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抗命》第十八期

廿三條及國教重臨?圖文詳解《國歌法》四大問題

去年內地《國歌法》在香港社會的爭議聲中通過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後,早前政制事務局終於公布本地立法的條例草案,雖然局長聶德權多次表示市民無需過度擔心《國歌法》,但縱觀整份條例草案及政府的回應,均無法解答及釋除公眾各種對立法的擔憂及疑慮。對於各種質疑,筆者將會以圖文方式整理出《國歌法》本地立法及條文本身的四大問題。

吃人政權動刀叉!市民俯首作菜餚?

三權合作 已取其二 中共君臨香港已無懸念,由689梁振英開始,香港特首變成中共打手,禠奪立法會候選人甚至當選議員的資格,林鄭上任改弦更張! 中共欽點的特首照主子旨意行事,行政部門跪低;在司法制度上,隨著各項挑戰政府禠奪議員資格的官司連續敗訴,終審法院承認人大常委釋法對香港法院有約束力。相比1999年,時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還能慨言,香港法院具有司法管轄權去審查全國人大或人大常委的立法行為是否符合《基本法》,以及當發現有牴觸時,香港法院可宣布此等行為無效的勇氣也沒有。換言之,現在只要人大常委一開腔,香港法院也無可奈何。近期中共更搬出《憲法》大棒子,開宗明義《憲法》大於《基本法》,「一國」大於「兩制」,人大常委手握全國最高權力,一言九鼎,香港司法界誰與爭鋒?

高球場建屋民意所歸 豈容私人遊樂場霸佔土地

林鄭政府聲稱要就土地供應問題推動社會各界進行「大辯論」,希望在不同的土地供應方案中「取得共識」。但由梁振英政府到林鄭政府,都毫無意欲以發展粉嶺高爾夫球場去替代釀成群眾激烈衝擊立法會的「新界東北發展計劃」。

富人共享 窮人落空

今年的財政預算案終於出爐,去年政府實際盈餘乃回歸後最多,高達1380億元,財政儲備亦已衝破1.1萬億元的關口。面對著如此巨額的盈餘及儲備,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拒絕回應民間直接派錢,還富於民的聲音,僅於財算案中揚言會將去年度盈餘接近四成撥出來,以約五百億元作「共享成果」。將經濟成果與民共享聽似合理,但陳茂波所謂的「共享」實際上又是否真的人人得到,還是只是某類人享有?

林鄭理財新哲學: 阿爺說了算、立法會企一邊 、港人冇得SAY!

由中共欽點,權貴小圈子抬轎的林鄭政府的所謂理財新哲學,說穿了是票債港人償。面對巨額盈餘,上任財爺曾俊華用不同名目的基金將之鎖起,然後告訴生活窘迫的港人要為未來打算;本屆財爺陳茂波拾了689梁振英的牙慧,主張「積極有為」,即「積極」地將錢花在不同的長期性承擔中,然後告訴我們1.1萬億的儲備,1,400億的盈餘不是很多,要針對性運用,問題是:針對些什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