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6

主權在民 自決有理 言論自由 不容剝奪

昨日國務院港澳辦副主任王志民高調宣稱,香港民族黨的成立是「嚴重違法,絕不可能」。特區政府更發表新聞稿,警告港獨言行違反《基本法》,將會「依法處理。本會認為上述言論邏輯混亂,提出港獨政見實屬言論自由,並無違反任何《基本法》條文。動輒恐嚇以言入罪,才是真正破壞《基本法》。事件反映中共政權色厲內荏,為了打壓異議不惜肆意扭曲《基本法》。本會必將誓死捍衛言論自由,捍衛港人自決的民主權利。  自由社會,容許異見 日前香港民族黨成立,宣稱推動香港獨立建國。我們毋須同意其主張,但堅決維護其言論自由。言論自由是開放社會的基石,美國總統甘迺迪曾言:「自由是不可分割的。只要一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特區政府打壓港獨言論,其實早有前科。去年區議會選舉,政府便曾以「違反基本法」為由,拒絕候選人「中出羊子」的選舉郵遞。上月剛過去的新界東立法會補選,政府同樣以此為由,拒絕候選人梁天琦的選舉郵遞。不少民主國家同樣存在地方獨立呼聲,卻可自由辯論甚至呈交議會表決。中共政權及特區政府如此做法,是否想証明香港已非自由社會,間接鼓勵港人另尋他路? 破壞憲法,賊喊捉賊 憲法的目的在於限制政府權力,保障人民權利。故此,普通人可以犯法,但只有政府行為才能「違反憲法」。其實,主權移交十九年來,《基本法》早已被破壞得體無完膚。幾次人大釋法,架空香港的司法獨立。2014年國務院頒佈的《一國兩制白皮書》,強調中共對港擁有「全面管治權」,進一步矮化特區政府的「高度自治」。其後的人大8.31決定,更在毫無法理依據下,為香港普選訂立種種門檻。今次政權嚴詞警告港獨主張,高調恐嚇要「依法處理」,不只是小題大做,更是扭曲法治,置言論自由於不顧,變相直接破壞《基本法》。如此做法,豈不是賊喊捉賊? 主權在民,自決有理 國家的權力來自人民,不是來自高高在上的政府機關。充份的民主權利,必然包括自決權。無論是追求普選還是自決,都是民主精神的體現。獨立作為一種自決選項,必須容許公開討論和爭辯。八十年代的前途談判,港人無權置喙。九十年代的《基本法》起來,也欠缺港人民主授權。主權移交以來,《基本法》承諾的普選遲遲未能實現,甚至遭人大831決定無限期懸擱。近年部份港人萌生異志,主張推動香港獨立,正是一國兩制失敗的結果。中共政權及特區政府,與其妄想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民,不如認真解決人民提出的問題。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3月31日

政府助紂為虐 官商奢談勞動 落實全民退保 立法標準工時

  1886年5月1日,35萬美國工人上街示威發動罷工,爭取標準工時八小時。防暴隊武裝鎮壓,組織者被逮捕,控以「謀反罪」,甚至判處死刑。三年後,第二國際宣佈將5月1日定為國際勞動節,自此每年5月1日世界各地均會出現不同示威遊行爭取勞工權益。   130年前美國工人上街爭取標準工時,78年前美國正式立法規管工時。時至今天繁榮富庶的香港,商界依然以削弱競爭力為由,阻撓標準工時的立法。由梁振英委任的「標準工時委員會」經過數年所謂「研究」,實為拖延後,更竟提出以無牙老虎「合約工時」,取締標準工時。勞動節本為紀念工人團結抗爭而成立;梁振英如今拒絕兌現承諾,逃避立法規管工時的責任,對勞工的訴求充耳不聞,卻與一眾尸位素餐的高官商賈,鮮廉寡恥衣香鬢影「慶祝」勞動節,實在令人憤慨。   近日以林鄭月娥為首的「扶貧委員會」便提出,更改貧窮線的劃線準則,把公屋租金與市值租金差額,以及租金津貼等計算在收入之內,變相把30萬貧窮人口剔除出貧窮線。委員會不單無心推行全民退保,更無視窮人的苦況,意圖掩飾貧窮問題,推卸滅貧的責任。   回想雨傘運動期間梁振英曾表示,不能落實公民提名的原因,正是不能讓月入低於一萬四千元的基層市民有話語權,可見其與工人為敵之立場。一眾剝削勞工基層,與工人為敵的商家和統治者,豈有顏面為勞動節舉杯贈慶?偽善之極,令人齒冷!   社民連素以「捍衛勞工權益,保障基層生活」為重要綱領及鬥爭目標,我們有以下八大要求︰ 落實公民提名,讓勞苦大眾有機會選出真正站於基層立場的特首。 兌現選舉承諾,立法標準工時,訂定為每週40小時。 落實全民退休保障,讓勞苦大眾真正老有所養。 提高最低工資水平為每小時40元,並實施一年一檢。 恢復集體談判權,以承認工會的權利,並給予工人議價能力。 工作無分貴賤,政府不應帶頭歧視,馬上劃一17天有薪勞工假。 設立失業援助金,使工人的生活得到最基本的保障。 政府應帶頭取消外判制度,以防僱主把責任推卸給外判商,並減低中介公司剝削。   勞動創造一切,勞動者乃創造社會繁榮的主人翁。可恨政府多年一直偏袒權貴,制度傾斜,造就官商一體壓迫勞工。基層市民的生活日趨嚴峻,不單政治權利被剝奪,連基本生活受到保障的權利也欠缺,尊嚴受盡踐踏;勞苦大眾成了大財團賺取暴利的犧牲品。我們必義無反顧,站在勞工一方,挑戰高官權貴!謹此向廣大勞動人民致敬!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4月29日

