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4

擇善固執,堅守底線 --致佔中參與者公開信

  政改決戰如箭在弦,我們將在未來半年,走向普選運動的終點,決定香港的前途命運。可是,今天泛民主派依然未能扭成一團,反對力量四分五裂,形勢上甚至比2010年政改更為險惡,我們對此非常憂心。際此危急關頭,我們希望重申幾點立場,呼籲各位參與佔中抗爭運動的同路人,堅守公民提名的底線。 公民提名就是底線   過去二十多年,政制民主一直是香港的核心政治問題。民主派一直以普選訴求,尋求香港市民支持。眾所周知,基本法的制訂過程並不民主。現在不少泛民議員均曾參與的政治團體前線,九十年代創立時,其綱領早已明確主張「全民制憲」。退一萬步說,中共制訂的基本法也早已訂明,香港可於零七零八實行雙普選。那時候,中共還未動用人大釋法的手段。2004年,民主黨及四十五條關注組(公民黨前身),曾建議「議員提名」,即五名立法會議員即可提名一位特首候選人。2006年,民主黨張文光曾建議「公民提名」,只要5%選民支持即可參與特首選舉。那些年,民主派是如此告訴我們,「普選」應該是這個樣子。泛民政黨也是用這樣的政治立場,為歷年立法會選舉作宣傳動員。   我們當然不認為,公民提名是唯一正義的普選提名方式。不過,公民提名是香港市民最為熟悉,行之經年,清楚易明,而且有效抵制中共操控選舉的方法。況且,公民提名也是目前民意最高的普選原則。無論從政治原則還是運動策略來看,我們都沒有理由不堅持公民提名。香港人在政改運動上,已經一退再退。由全民制憲的立場,退到基本法的框架;由07/08雙普選,退到2012雙普選,再退到2017/2020雙普選。我們完全支持特首選舉有更多民主的提名方式,但公民提名就是不可動搖的底線。這個立場對於凝聚民間反對力量,至關重要。 普選不是泛民入閘   令人擔憂的是,部份民主派無意凝聚民間反對力量,由下而上向政權爭取民主,反而是一味揣摩中共的底線,犧牲平等原則換取泛民入閘的可能,祈求由上而下的政治恩賜。無論是湯家驊方案,還是陳方安生的「香港2020」方案,抑或是以方志恆為首的十八學者方案,均是如此。這些方案細節有別,但立心相同,就是:承認四大界別的正當性,容許中共對特首提名有相當的操控權,藉此換取一至兩名泛民代表可以參選。   換句話說,他們口中說的「無篩選」或者「容許不同政見人士參選」,就是泛民入閘,彷彿香港社會只有親建制和親民主兩種政見,彷彿「泛民」就能包攬所有經濟、性別、族群等等立場的差異。我們認為,普選不等如泛民入閘。若普羅市民只有權提名一位泛民代表,或者有意參選者必須得到絕大部份泛民提委的青睞,才能獲得參選資格,這種設計絕對是對選舉權及被選舉權的不合理限制。 四大界別排斥基層   早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提出,提名委員會按照「均衡參與」的原則組成,可以「保障工商金融界的政治利益」,降低「加大社會福利開支」之類的「民粹主義」風險。這些赤裸裸的言論說明,提名委員會的四大界別,本身就是功能組邏輯的體現,目的正在於保障工商界和資本家的利益,以繼續維持剝削普羅市民的經濟及社會制度。   四大界別排斥基層勞工,排斥家庭主婦,視工商界及專業界別為高人一等,根本是功能組別邏輯的體現。即使部份公司票改為個人票,或者增加委員人數或委員的直選比例,都改變不了四大界別的組成,改變不了票票不等值的結構性不民主!因此,我們要求廢除提名委員會四大界別,或至少剝奪其實質篩選權,這是追求平等政治權利的基本要求! 為公民提名抗爭到底   和平佔中日前公佈商討日(三)的詳情,參與者將於5月6日以一人一票方式,選擇三個普選方案,再交予電子公投選出最後方案。與此同時,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認為陳方安生的「香港2020」方案也符合所謂「國際標準」,我們對此極為擔憂。由始至終,我們不贊成以電子投票方式公投普選方案。電子投票公信力存疑,亦容易受敵對力量操弄,電子投票只能是議員辭職,發動變相公投的前奏。   反篩選是佔中運動參與者的共同追求,任何變相保留篩選的方案都不應該是大會的選項。和平佔中認可「香港2020」方案為商討日(三)的投票選擇,意味保留提委會篩選權的不民主方案,將可能出現於電子公投。若然如此,我們非常擔心建制派會以各種方式干預投票,令不民主方案獲得最高票數,冠上「民主」光環。一旦出現這種局面,佔中運動將失去立足點,更會陷於分裂。因此,我們呼籲所有商討日參與者,必須傾巢而出支持包含公民提名的普選方案。我們必會擇善固執,堅決為公民提名而抗爭到底。 社會民主連線 2014年4月29日

