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2

無懼惡法迫害 繼續公民抗命──就2011年3月6日反對財政預算案集會所引發政治檢控黃浩銘之陳情書

(今次我與陶君行選擇以認同控罪方式公民抗命,以下內容乃是今天在法官面前朗讀的陳情書,法官在聆聽我及陶君行的「求情」之後,認為我們認罪負責任,態度良好,恪守公民抗命的原則,同時認為當日的集會的確是和平非暴力,我倆只有呼籲群眾離開或提醒群眾需要冷靜面對,並無任何挑釁及煽動行為,加上該集會是已批准集會的餘波,認為案情並不嚴重,因此分別判我及陶君行罰款一千及二千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法官先生、各界傳媒朋友、在座各位: 我是社民連黃浩銘。因2011年3月6日參與反對財政預算案集會,被控「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及「協助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兩項罪名。今日我站在眾人面前承認這兩條控罪,並希望法官先生容許我佔用法庭些微時間陳情。 集會之源起 2011年初,財政預算案公布後民怨沸騰,社會反響熱烈。3月1日,我拿著一盒粟米斑塊飯到科學館門外向時任特首曾蔭權表達對財政預算案的不滿,其後特首聲稱被示威者撞傷入院檢查。隨後在3月6日遊行當日更有萬人上街表達不滿,當晚數百名示威者爭取與政府當局對話,堅持不離開德輔道中,當晚警方拘捕一百一十三人,及後起訴四名示威者,亦即本案的四位被告。5月5日清晨,我在浸會大學通宵達旦撰寫論文的時候,有警員指我向特首示威時擾亂公眾秩序,通知我晚上八時要到尖沙咀警署自首。5月6日我在法庭上否認控罪。9月2日上午獲判無罪,下午則再被檢控新的罪名,就是今次這案件的兩條控罪。 首先,我必須表達,無論是3月1日控告我擾亂公眾秩序,還是今次的參與及協助組織未經批准集結,我以及我社民連的示威同伴均嚴謹恪守和平非暴力的底線,沒有暴力傷人或損壞財物。案情亦提到我多次提醒同伴冷靜及小心,充分證明上述這一點。 其次,當日我參與社民連發起的遊行,當日我們遊行隊伍首先抵達政府總部,要求政府與我等對話。在我等分隊到達皇后大道中前,該道路已被另一團體佔用,已無法行駛車輛。直至該團體領袖宣布結束集會,我等分隊才到皇后大道中集會,相信局方已有足夠時間疏導交通,因此未有對社會秩序做成嚴重影響。 再者,入夜後有示威者認為應進一步向政府施壓,故約有數百名示威人士走到德輔道中馬路靜坐,令德輔道中交通停滯約二十分鐘左右,為此,我僅在此向當晚被阻礙的市民致歉。面對一個假民主的制度,一個小圈子選舉選出來的特首,一個不能急市民所急,只懂派錢消災解難的政府,一個地產金融霸權當道而無所作為的政府,當此一刻,其實我等示威者就如內地汕頭市海門鎮的百姓般無力地反抗,在強權的管治下被逼發出最後的吼聲,我希望得到市民的諒解。 是的,法官先生,我不是暴徒,我不是兇猛的野狼。也許法官先生並不同意我的所作所為,不緊要,但我會為我的所作所為承擔一切責任,因此,面對公安惡法,我絕對會俯首謙卑接受刑罰。 論惡法起源 說起《公安條例》,相信法官先生定必清楚,此乃港英殖民政府為平息一九六七年左派暴亂而制訂的法例,用以對付策劃暗殺行動,手握手榴彈的左派,即今天部份的為政者及社會賢達,如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和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或得到大紫荊勳章的工會領袖楊光。中共當道,雞犬升天。今天我等被昔日犯罪的現今當權派政治檢控,實在深感榮幸。 八十年代港英政府擋不住市民和平上街自由表達的訴求,放寬條例,及至九五年更因部份條例抵觸《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而廢除,由發牌制度改為通知制度。九七回歸,中共治下的臨時立法會還原惡法,將通知制度修訂為「不反對通知書」制度,以後市民大眾必須得到警務處處長的批准才可遊行。毫無疑問,我認為此例已經過時,並不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標準,及有違憲之嫌。 論公民抗命 法官先生,我認同我觸犯了公安惡法,可能罪大惡極,罪無可恕。但一位哲人奧古斯丁曾說過:「一個不公不義的法律不應該是法律。對於不公不義的法律進行抵制不僅是你的權利,同時也是你的責任。(An unjust law is no law at all. It is not just your right to stand up to […]

