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4

反對港鐵再加價 打倒壟斷 回購港鐵

統計處最近公布運輸業名義工資指數上升,根據「可加可減機制」,港鐵今年將可以再度加價 3.6%,計有過去四年加價,今年已是自兩鐵合併後第五次加價,五年相比,加幅不知不覺已經接近 16%! 社民連今午於大圍港鐵站內擺設街站,派發單張呼籲香港市民反對港鐵再加價,要求港鐵公營化。街站反應非常熱烈,短短兩個多小時內便得到近千名市民聯署支持,可見市民對港鐵「年年賺錢年年加」的做法已是極為不滿! 去年港鐵服務延誤超過 30 分鐘的嚴重事故共 5 宗,被罰款 2750 萭元,影響市民數以萭計,而所謂「事故與港鐵管理層薪酬關連機制」始終只聞樓梯響。公用事業不是謀財工具,與其修訂所謂「可加可減機制」阻止加兵價,社民連認為不如將私有化、壟斷香港鐵路及其他巴士公司等公用事業收歸公有,由特區政府重新制訂運輸政策,取消以「利潤為主」的目標,以服務為先,力求收支平衡!倘若港鐵正式宣佈加價,社民連將會有進一步行動,反對港鐵無理加價,保障市民基本生活! 我們要求: 一、港鐵年年盈利,反對港鐵加價,相反應立即減價; 二、回購所有公用事業,包括港鐵、三巴、東西隧; 三、重訂運輸政策,限制私家車數目,增加巴士小巴服務。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九日

一錘定音歪曲民意 一犬吠日百犬吠聲

三月二十二日,主持政改諮詢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於出席一個有關研討會後宣稱,與會講者的意見屬於「一錘定音」云云。坊間為之嘩然,原因是來自大陸,身兼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講者饒戈平的發言,不單聲言「公民提名」不符《基本法》,連「公民推蔫」之議亦遭否定!林鄭稱之為「一錘定音」,無異同意擯斥上述意見於永遠,所謂「有商有量,實現普選」的口號,顯然不過一張畫皮,饒戈平這位京官一耍官威,就輕輕一戮而破! 林鄭月娥為息民憤,於翌日向傳媒澄清所謂「一錘定音」,並非指饒的發言,而是所有講者之言論,簡直以謊圓謊,欲蓋彌彰!須知當日台上講者,固然不止饒某,但縱觀其他人等,言論又何嘗稍有忤逆其意。反之,乃是逢迎吹捧,不遺餘力。基本法委員會港方委員莫樹聯,更以資深大律師身份,引案例迎合饒戈平,力指其論述合乎普通法原則。其餘者如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則力言港人若堅持「公民提名」而錯失「普選」,其後果不堪設想云云。一言以蔽之,即使林鄭月娥抵賴所指言論乃是所有講者,並非專門恭維饒某「一錘定音」,則當時情節以「一犬吠日,百犬吠聲」喻之,實在更為神似! 其實,不論饒戈平抑或莫樹聯,以致其他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雖然未經港人授權,卻是由中共政府委任的橡皮圖章。根據《基本法》第158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在對本法解釋前,徵詢其所屬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的意見。」而《基本法》第159條亦列明:「本法的修改議案在列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的議程前,先由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委員會研究並提出意見。」。 不言而喻,不論「釋法」或「修法」,饒戈平等少數人,均可罔顧香港人大多數的意願,充任當權者的僕從,成為扼殺民意的馬前卒,應聲蟲。林鄭月娥區區一介特區政務司司長,於無權無勢之港人之前,確是權傾朝野,但在基本法委員會委員的眼裏,何嘗政治婢僕;「一犬吠聲,百犬吠日」之醜表功,豈會不甚囂塵上?「一錘定音」之阿諛,又哪能不宣之於司長之口? 因此,我們特於行政會議舉行之前,在門外大聲抗議,以正視聽。並要求林鄭月娥「一錘定音」,將港人反對中共政府藉提名委員會篩選特首候選人,如實納入政改諮詢報告書,公諸於世!否則,必須引咎下台,以謝港人!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五日