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獨裁 ──紀念「四.二七」大遊行廿五周年宣言

今日是「四.二七」大遊行廿五周年,也是當年愛國民主運動的奠基日。   1989年4月26日,中共針對悼念胡耀邦所引發的學生運動,在《人民日報》發表「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頭版社論,誣衊學生自治團體及示威集會「是一場有計劃的陰謀,是一次動亂,其實質是要從根本上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號召全黨和全國人民團結起來,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決不允許成立任何非法組織……禁止非法遊行示威,禁止到工廠、農村、學校進行串聯……」含血噴人,殺氣騰騰,將行使憲法賦予公民自由的學生、群眾抹黑,定性為「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四處串聯,企圖製造更大的事端。」   眾怒難犯;翌日,逾十萬學生響應北京高校自治聯合會(高自聯)號召,不顧禁令,不畏軍警,從不同院校衝出街頭匯合,遊行到天安門廣場抗議。所經之處,群眾夾道支持,捐款贈物,以示鼓勵;遊行結束後,高自聯宣佈罷課繼續抗爭,要求中共政府徹底否定「四二六社論」,答應高自聯七項要求,實行政治改革。   然而,當局依然一意孤行,遂令學運演成遍及全國城市的愛國民主運動。5月13日,北京數千絕食學生與市民佔據天安門廣場,繼續抗爭到底,最終於6月4日凌晨遭戒嚴軍隊血腥鎮壓。「六四屠殺」這頁血史,將屠夫政權永遠釘於恥辱柱上。當日,香港市民驚睹暴行,逾百萬人上街抗議,哀悼死難同胞。此後每年六四周年,參加維園燭光悼念集會者,數以萬計。   廿五年後今日,我等對此未敢稍忘,於中共政府扼殺港人普選權此際,更是身同感受。因此,除在此讉責「四二六社論」遺臭萬年,要求中共政權徹查六四屠殺,實行全國普選之餘,更在此重申港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獨裁,抗拒當局以篩選特首候選人,實行假普選的勾當,公民抗命,和平佔中,效法當年先行者,乃是義無反顧,勢在必行!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七日

反對政治檢控 假諮詢可恥 廢除遞補機制 還我選舉權

  2011年9月1日,政府為當時極具爭議的遞補機制方案,於科學館舉辦諮詢論壇。當時一眾反對人士到場排隊等候進場,當局卻遲遲不肯放行,於是反對者自行衝進會場抗議假諮詢,反對遞補機制。事後共有5人被控「擾亂公眾秩序」,包括梁國雄、容偉棠、鄧建華、陳倩瑩及黃洋達,梁國雄被加控2項刑事毀壞。梁國雄因此被判入獄2個月,而其餘被判入獄三週。黃洋達已服刑,其餘4人提出上訴,今天將於高等法院開審。 事源於2010年,本會及公民黨合共5名議員辭職,透過補選發動變相公投,爭取2012雙普選,廢除功能組別。58萬人投票,5名議員重返議會;五區公投運動寫下歷史一頁。一年後政府提出遞補機制方案,稱要堵塞選舉制度漏洞,防止議員辭職再參選。此方案一出天怒人怨,市民紛紛透過一次又一次大型群眾運動,誓要拉倒遞補機制。2011年7月1日,二十二萬市民上街,要求擱置遞補機制,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下台。政府被迫讓步,押後表決,開設兩個月的所謂咨詢期,卻未有正面回應訴求,擱置遞補惡法。 時至案發當日,林瑞麟出席諮詢論壇為遞補惡法狡辯。論壇看似公開公正,實情卻是做騷。當日反對者於場外排隊等候近一小時不獲進場,相反一批又一批由旅遊巴運抵的建制派支持者順利進場,霸佔大部份座位。反對者耐心等候不果,自行衝入會場,抗議假諮詢。因此,衝突的責任在於當局不公平的安排,有心阻攔反對者進場表達意見。說到底就是假諮詢。 根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5條(2),任何公民都享有同等的被選權及選舉權;本會再次強調,遞補機制乃政府害怕民意,為阻止變相公投的出現,不惜不擇手段,粗暴地剝奪議員的參選權,明顯違反人權。 雖然經過本會及人民力量議員拉布拖延遞補機制立法,遞補機制最終於保皇黨及曾鈺成剪布下含混過關,強行通過,但本會仍會把握機會,於他日爭取普選的道路上,或廿三條再次來臨時候發動辭職補選,變相公投。 就此,本會提出以下要求︰ 1. 撤銷所有控罪,以還示威人士公道, 2. 廢除過時公安條例, 3. 廢除遞補機制, 4. 訂立公投法, 5. 立即實現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 社會民主連線 2014年4月24日

