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雖無名、頂天立地 毋忘六四、誓反送中 長毛 梁國雄
【悼念李旺陽「被自殺」七周年,行動聲明】
你有保皇黨,我有香港人!六月盛夏,大家加油!

我雖無名、頂天立地 毋忘六四、誓反送中 長毛 梁國雄

匆匆執筆之際,腦際浮現2000年在獄的一幕。該年5月下旬,我因「藐視立法會」罪成,被判入獄兩周。所謂藐視也者,是在特首董建華宣讀施政報告時,與同志們在旁聽席高聲吶喊及展示橫額,抗議當局「救市不救人,官商勾結……」。當時在單獨囚禁的牢房裏,祇能憑詩寄意,經探監人抄傳出外,並在六四悼念集會中由人代誦,聊表一番心意。

抵抗專權 殊途同歸

今日清算雨傘抗爭的審判大張旗鼓,政治犯已非形單隻影。「六四」30周年來臨,新近入獄的「佔中」諸子,此刻手中無燭,身繫囹圄,哀思難表,豈無憾焉?令我輩掛念獄中諸君之外,更痛感「六四」死難者沉寃未雪之悲愴,及其家屬歷年因鳴寃而受盡折磨…..。更遑論李旺陽、劉曉波為此捐軀,秦永敏、黃琦鐵窗罹疾,危在旦夕。

一黨專政,暗無天日,港人在雨傘運動及其後所受之壓逼,不過是中共淫威伸展,君臨香港使然。現時「送中惡法」躍躍欲試,與2003年強立《基本法》第23條何異﹖所不同者,祇是今次更形猖狂,連諮詢亦形同虛設,而賣港求榮的林鄭政府,奴才臉面愈加無恥,發號施令的中共權貴,頤指氣使更堪!以為港人可以獨善其身,又或主張與大陸切割自保,甚至拒絕紀念「六四」屠殺,漠視大陸民主運動的胡思亂想,至此已被事實無情粉碎!香港市民爭取普選,民主自治的抗爭,與大陸民眾反抗中共專政的民主運動,畢竟殊途同歸,命運與共!

國家資本主義是中共特色的「社會主義」

1989年學生運動蠭起,迅即席捲全國各大城市,演變為搖撼中共專政的愛國民主運動,原因在於群眾痛恨官僚治國,貪污腐敗使然。經濟的極度不公,正是民主運動勢如破竹的根本原因。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任何獨裁政權都不過是維護一小撮特權階級的工具。香港過去20年中共阻撓港人爭取普選,愈益明目張膽,除了恐怕港人高度自治成為典範,引致大陸民眾效尤之外,更為關鍵的原因,乃是維護其在港的特權,爭取最大利潤。

在六四血腥未乾,中共仍然十分孤立之際,劊子手鄧小平決定實行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為一黨專政求一碗續命湯,所謂不論「姓資姓社」,不過是為實行國家資本主義鳴鑼開道,將中國民眾的血汗累積,變成官僚資本階級的囊中物。中共高層的家族,自然由此而攫取民脂民膏,搖身一變而成為營企、國企的主人,主宰經濟命脉,化公為私,今日權傾一時的太子黨,其發跡、暴富以致全面繼承父業,實由於此,亦因而更痛恨民眾異議。習近平上台之後,鎮壓異己見心狠手辣,旁若無人,維穩費高逾軍費,乃是因為一黨專政及國家資本主義上下交征,貪腐愈反愈烈,民間維權運動禁之不輟使然。

其實,上述情況於香港又何獨不然﹖中共在2003年加入世貿之後,貿易壁壘應聲而破,中共先前對香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謀略,已因應資本大量輸港牟利而改變。對香港的控制,亦隨之日益嚴密。猶其於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中共因尚未有大量參與國際金融投機而未受重創,更得益於美國施行量化寛鬆,可大印人民幣挹注,利用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兌換港幣,傾巢而出,牟取暴利。

紅色資本滲透香港

一晃10年,今日中共以不同形式,進軍本港金融、地產,保險,以致各行各業,藉機炒賣所得之利潤,已是天文數字,不可勝數,藉著特區政府拆牆鬆綁之特殊厚待,在市場上爭奪,更是無往而不利,已後來居上,逐漸取代本港的財團霸權,成為國家資本主義在港代理人,予取予携,得心應手!亦因此,對政權的操控亦由於財大氣粗而日益放肆。

2012年欽點梁振英代替唐英年,不過是牛刀小試,向本地資本家施下馬威,一俟黨員狼英執政,控制香港各項政策更是如臂使指,無所不為﹗習近平提倡之三權合作論,亦因而成為政治指南,所謂高度自治亦日益衰頹!人大常委釋法斷然否決實行普選,以致鎮壓雨傘運動,乃是中共為保其特權私利使然,而受惠於其經濟擴張的保皇黨,擦鞋恬不知恥,又豈非屁股指揮腦袋,利慾薰心?現時主動獻謀劃策,為林鄭「送中惡法」圓謊跑龍套,又豈是偶然?

特區政府俯首聽命於主子,自必與紅色資本煎熬的民眾為敵,一任樓價、地價狂颷,供食利者竭澤而漁,置升斗市民水深火熱而不顧。社會保障日益萎縮,醫療、教育、公屋求過於供,勞工權利故步不前,而勞民傷財,失誤頻仍,超支屢屢,耗費數以千億的大白象工程,卻如家常便飯,令大陸財團腰包腫脹,獲利不輟﹗東大嶼萬億造島,不過是林鄭圖窮匕現,急於獻媚。而強訂「送中條例」,則是助紂為虐,以港人安危為「投命狀」而己!

一旦林鄭得逞,則虎狼遍地,橫征暴歛,必將變本加厲,今日抗爭,乃是危急存亡之關鍵一役。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我雖無名,頂天立地!」卅年前天安門一幅標語如是說,香港人加油,六月九日逼爆香港,不撤惡法,誓不罷休!

《縱令我手無燭光》

有人叫我忘記

但人血不是胭脂

用它寫的歷史

怎抹掉也會記起

十一年前開的飯桌

六四過後不團圓

密密麻麻的名字

百家姓氏民主碑

萬點燭光屠夫忌

有人叫我匍匐

但心臟不僅是器官

拿它載的是熱血

要冷凍就做奴僕

救市不救人可恥

喊出來就是個禍

偷偷摸摸的選舉

明明白白把民害

縱令我手無燭光

難禁眾心悼國哀

2000531曰於荔枝角監獄

長毛

RELATED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