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6

可以說要,也可說不--2016蕩婦遊行社民連聲明

今年的香港蕩婦遊行來到第五屆,因為「康橋之家」事件及「鏢場性侵案」,更多人注意到性暴力的問題。這兩宗事件清楚反映,目前的司法系統對性暴力受害人保障成疑,但同時我們也不能忘記大部份性暴力罪行,其實從未進入公共視野。 平等機會婦女聯席於2013年調查發現,14%的婦女曾遭受性暴力,逾20%是遭遇過「10次或以上」的性暴力。曾遭受性暴力的婦女中,有九成半都會對性暴力啞忍,只有4名(4%)婦女有「報警」。近四成(39﹪)的受害人沒有求助,是因為「感到羞辱」、「不想別人知道」及「怕被人指責」。 有異於普通暴力的受害者,性暴力受害者常常需要承擔不必要的社會壓力。性暴力的流行,除了得助於「譴責受害者」文化,也得助於保守的性觀念。不做不講不提,視性為忌諱,不但加重受害者的傷害,也為受害者求援時築起更多障礙,變相孕育縱容性暴力的社會環境。 蕩婦遊行的意義,除了破除強暴迷思,更在於拆除「反性暴力」與「反性」之間的等號。「無聲的吶喊」之所以無聲,不是因為他們沒有表達意願,而是社會沒有正視他們的聲音。在這種意義下,不論是復康院舍的院友,還是其他受性暴力威脅的女性,同樣落入孤立無援的處境。 要改變性暴力受害人的處境,不僅要改革司法系統,還要消除「譴責受害者」文化及陳腐的性禁忌。當我們的社會成功建立從容地「說要」的文化,女性便能有更大的力量「說不」。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10月30日

黑哨主席,摧毀議會 ──強烈反對梁君彥阻撓議員宣誓

  在爭議聲音中登位的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昨日聲稱為了避免議會癱瘓,竟然宣佈運用所謂「斟情權」,押後梁游的宣誓。梁君彥此舉,不僅完全放棄立法會主席的中立角色,更是徹底拋棄議會的程序理性,宛如強行剝奪議員的議事權力。此例一開,立法會僅餘的認受性將蕩然無存。我們謹此強烈要求,梁君彥立即撤回裁決。 阻撓宣誓不是斟情範圍 梁君彥在裁決中提出,調動議程為立法會主席的「斟情決定權範圍」。然而,《議事規則》18條已列明,宣誓「無須事先作出預告而進行」,而且毋須「獲立法會主席許可」。其次,原訟法庭處理律政司申請的臨時禁制令時已表明,除非該兩位議員被取消資格,兩人仍是經立法會換屆選舉選出的議員。因此,梁君彥根本無法理基礎阻撓梁游二人宣誓。 保皇黨派將可為所欲為 值得注意的是,梁君彥於10月18日時,明明裁決梁游二人可以重新宣誓,到了10月25日則宣佈押後。短短一週出現兩個前後不一的裁決,純粹因為保皇黨威脅集體流會。假如立法會主席能以避免議會癱瘓為理由,隨意剝奪議員履行職權的權力,然則日後保皇黨再次威脅,立法會主席是否又會聽從要求,任意行使所謂「斟情權」,按保皇黨喜好調動議程或驅逐議員出會議廳? 立法會主席本來應該擔當球証的角色,誰能想到這個球証,竟能以某方球員威脅罷踢為理由,罰另一方球員出場?我們認為,儘管梁游的部份言論引起爭議,但他們依然是數萬市民選出來的民意代表。法庭既然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梁君彥便須安排重新宣誓,讓梁游二人履行議員職責。如果梁君彥堅持為強權意志服務,不惜蔑視民意,踐踏議會,非建制派議員別無他法,未來必然在議會抗爭上行動升級,在不同層面鬥爭到底!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10月26日

