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爆在即,城邦在望?
六四之後:非暴力抗爭
釋放廣州三君子 釋放所有政治犯

【撰文|杜振豪 社民連幹事】

 

資金外流、官員外逃、負債高企、增長放緩,中國經濟崩潰的種種徵兆,這兩年港人定必耳熟能詳。日前《人民日報》以「權威人士」的名義,承認中國經濟呈現「L型走勢」,不能一兩年便過去。而且,經濟硬著陸隨時引爆政治危機。向來被中國政府奉為上賓的中國專家沈大偉,也直指中共政權的衰落已經開始。一時間,「支爆」(支那爆炸)的說法甚囂塵上,革命形勢似乎指日可待。無疑,中共政權早已失去意識形態合法性,一旦三十年的經濟神話破滅,勢將面臨前所未有的管治危機。問題是,中國崩潰對香港前途是福是禍?

城邦自保一廂情願
本土派的政治願景,無論是城邦自治還是香港獨立,無不將希望寄托在「支爆」。中共內部並無戈爾巴喬夫或蔣經國之類的當權派,內部改革機會甚微。萬一政權倒台,中國很可能重現民國初年軍閥割據的亂局,屆時香港將如何自處?

被謔稱為「國師」的本土派領袖陳雲,一直主張與中國政治切割以自保,以免得罪中共政權。他在《香港城邦論》想像:「假若中國陷入內亂,香港人必須要有自保意識,責成港府派遣代表與北京商議,要北京保護香港的戰時角色,對外對內都要確保香港成為軍事中立區[……]甚至可以遊說美軍派駐航空母艦游戈及防守。」(註1)只要內與自顧不暇的大陸政權談判,外得國際社會軍事支持,香港便可扭轉乾坤,促成所謂「城邦自治」云云。

這套動人的「城邦大法」,自然經不起事實考驗。在政治經濟體制上,香港固然與大陸有別,但在軍事上卻是完全從屬於中國的「南部戰區」。若然中國陷入內亂,香港特區政府隨時進入緊急狀態,並由毗鄰在側的解放軍總部全權接管,實施軍事管理或戒嚴。不計南部戰區軍力,單是解放軍駐港部隊便有6000人。除非外國勢力強行軍事介入,否則香港只會淪為南方軍閥的禁臠。屆時別說自治或獨立,軍管戒嚴下的人權自由,只會比當下香港更為惡劣。

 

擦身而過的聯邦自治
陳雲的城邦構想,其實不是甚麼創見,民國初年已有許多討論。五四運動前後,「聯省自治」的呼聲盛極一時。聯邦制中國不但得到章太炎、梁啓超、胡適、張東蓀等知識份子支持,還得到湖南督軍譚延闓、浙江軍閥盧永祥、廣東軍閥陳炯明等人響應。當時尚未建立中國共產黨的青年毛澤東,也主張建設「湖南共和國」。 1920年譚延闓電告全國,宣布「湘人自治」、「還政於民」,其後甚至舉行制憲會議,公布了《湖南省自治憲法》。

雖然譚延闓及陳炯明,最後相繼被反對聯省自治的孫中山擊敗,以致計劃功敗垂成,但的確稱得上「鼓動風潮,造成時勢」。其後台灣人士討論兩岸問題,也不時援引聯邦制的構想。例如以議會抗爭聞名的立法委員朱高正,便曾主張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2009年,《零八憲章》發起人劉曉波被重囚11年,其主要罪証也是因為憲章主張「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

擁有獨立軍隊和實際治權的台灣,的確有可能趁中國大陸陷入內亂,乘機宣佈獨立。然而,幻想無軍權無治權的香港人,只要不介入中國政治便能求得自保,卻未免看得深圳河太闊太深。陳雲借用中華聯邦的想像展望香港前途,但卻綁上了鄧小平「河水不犯井水」論的銬鐐,不過是邯鄲學步,東施效顰。

 

結語
時移世易,今天香港已非殖民地年代,中國軍閥不會顧忌損害大英帝國的利益。萬一中國大陸重現軍閥割據,香港絕對無法獨善其身。與其屆時任由南方軍閥宰割,不如現在便盡力促進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面對政治困局,很多香港人均期望革命發生。哪裡有壓迫,哪裡有反抗。論壓迫之嚴重,論反抗之激烈,中國大陸均遠遠超出香港。面對政權血腥打壓,無數志士依然前仆後繼,「砍頭也不回頭」。如果要尋找革命火種,最有可能出現的地方便在中國大陸。我們難以確知中共政權的末日時間表,但只要民主運動不輟,李旺陽精神不死,待中國出現巨變時,我們才可能掌握更大的力量,實現命運自決。
註釋:
1. 陳雲《香港城邦論》,香港:天窗出版社,2011年。p.206-207。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