港口信託旗下公司是和記港口信託旗下公司是和記港口信託旗下公司(即集團直屬公司),透過服務合約聘請外判商,為集團及其他公司提供透過服務合約聘請外判商,為集團及其他公司提供,而兩者本身並不是外判商。此外,外判商「Everbest Port Services Limited」(永豐)的公司股東與和黃集團絕對無關,外判商「永豐」與集團直屬公司「Sakoma」為同一公司,也絕非事實。   然而,嚴磊輝並無交代為何和黃集團要另外設立「Sakoma」及「Floata」等「承辦公司」及其「透過服務合約聘請外判商」的原因。而外判商「永豐」上月新聘工友的工作證承辦商一欄上仍有「Sakoma」,嚴磊輝卻又指現在合約已交由「HutchisonLogistic」(和記物流)負責,實在前後矛盾,卻草草解釋工作證出錯只屬行政失當,實在令人不得不懷疑和黃集團「假外判」。   另外,雖然嚴磊輝已公開否認自己,以及和黃系高級行政人員並非其他外判商如「培記」、「高寶」、「聯榮」、「永豐」的董事及股東,但「永豐」股東及董事「Everbest」在英屬處女島註冊,無法透過查找出真實董事,嚴磊輝仍有相當嫌疑與「永豐」有密切關係,如其可能確實為「永豐」股東之一(或其股東公司的董事及股東)。而且,既然嚴磊輝乃是「統籌合約」承辦公司的董事,即代理人,本會亦懷疑嚴磊輝有可能收受利益,而將合約判給未能得知誰是董事及股東的「永豐」。若然上述兩點屬實,而和黃主席李嘉誠並不知情,則嚴磊輝已觸犯《防止賄賂條例》第9條;若然李嘉誠知情而包庇放縱嚴磊輝,則證明和黃乃是「假外判」,剋扣工人工資,左手判給右手,右手將工資發還給左手,透過層層剝削,壓榨工友以圖一本萬利。孰是孰非今未可知,因此本會要求廉署作出調查,還工友一個公道,還香港市民一個真相。   此外,本會認為和黃集團必須: (一)立即交代所有與外判商的合約文件,清楚釐清和黃集團及集團直屬公司與外判商之關係; (二)清楚交代「Sakoma」及「Floata」等「承辦公司」成立的目的及終止運作的理由及時間; (三)要求「永豐」公開股東及董事名單,以證嚴磊輝清白; (四)立即與碼頭業界工會展開談判,不得再推卸責任,拖延時間; (五)停止外判,直接聘用所有碼頭工友,給予合理工資,合理工時,改善工作環境,並公開保證不會對任何工友「秋後算帳」。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