社民連聲援台灣反黑箱服貿運動

3月19日,台灣學生及民眾發起佔領立法院,反對立法院黑箱通過《兩岸服務貿易協議》,以捍衛民主審議程序,以及捍衛台灣的民生。眼見學生及民眾抗爭至今已近40小時,香港的朋友來非常感動,香港市民以及社會民主連線在香港這邊也表示全力支持學生及群眾運動,聲援台灣人民爭取公義的抗爭。 正如佔領立法院的青年之行動宣言指出,《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最大的問題在於,自由化下只讓大資本受益,巨大的財團可以無限制的、跨海峽的擴張,這些跨海峽的財團將侵害台灣本土小型的自營業者。服務貿易協定的本質,和 WTO、FTA、TPP一樣,這些國與國的經濟協議,都是在去除國家對人民的保護。服貿協議,不管統獨、不管藍綠,這是一個少數大資本吞噬多數小農小工小商的階級問題,更是所有台灣青年未來都將面臨的嚴苛生存問題。 佔院之青年指出,更甚者是馬英九為首的少數執政者挾持國會、粗暴通過服貿出賣台灣未來。3月17日,國民黨立委更背棄先前承諾人民願意「逐條審查」的決議、背離民主原則。台灣人民擔心如果今天國民黨可以如此粗暴通過這樣影響青年、影響全民的協議,完全不受國會監督、沒有國會實質審查,後續影響台灣經濟自主更為嚴重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兩岸貨務貿易協議貿也將比照辦理。   因此,佔領立法院的青年有以下要求: 一、要求馬總統立刻退回《兩岸服務貿易協議》; 二、要求儘速立法完成兩岸協議監督條例,在立法完成之前,停止任何與中國進行協議的談判與簽訂; 三、要求王金平院長確定三月十七日張慶忠委員之宣示無效。   在香港這邊,我們對以上台灣青年及群眾的抗爭及訴求表示肯定及予以支持。 我們香港這邊,也同樣身同感受,正如台灣佔領青年朋友的宣言指出,那些由大財團、大企業、少數執政者所組成的跨海峽政商統治集團,隨時可以拋棄台灣,隨時可以轉往世界上任何一處勞動力更廉價的地方;他們就像吸血鬼一樣,吸乾一個國家青年的血汗,就開始找尋其他國家青春的肉體。香港也同樣被這些跨境政商統治集團蹂躪。香港與其他地區簽訂自由貿易協議更不能被立法會審議,包括《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香港在這些經兩地經貿自由化的協議下,亦慢慢影響民生,經濟過份依賴少數產業,令少數人從金融賺大錢,但多數人因產業空洞化而下流。政府亦需要大花金錢在基建配合劣質融合。這是將來香港財政出現赤字的主因。我們香港也面對相同的處境。往往在這些政策落實後,社會及普通市民將要承擔惡果。 台灣的青年與我們面對相似的命運,而且已經奮起抗爭,從抗爭中重新掌握自己的未來,守護台灣,這是非常值得鼓舞。 我們在此呼籲: 一、馬英九總統立即接受學生的訴求,與人民進行公開對話與協商,並且退回服貿協議。 二、絕不可用任何武力對付示威學生及群眾。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四年三月廿一日