結束一黨專政 追究六四屠殺 釋放政治囚犯

《致李克強的公開信》 李克強先生: 今日你到澳門視察,應該記得在5年前到香港巡視的一幕;2011年8月,你祇是中共政府的副總理,但官架子卻已十分張狂。所到之處,崗哨森然,等閒小民根本無從見你背項。不少人為著向你抗議、請願,受到警方無理阻攔,粗暴對待,以致拘控。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一黨專政天怒人怨,中共高官豈敢正視﹖今日適逢辛亥革命105周年,直面權貴,直斥其非,合時不過﹗ 五年過去,當日港人爭取雙普選之熱忱決心,已在2014年的雨傘運動的公民抗命表露無遺,亦在剛舉行的立法會選舉裡,以選票一再重申。2014年人大常委決議,以選舉委員會篩選特首候選人,是不折不扣的「真篩選」,假普選,與中共在大陸舉行的人大選舉,都是剝奪人民應有的普選權力,維護少數人剝削多數人的暴政﹗我們在此重申,人大常委必須徹消2014年8月31日的決議,香港民眾普選特首及立法會議員的自治權利不容剝奪。 雨傘運動不屈不朽,亦令我們不敢稍忘在1989年6月4日,因為爭取民主、自由而被軍隊殺傷的大陸民眾,以致在血腥過後,歷年因行使言論、結社權利而被囚的政治犯。他們當中,包括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公開誓言爭取普選及平反六四,「就是砍頭也不回頭」,而「被自殺」的鐵漢李旺陽,以致去年7月9日,當局於全國抓捕維權律師的受難者,及一眾日夕被拘禁、折磨的維權人士。上月烏坎村武警血腥鎮壓村民,不過犖犖大者。 中共黨魁習近平上台以來,奢談「依憲治港,依法治國」,你身為其政府總理,對中共政權逼害異己,以文字獄治國,焉能孰視無睹﹖我們專程由香港前來澳門,就是要向當局抗議,譴責其一黨專政禍國殃民,我們在此嚴正要求中共政權: (一) 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權於人民 (二) 撤消8.31決議,全國實行普選 (三) 追究六四屠殺,嚴懲罪魁禍首 (四) 停止鎮壓異己,釋放政治囚犯 四五行動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10月10日

結束一黨專制 全國實行普選

1949年10月1日,中共黨魁毛澤東以勝利者姿態,在北京天安門城樓宣佈成立中華人民公和國,「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壯哉斯言,多少仁人志士為此立國之本拋頭洒血,不過為着實現工農解放,權力歸於人民的理想! 然而,中共卻自食其言,於奪取政權後蛻變為騎在人民頭上的特權統治集團,不單沒有兌現其承諾,反而鎮壓所有反對其專制的異議者。1957年從反右運動開始,經歷四清運動、文化大革命。人民從中共官僚互相傾軋,以發動政治運動翦除異己的歷史中逐漸覺醒,1978年的北京之春運動,就是人民獨立動員,反對一黨專政的奠基石,儘管骨幹分子於1981年悉數被捕,但爭取民主,反對專制的抗爭卻屢敗屢戰,愈戰愈勇,終於在1989年爆發了震撼一黨專制的愛國民主運動,卻遭中共派遣軍隊血腥鎮壓。當年6月4日凌晨,阻擋戒嚴軍隊的群眾死傷枕藉,是為六四國殤。 由1989年至今,中共儘管血腥稍歇,鎮壓卻反而更為全面,因行使憲法賦予各種自由的政治犯,數不勝數。犖犖大者,就有因起草《零八憲章》而被判文字獄11年的劉曉波,以及延綿不絕的維權人士。去年7月9日,中共竟在全國抓捕支援維權群眾的律師,數以百計,習近平所謂依憲治國,依法治國,成為世紀大謊言。最近廣東烏坎村村民抗議土地為貪官侵吞變賣,受到殘酷鎮壓,亦充份反映一日不實行民主普選,所謂嚴打貪腐,只會淪為統治集團派系鬥爭工具而己。一黨專政肆虐,六四國殤仍在,何來國慶? 身為港人,對此更是身同感受,中共收回香港主權已逾19年,但所謂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承諾,早已成為泡影。2014年8月31日,人大常委通過決議,令特首選舉淪為推選委員會操縱的假普選,亦由此激起延綿79日,標榜「我要真普選」的雨傘運動。雖最終受鎮壓而未竟全功,但卻彰顯港人要求自主自決,踐行普選的決心!際此一眾權貴慶祝所謂國慶之時,我們在此申明,六四未平反,祇有國殤,人民未當家,沒有國慶。 我們要求: (一)結束一黨專政,還政權於人民 (二)徹查六四屠殺,追究元兇禍首 (三)釋放所有政治犯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屠夫政權遺臭萬年 全國實行普選、人民當家作主 社會民主連線 四五行動 2016年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