替補機制違憲 公民抗命有理—就2011年9月1日替補機制論壇假諮詢會示威者遭政治檢控及判囚聲明

本會主席梁國雄及其餘四位參與去年九月一日替補機制論壇假諮詢會的示威者黃洋達、容偉棠、鄧建華、陳倩瑩,分別在今日被判兩個月至三星期的刑期。各被告將於兩星期內提出上訴。本會就此聲明: 1. 在當日的示威上,示威者包括梁國雄在內,在觀感上確是令公眾不安,行動也令部份財物受損。梁國雄在法庭上已表示願意承擔責任,並會賠償有關的損失,也對感到不安的公眾表示歉意。 2. 儘管梁國雄及其他示威者在當日的示威令公眾不安,但本會需要再一次強調事件的背景。當日是替補機制諮詢會,在去年五月,政府打算以不作諮詢的形式強推替補機制,封殺「五區公投」、剝奪市民參與補選的權利。大律師公會前後三次發表聲明,表示政府的方案違憲,又有數萬市民上街表達不滿。政府對此依然不聞不問,只增辦包括九月一日在內的假諮詢會,有支持政府建議的團體甚至一早預訂大部份位置,操控諮詢會的「民意」,持反對意見的市民無法入場。在這樣背景下,才出現九月一日示威者情緒爆發,衝入會場抗議一事。 3. 所有的示威行動均不應被獨立看待,而需要考慮到相稱性。衝入會場抗議的表達意見形式,容或在大部份情況下均為不當,然而在替補機制一事上,政府先是打算黑箱通過,繼而漠視民意強推條例。市民的意見早已向政府清楚表達,甚至上街表態,政府也不為所動。九月一日政府所辦的諮詢會,明刀明槍是假諮詢。安坐會場,等候中籤發言的表達意見模式,在這件事上已被證明不能奏效。惟有在會場抗議,令諮詢會中斷,才能表達對於替補機制一事的抗議。 4. 本會需提醒公眾,政府近年不斷重手檢控示威者,去年因遊行集會被捕的人數,是六七暴動以來最多,公安惡法亦被多番利用作政治檢控。再觀乎警方在去年李克強訪港大、黑影論,以及上星期在港台特首候選人論壇上限制記者採訪,本港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及集會自由已經受嚴重威脅。在不民主的政制下,這些自由是香港社會僅存的表達意見及監察政府的渠道,港人必須警惕。 社會民主連線 2012年3月20日