堅持公民提名 確立佔中綱領 ──社民連致佔中三子公開信

戴耀廷副教授、陳健民副教授、朱耀明牧師鈞鑒: 戴耀廷於上年1月26日在《信報》撰寫《公民抗命的最大殺傷力武器》,提倡社會各界「公民抗命」,以非暴力抗爭爭取2017年落實普選。「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亦正式在3月27日啟動,經上年6月首次商討日,至今年3月第二次商討日總結大會,和平佔中運動已有整整一年,可是佔中運動仍然停留在商討政改方案階段。 民主商討從何談起?   雖然社民連曾經參與第一、二次商討日,但目前佔中運動的決策流程,並不由得社民連及其他團體參與。有關元旦日民間投票(不論說是測試還是要讓政府參考),社民連及其他團體都未曾在第一、二次商討日討論,更沒有議決到底是否要在元旦日有民間投票,又或在民間投票中用甚麼題目,以甚麼形式表決。   元旦日民間公投的題目如公民提名「元素」,引起不少參與者疑慮,認為佔中三子故意將「公民提名」加上「元素」一詞,為「公民推薦」鋪路。事實上,自去年12月初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否定「公民提名」,認可「公民推薦」後 ,戴耀廷隨即撰文解釋「公民提名」(實為「公民推薦」)能符合《基本法》 (別忘記梁愛詩乃推動2010年政制改革的「大功臣」),更在同月的基層商討日清楚表示「公民提名」經過提名委員會的確認程序,可體現「實質提名權」和「機構提名」 。而陳健民亦於去年12月在電視節目直指「公民提名完全繞過《基本法》四十五條,可行性不高」,又解釋「公民推薦」可成為「提名程序的第一步」。 雖然,戴耀廷和陳健民都會補上「不代表我支持這種形式」,然而,無論是兩子的意見,或是元旦民間公投將「公民提名」加上「元素」,我們明明可見兩子已經傾向「公民推薦」,此等意見未經商討,從無授權,民主商討看來只是徒具虛名。   再者,在第一、二次商討日中,各團體均未討論過如何確立佔中議題時,佔中秘書處已決定在六月舉行全民公投,至於辭職公投,則要留待商討日繼續討論,後來陳健民更指五區公投打亂佔中部署。雖然,商討日(二)讓群眾討論以甚麼方式進行第一輪全民投票,有辭職公投的選項,但現在辭職根本不可能趕及六月公投,此選項只是敷衍支持辭職公投的團體。   佔中運動具體行動至今仍未商討,在報章上已經隔空討論「佔中總指揮」人選,這也屬於民主商討嗎?到目前為止,佔中時間表都則重討論方案而非行動,方案遲遲未決,具體行動更無影蹤,到底有甚麼應拿出來商討?如何決定行動?何時行動?如何行動?一年以來,佔中三子仍未向群眾清楚交代,亦沒有仔細與不同團體商討。社民連本認為佔中運動理應由發起人主動以公眾普遍意願確立綱領,透過不斷宣傳和辯論壯大民意基礎,但既然佔中運動著重民主商討,社民連亦表尊重,但凡舉重大方向如佔中方案及策略,應該多辦幾場商討日,留待其時處理,三子無須過早發表意見,引導輿論。 堅持公民提名 確立佔中綱領   現時,政改爭論如火如荼,最近人大和政協兩會期間,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德江提出本港普選需要有「一個立場、三個符合」 ,不能照搬西方,暗示香港普選必定要有提名委員會篩選。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更直指「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及「公民推薦」均不符合《基本法》,不能納入正式程序。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呼籲民主派不要再堅持「公民提名」,而聲稱就政改「有商有量」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更表明「不要虛耗時間討論『公民提名』」,不斷向「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潑冷水,企圖打擊佔中運動士氣。   雖然「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多次被指違反《基本法》,但回看2010年政制改革,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於6月7日引述其他人士認為民主黨提出區議會改良方案「做法有違《基本法》和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6月14日中聯辦宣傳文體部部長郝鐵川更批評方案「沒有先例,沒有法理依據,沒必要畫蛇添足」。然而在6月17日下午始起了微妙的變化,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突然表示民主黨提出的區會改良方案並不違反《基本法》,值得支持。6月20日中聯辦副主任李剛再與民主黨會面,表示區議會改良方案可行,曾蔭權隨即於6月21日宣布接受民主黨改良方案。   不足一個月,中共對民主黨方案態度南轅北轍,可見方案是否違反《基本法》並非法律問題,而是政治角力,是中共和建制溫和派礙於50萬人支持五區公投,而被逼稍作讓步,尋求通過政改。即使中共聲言「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違反《基本法》,在公民抗命佔領中環出現之前,我們不應輕言放棄,未戰先降。雖然,目前民主派對「公民提名」仍存疑慮,尤以民主黨及湯家驊等為主,但翻看昔日文件 ,民主黨及四十五條關注組(可謂公民黨前身)在2004年曾建議由立法會議員組成提名委員會,五名立法會議員提名一位行政長官候選人,與今之「政黨提名」異曲同工;民主黨張文光更在2006年建議得到5%選民支持可參與行政長官選舉,亦大致與「公民提名」相符。此等建議,雖未被採納,但既然當年民主派能提出類似方案,今日理應繼續與市民大眾共同進退,堅持到底。   更何況,早前真普選聯盟委託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所做的第二及三輪調查,均顯示香港市民大比數支持「公民提名」 ,元旦日民間投票亦顯示大部份民主派支持者支持「公民提名」。既然佔中運動信念書開宗明義:「香港的選舉制度必須符合國際社會對普及和平等的選舉的要求,包括:每名公民享有相等的票數、相等的票值和公民參選不受不合理限制的權利。」諸如「公民推薦」此等矮化公民提名權,及其他不符合國際標準的方案,實不應付諸表決。佔中運動若因中共拒絕「公民提名」,就退而求其次支持「公民推薦」,無異於飲鴆止渴。社民連認為應盡早在商討日確立「公民提名」為運動綱領,盡早商討佔中具體行動,號召堅持「公民提名」的市民抗爭到底! 辭職公投 鼓動群眾   社民連一直提倡直接民主,因而在2010年有三位議員辭職,與公民黨合力推動五區公投運動,雖然投票率未如理想,但50萬群眾的聲勢不容忽視,致使後來中共接受民主黨的區議會改良方案。今日,社民連再次冀望透過辭職公投運動,把政制發展的決定權還給人民,鼓動群眾支持「公民提名」,為佔中運動建立基礎!   誠然,目前有部份民主派對辭職公投尚有保留,但似乎主要都是技術考慮,可是,若不透過辭職公投運動凝聚群眾,讓群眾有更多參與機會,目前未成氣候的佔中運動則難再有突破,倘被中共加以阻嚇,更可能毀於一旦,相信佔中三子及所有參與者均明此理。前途險阻,但我們再沒有讓步的空間,也沒有小休的時間,我們期望所有佔中運動參與者堅持「公民提名」,推動辭職公投,集結群眾力量,爭取真普選。讓我們面對現實,讓我們忠於理想,社民連將與參與佔中運動的朋友戰鬥到底!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一日