還我回鄉權利,釋放楊匡;還我公民權利,釋放許志永

本港社運人士楊匡去年底被深圳公安以「偷越國境」刑事拘留數月至今,此案最近於深圳南山區人民法院審結,將擇日宣判。同時,「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上週五亦被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入獄四年。因此社民連今日到中聯辦,聲援楊匡及許志永,並要求中共釋放所有政治犯。 去年3月楊匡與其妻劉沙沙到北京,探望在囚維權人士以及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妻子劉霞,結果被沒收回鄉證。楊匡並無犯下任何法例,只是探望被無理軟禁的劉霞。我們認為出入國境乃基本人權,沒收回鄉證的做法不但荒謬,更是違反人權!因此我們要求立即釋放楊匡,並且發還回鄉證予楊匡。中共更須立即釋放劉曉波,停止軟禁劉霞。 同時,維權人士許志永先生發起倡導以「自由,公義,愛」為主旨的新公民運動,提倡中國公民要「在生活中拒絕貪污腐敗、拒絕以公權謀私利」,並要求官員公開財產,呼籲教育平權。他被控「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並上訴失敗,須入獄四年。許志永透過組織公民社會反貪污,呼籲官員公報財產等行動,與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最近反貪污打裸官,其實異曲同工,許志永卻遭長期打壓,可見當局根本就是「講一套,做一套」,對公民社會的異議極之恐懼,恐怕他朝中國人民覺醒,自有一套公民意識,中共的專政領導將會即時崩解。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2章第35條列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游行、示威的自由。顯而易見,劉曉波、許志永等無數維權人士被以言入罪的判決屬於違憲。因此社民連今日來到中聯辦聲援許志永先生及其他公民抗爭者,要求中共當局立即釋放許志永、劉曉波,停止軟禁劉霞,以及釋放所有政治犯。中共必須撤銷在大陸施行違憲的《集會遊行示威法》,恢復公民自由表達意見的權利,兌現多年前對人民的承諾,結束一黨專政,全國實行普選,權力歸於人民! 社會民主連線 2014年4月16日

向死難者致哀 向維權者致敬

社民連今日清明節到中聯辦,為要紀念六四死難者,及所有於民主運動路上受到壓迫甚至喪生的國內同胞。我們要求中共就八九六四屠城道歉,交代李旺陽死因真相,釋放所有政治犯,結束一黨專政。 38年前今日,北京數以十萬計民眾湧到天安門廣場,藉清明節敬悼先人之機,以大字報、花圈、輓聯、演講等方式,直指官僚專制禍國,發出我們要民主,我們要法制的吶喊,這一次群眾自發的抗爭,成為開啟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主運動的里程碑,史稱「四五天安門運動」。 38年後的今日,國內的人權狀況仍然惡劣,貪腐問題依然嚴重,一黨專政繼續殘民,劉曉波、許志永以及無數無名人士依然在受政治牢獄的苦。這38年間,我國經歷過1979年「北京之春」運動,1986年全國學潮,1989年愛國民主運動,以至2011年的茉莉花運動,均被中共大力打壓,多名民運人士因此被捕坐牢甚至被殺。雖然如此,我們同時卻看見我國群眾爭取民主、自由、公義的浪潮此起彼伏,於鐐銬棍棒中屹立不倒,在屠城血泊中屢敗屢戰,顯示強靱不息的生命力! 國內的維權及抗爭運動多年來一浪接一浪,有如茂名市正在發生一場反對興建PX可化工廠的運動。我們看到國內抗爭的代價雖然沉重,人民卻不斷奮起反抗,身在香港的我們更應感到鼓舞,並更積極為全國民主運動出力!我們未曾忘記國內同胞為爭取民主所受之磨難。我們就此向六四死難者、李旺陽先生,及所有因獨裁專制而受難的同胞致哀,更向所有不畏強權、勇敢反抗的維權人士致以崇高敬意!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屠夫政權遺臭萬年!結束一黨專政,權力歸於人民! 社會民主連線 2014年4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