惡法認為我有罪 歷史將判我無罪——就2011年3月6日反對財政預算案集會所引發政治檢控陶君行之認罪陳詞

惡法認為我有罪 歷史將判我無罪 就2011年3月6日反對財政預算案集會所引發政治檢控 陶君行之認罪陳詞 本人陶君行因2011年3月6日參與反對財政預算案集會,被政府控以「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及「協助組織未經批准的集結」兩項罪名。 「未經批准集結」一罪是港英殖民政府為打壓示威者而訂立的惡法,本已經在1995年經立法局廢除。但由中共政府欽點的臨時立法會卻還原惡法。十多年後的今日,特區政府仍舊由小圈子選舉產生、並與財團商賈千絲萬縷,市民只有走上街頭抗爭一途。當權者亦在今年,利用這條惡法不斷控告包括本人在內的示威者。公民抗命的理念,令人想起印度的聖雄甘地,甘地面對惡法指控,總是認罪。陶君行未敢與甘地比肩,然而本人明白到——假如這條違反《人權法》、違反《國際人權公約》的惡法認為我有罪,這其實是本人的光榮。 法官大人閣下,懇請容許本人借用法庭少許時間,說明本人為何參與是次集會,以及本人認罪的理據。 (一)和平示威 公民權利 2011年3月6日下午2時,本人由修頓球場出發,參與社會民主連線發起之遊行,要求財政司司長修訂2011/12年度之預算案。及至當天黃昏,本人跟隨遊行大隊,抵達中環,然而政府對此數萬人參與之遊行,完全不予理會。本人與數百位參與是次行動之巿民,決定續於中區集會,要求政府與我等對話,回應巿民訴求。其後,經過討論,我等決定移步往德輔道中馬路,繼續集會。過程中,本人亦曾建議參與者和平散去,惟大家認為,須繼續抗爭,爭取政府與我等對話。由始至終,數百名示威巿民均是和平示威,對現場警員絕無失當或暴力的行為。同時,我等雖然堵塞德輔道中,但因當時為週日晚上,故此並沒有對社會秩序帶來任何影響。 本人認為,當天之和平示威實為行使我等集會示威之權利,《基本法》第27條說明「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保障我等香港巿民享有是項權利。 (二)公安惡法 侵犯人權 本人承認,本人觸犯法庭檢控本人之兩項罪名。然而,本人必須指出,《公安條例》為惡名昭著之政治檢控工具,侵犯政治異見者之基本人權,必須盡快廢除。 查《公安條例》源於六七事件之後,當時殖民政府制訂《公安條例》,以期監控巿民集會。1995年,《公安條例》部份條文被裁定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牴觸而予以廢除。惟回歸後,在清一色建制派的臨時立法會的護航下,《公安條例》又被還原。 巿民集會及遊行權利,體現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的基石。2002年2月,梁國雄及兩位前學聯成員到金鐘警察總部示威,數月後被警方拘捕,並以「非法集結」罪名起訴。最終罪名成立且上訴不果。可是,過程中裁判官質疑,控罪本身帶政治性質;終審法院甚至清楚地重申,香港市民有集會和遊行的自由,現行《公安條例》部分條文違憲,警方預先反對或限制遊行集會的酌情權應該收窄。 由此可見,本人雖觸犯該兩項法例,然而《公安條例》實有違憲之嫌,律政司司長及保安局必須盡快檢討,及主動向立法會提出修訂建議。 (三)不義財算 漠視基層 除了《公安條例》以外,本人希望能詳細述及2011年3月6日的反財政預算集會的背景與訴求。2011年2月,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公布了令全港巿民震怒的預算案初稿,當中提議為每位巿民的強積金戶口注資六千元,名副其實向金融界利益輸送。2011年3月2日,曾俊華見民情洶湧,改為派發現金六千。一時間,政府好像回應了巿民的情緒。然而,財政預算案其實涉及三千多億的公帑運用,本人認為,即使派錢能解巿民燃眉之急,但預算案中的理財哲學仍存在極大問題,實反映了政府的施政失誤,故此,本人於2011年3月6 日的反財政預算案集會中,提出了「派錢更要改革」的訴求。 本人認為,當今香港貧富懸殊,地產霸權肆虐,租金高企,通貨膨脹嚴重,政府有責任馬上處理,紓緩結構性貧窮的問題。因此,本人提出四項訴求︰第一,大量增建公屋,縮短基層巿民捱貴租的輪候時間;第二,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廢除強積金,長線解決長者貧窮問題;第三,回購公用事業,令民生事業不致淪為大企業之斂財工具;第四,根本改革稅制,開徵累進利得稅,要求富人及大企業承擔更多社會責任。 本人認為,此四項訴求,乃實踐財富再分配之重要理念,亦為香港基層巿民日夕所期盼;是故2011年3月6日之集會,我等示威者既有民意所本,復有公義所據。諷刺的是,一年過後,特區政府並無寸進,預算案仍舊不公不義,這四項訴求仍是適切至極。 (四)沒有抗爭 哪有改變 過去,凡公民抗命,被告往往都以「否認控罪」於法庭作出抗辯,但今次本人選擇以「承認控罪」作出回應。此舉並不是認同《公安條例》「非法集結」惡法存在之合理性,而是面對惡法,坦然接受,無畏無懼,承擔罪責。可以說,本人認罪,是為了突顯建制打壓反對聲音與異見者的荒謬,反映當權者肆意剝奪巿民集會及遊行的權利。 坦白而言,如果我對現政府充滿信心,我會靜候當權者改弦更張,修訂法例,還巿民集會遊行的權利;如果我對香港司法制度有一絲期望,我會考慮於法庭上否認控罪,抗辯到底。可是,今日本人的選擇,已經是對政府及司法制度投下的不信任票。 本人相信,在艱困中成長的人,有最美好的理想。過去,本人曾於1992年昔日的新華社、今日的中聯辦門外示威,被法庭以「非法集會」定罪,判罰160小時的社會服務令;本人曾於2002年因「協助及組織非法集結」,被罰款500元;本人更曾於2007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喬曉陽訪港否決2012雙普選時,火燒輪胎,被法庭以「襲警」定罪,判罰100小時社會服務令。 對於以上的檢控及定罪,本人從來無所畏懼,願意勇敢面對,因為改變不會自動到來,而是要透過持續不斷的抗爭來達致。具體來說,「面對惡法,挑戰惡法,承擔罪責,突顯不義」。正如馬丁路德金所言︰「Change does not roll in on the wheels of inevitability, but comes through continuous struggle. And so we must straighten our backs and work for our freedom. A man can’t ride you […]