堅持公民提名 打倒特權委員會

  日前,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張德江就2017 年香港普選特首提出「一個立場,三個符合」,強調香港普選必須符合香港實際情况,必須符合《基本法》,特首必須符合「愛國愛港」的條件。一犬吠日,百犬吠聲。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立即撲出來解讀張德江言論,呼籲民主派不要再堅持張德江認為違反《基本法》的「公民提名」及「政黨提名」,更代表中共宣稱即使佔領中環有多大規模都不會讓步。可見,中共絕無讓步之意,亦完全篾視不少港人期望的「公民提名」。   張德江更批評有人打着民主旗號「賣假貨」,指那班人「叫聲最大,叫價最多」。實情是,由政改諮詢開始至今,一直打著「有商有量」旗號的中共及特區政府,不但對港人要求真普選,要求「公民提名」的聲音充耳不聞,更突然在《基本法》上僭建「機構提名」及「愛國愛港」等限制,叫價愈來愈高,強逼港人接受提名委員會這件假貨假普選。若照搬西方民主制度會水土不服,我們接受提委會篩選更是飲鴆止渴,必定中毒身亡!   張德江的講話,以及日前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直指「公民提名」、「政黨提名」及「公民推薦」均不符合《基本法》,不能納入正式程序。如仍有人認為中共會接納有「公民提名」元素的提名機制,讓民主派入閘競選,簡直就是痴人說夢。中共寸步不讓,港人更不能委曲妥協。社民連今日特此來到中聯辦向中共清楚表明:「如無『公民提名』,我必公民抗命!」既然中共聲言不會在乎佔領中環規模多大,港人就更要堅持「公民提名」,更要向中共展示我們對「公民提名」的決心!佔領中環,再無懸念,丟掉幻想,準備鬥爭!打倒特權委員會,我要「公民提名」,我要真普選!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四年三月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