如何解決雙非嬰孩問題立場書——取消雙非孕婦產床配額 加強邊境把關工作

近日就雙非嬰孩問題,有人建議釋法,有人建議修法,眾說紛紜。社會民主連線明白,自由行實施以來產生種種中港矛盾、特區政府施政混亂以及中央插手管治香港,香港人除了憤怒便是感到無助的感覺。然而,正正因為這個艱難的時刻,香港人需團結一致,堅守我們的信念,冷靜尋求解決的辦法。社會民主連線作出五項提議,要求政府立即實行︰ (一)取消所有公立及私立醫院雙非配額 2011年,在公立醫院出生的嬰孩,有31,669名為本地孕婦,10,125名為內地孕婦,當中8,672名已預約床位,由急症室入院則為1,453名。據醫管局估計,在2012年共有約31,000名內地孕婦在私家醫院產子。社會民主連線認為,只要全面停止接受內地孕婦預約,按2011年數字,便會減少超過四萬名內地孕婦的嬰孩在本港出生,立時解決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 其實,醫療資源不足的問題源自政府,政府在2000年初因醫管局面對削資壓力,大幅削減產科資源。2009年,曾蔭權政府又提出包括了醫療產業化的「六大產業」。將本地出生嬰孩的居留權商品化,送予私家醫院牟利。另一方面,政府卻沒有同時增加醫療資源,結果醫護人手不足,公立醫院的護士及醫生承受過大壓力,令人手流失至私家醫院。政府應立即增加醫護人員培訓,因應公立醫院產床短絀,有需要時政府可以合理價錢,向私家醫院購買產科床位,確保本地孕婦及中港家庭內地孕婦的基本醫療福利。 (二)保障中港家庭內地孕婦 中港家庭內地孕婦應享有本地孕婦同等權利。中港婚姻日趨普遍,然而在目前政策下,準來港孕婦竟與「雙非」孕婦同一待遇,同屬「非本地孕婦」,須繳付三萬九千元的分娩費用。同為中港家庭,假如妻子為香港人,丈夫為內地人,妻子卻可以以本地孕婦的身份使用公立醫院。社民連認為醫管局必須改革這項歧視性及荒謬的政策。 (三)加強邊境管制,堵截衝關問題 社民連認為,現時中港口岸眾多,入境事務處須增加人手及資源加強把關工作。港府亦應要求中國政府取締中介公司,並拒絕向接近預產期之產婦發雙程證。 (四)改革醫管局,制訂人口政策 目前公立醫療資源只佔國民生產總值不足百分之三,政府必須大幅增撥資源,全盤改革醫管局,杜絕肥上瘦下及資源錯配。 另一方面,香港並無公眾參與製訂人口政策,在相關政策上四分五裂,互相矛盾。開放專才計劃及投資移民,居港滿七年的內地人申請身份證,本已超過每日一百五十個單程證的控制外來人口的政策設計;發展醫療產業,令內地孕婦湧港,人數遠超政府預期 ;環珠灣區規劃、新界東北新巿鎮開發、廣深港高鐵、港珠澳大橋,基建以至自駕遊,卻又以「珠三角大融合」人口導向作為潛議程。社會民主連線要求,政府盡快公開數據,邀請民間參與,共同訂定民主的人口政策。 (五)反對一切歧視 於討論雙非議題之際,其他中港議題湧現,社會分化,民粹情緒瀰漫,甚至出現了「蝗蟲論」的說法。面對此情此景,社民連希望指出,香港人面對生活壓力的焦慮可以理解,然而絕對不宜與內地人互相歧視。 社會民主連線 2012年3月16日

加價快人一步,服務永冇做好——強烈反對港鐵加價,要求政府回購港鐵

去年,港鐵在盈利逾120億的情況下,強行加價2.2%,引起極大民憤。一年過去,再次山雨欲來︰今天港鐵公布2011-2012年度業績,消息人士及投資分析員已指出,去年零售租金增長、旅客數量亦高,港鐵今年的純利預期必有增長,而且隨時可能再次宣布加價。 如果今年港鐵再次加價,連同去年及2010年夏天2.05%的加幅;港鐵已是連續第三年加價。「可加可減」機制,徹底淪為「有加冇減」機制,基層巿民只能任人魚肉。查港鐵利用鐵路沿線發展上蓋物業的優勢,已於地產業務中佔盡上風,成為新一代的地產霸權。而另一邊廂,港鐵的意外卻仍舊頻繁之極,服務毫無改善。可謂加價快人一步,服務永冇做好!而且利用公用事業的專利優勢斂財,實可恥至極! 社會民主連線強烈要求港鐵是年必須凍結、甚至調低票價,回應民生訴求,履行社會責任。香港政府作為港鐵之最大股東,必須盡快研究改革票價機制及回購可能,控制這頭利用鐵路專營權來賺到盡的大怪獸,保障基層巿民之日常生計。 社會民主連線 2012年3月8日

國際婦女節︰特首食飽魚 女人食粉絲——增加公共資源、改善婦女處境、反對一切歧視

國際婦女節發軔於1908年美國紐約女工上街請願,爭取八小時工作制、增加工資及平等投票權;在1911年,正式確定三月八日為國際婦女爭取婦權的大日子。但是,百年後的香港,特區政府雖然口頭上支持「性別平等」,實際上我們連上述的基本權利仍未得到落實,婦女平等參政權受小圈選舉剝奪,婦女貧窮日益嚴重。 小圈特權  剝奪婦女投票權 近期連串特首及特首候選人的醜聞,顯示出小圈選舉你虞我詐,特權政治錢權交易,醜態百出。特區政府的政制設計偏幫財團商賈,立法會一半議席為功能組別議員產生,只代表了約22萬的個人及團體選民。選舉特首的選舉委員會,1,200個選委亦是由功能界別產生。 這種以職業及政治組別劃分的功能界別,是公然漠視婦女無償家務勞動的貢獻﹗政府帶頭歧視婦女﹗我們反對造成大部分婦女及基層人士只有一票,而特權人士有兩張或以上選票的不公平制度﹗ 高官漠視婦女貧窮 今年財爺的財政預算案演辭,一句也沒有提及婦女或與婦女有關的政策。高官當女人隱形非始於今天,2005年成立扶貧委員會時,已拒絕研究婦女貧窮問題,完全漠視婦女由於傳統性別定型思想、社會配套設施和福利不足等因素影響,在貧富懸殊加劇,生活質素惡化的現況下,承受極大的經濟、社會及身心壓力。 低薪零散工,職業無保障 不少要照顧家庭及子女的基層婦女被迫要做兼職或零散工。這些工作不單缺乏保障,如果工時少於每週18小時,連基本的勞工福利也失去。在15.9萬的兼職工人中,女性佔了64%。 婦女勞工仍然是貧窮勞工 近年女性勞動參與率雖然有增加,但是勞動市場內的性別偏見未有改善,女性勞工佔一半的行業,不單工資中位數較其他行業低,男女工資亦高低大不同(見表)。另一方面,雖然去年實行了最低工資,但是,女性勞工仍是佔24萬月入6千元以下工人的65%。如果包括外藉家庭傭工,女性佔貧窮勞工的比例更上升至83%。 特首財團有共識  女人退休無飯食 基層婦女為照顧家庭子女,往往跌入了社會的最低層,靠綜援生活的女性超過24.8萬人,較男性多出近一成;單親綜援個案中,女性達5.5萬,佔62%;老年綜援個案中,女性佔6成,達10萬人;再加上65萬家庭主婦及低薪基層勞工,晚年生活堪虞﹗特首卻推說社會沒有共識,拒絕設立全民退休保障﹗   政府製造歧視 為掩飾政府資源傾斜向財團商家,政府就會製造代罪者以轉移視線。過去是新移民、港人內地子女、外傭、近期則是內地孕婦。基本上是製造對「外來者」是非我族類的負面情緒和恐懼,以掩蓋社會資源分配不公的現實。目前由公營醫療資源不足引起的中港婦女的矛盾,其實是政府一手造成。香港公營醫療資源只佔國民生產總值不足百分之三,比其他經濟發展水平相近的國家為低。在2000年初因醫管局面對削資壓力,大幅削減產科資源。 2009年,曾蔭權政府又提出包括了醫療產業化的「六大產業」。將本地出生嬰孩的居留權商品化,送予私家醫院牟利。另一方面,政府卻沒有同時增加醫療資源,結果醫護人手不足,公立醫院的護士及醫生承受過大壓力,令人手流失至私家醫院。政府一直坐視內地孕婦增加,既不公開討論人口政策,也不採取任何配套措施,以至令問題惡化,讓中港婦女因爭奪床位資源產生矛盾甚至歧視, 社會的歧視和排斥,源於政治權力被剝奪,公共資源分配不均,社會政策扶助不力,令弱勢社群長期在社會上處於不利地位,令無權者為爭奪稀少的資源而互相指責排斥,令偏見和歧視持續,因此,我們反對一切形式的歧視,我們要求: 1.反對特權小圈政治,婦女要立刻普選,廢除歧視主婦的功能組別。 2.立即實行全民退休保障、家庭勞動有貢獻,主婦晚年要保障。 3.增加社會福利、托兒服務,減輕女性作為照顧者的負擔。 4.改善勞工法例,提高法定最低工資金額至35元,設立標準高時及兼職法,保障兼職工人;外籍家庭傭工應納入法定最低工資。 5.反對貧富懸殊、政府要正視婦女貧窮! 6.增加社會福利服務及活躍社區經濟、增加基層女性就業機會。 7.增加公共醫療資源及醫護人手。停止內地孕婦配額制度,保障港人及港人內地配偶享用公營醫療設施的優先權利。 社會民主連線 2012年3月8日

豪裝平租明益特首 利益輸送千絲萬縷

  特首曾蔭權接收多方好處,貪婪瀆職,令全港市民憤怒。一石牽起千重浪,其中全國政協委員兼數碼廣播大股東黃楚標將位於深圳東海花園的樓王單位,以優惠價租予曾蔭權,更斥資數百萬代為豪華裝修,最為離譜。 租金連裝修 百萬贈特首   黃楚標指以每年八十萬元租金將該閣樓單位租予曾蔭權。單位面積三千多呎,為閣樓單位,景色一流,巿場估值至少約二千五百萬,以回報率每年六厘計,租金至少要一百五十萬才合理。報章引述本港業界指出,在本港一千平方呎房間未連電費也要七萬港元月租,曾蔭權確實執到「筍盤」。   同時,「深圳禮賓府」豪得誇張,裝修奢華程度令人咋舌,可飽覽深圳景色,而按摩浴缸採用豪華高級貨。天台玻璃屋用料包括中空設計隔音玻璃及鋼支架,所需費用約八、九十萬元,加上電動簾幕連摩打,總額約為一百萬元。而主人房豪華按摩浴缸亦相當奢華,售價估計近二十萬。由此可見,在租金和裝修費上,曾蔭權至少收受到價值數百萬的利益。   必須徹查 以正歪風   而這位有「深圳李嘉誠」之稱的黃楚標,正是香港數碼電台之一「香港數碼廣播」大股東。曾蔭權與行政會議,不但直接負責牌照審批的工作,而且,剛過去的一月,他們更運用酌情權「特批」該台任命前教育統籌局長李國章為主席及董事。(由於李國章胞兄李國寶是電盈董事,根據《電訊條例》,李國章理應不能控制香港數碼廣播。)這不免令人懷疑究竟曾、黃二人是否涉及利益輸送,甚至貪污賄賂。   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梁展文與新世界的種種「因緣」,相信大家仍記憶猶新︰富豪與官僚蛇鼠一窩之說,巿民早已聽聞。而此案證據確鑿,嫌疑極大,必須徹查,以正歪風。社民連認為,廉政公署必須調查黃楚標與政府之間的利益關係,向巿民公開交代,還香港市民一個公道,遏止官商勾結的貪腐之風。   社會民主連線 2012年3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