康文署不是新華社 避諱成風香港告終

近日傳媒報導,本地劇團「‪‎糊塗戲班‬」的演出場刊,被康樂文化及事務署要求刪除團員介紹中「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的「國立」兩字。為了迴避出現這兩個字,康文署甚至建議改為「北藝大」,最後劇團只能無奈抽起簡介。事件猶如現代社會的避諱,為了奉迎中共政權,主動跟從新華社的「敏感字」規定。康文署此舉放棄政治中立,不僅嚴重妨礙台港兩地文化交流,更為香港行政機關引入中共的「敏感字」文化,本會要求康文署立即向公眾解釋及道歉。 事緣康樂文化及事務署要求刪去「國立」兩字,劇團成員多番爭取後,依然不能改變康文署的決定。後來該名劇團成員決定將自己的介紹文章抽起,改為展示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的「學位證書」以示抗議。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知悉後,更發表聲明表示遺憾。其實,康文署的政治審查絕非首次。網上有人指出,過往曾有同樣畢業於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的演出者,其在場刊上的介紹同樣被刪去「國立」二字。康文署轄下的香港電影資料館,更擅自更改台灣機構的名稱,將「國家電影中心」改為「台灣電影中心」。 我們認為,刊登學校全名的要求極為卑微,且是對藝術工作者以及台灣學術和文化的基本尊重。康文署的政治審查,不僅損害創作自由,妨礙台港文化交流,更將令香港成為國際笑話。特區政府拒絕承認台灣大學的名稱,每年赴台留學的數千港人,將置於何地?粵語俗謂「面係人哋俾,架係自己丟」,康文署一心媚共羞辱台灣當局,丟失的卻只是自己的文化素養! 月前網路盛傳官方媒體新華社對內部發布指示,禁用「中港台」或「兩岸三地」等將台灣與中國並列的詞語,「台灣法律」須被改為「台灣地區的有關規定」,「總統」則須被改為「地區領導人」。矇上眼睛,就以為看不見。這種掩耳盜鈴的政治避諱,只會突顯中共政權及香港特區政府的粗暴野蠻,恰恰証明了一國兩制的失敗,以及台灣人民獨立自主的必要性。這次事件也再次說明,小圈子政府的不民主性質,最終必將侵蝕所有貌似與政治無關的制度文化。本會強烈呼籲康文署及其他政府部門的官員,少做媚共,多做實事,切勿自甘墮落,對已走在懸崖邊的香港再推一把。我們謹此要求康文署︰ 一、清楚交代此項決定的具體理據; 二、向「糊塗戲班」及該名劇團成員道歉; 三、停止一切政治審查。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3月22日

議論權貴何罪之有?立即釋放賈葭及所有政治犯!

3月15日,曾任職香港媒體的內地人賈葭,在北京機場準備往香港期間失蹤。前此,他在機場曾致電其在北京的妻子,其後卻音訊全無。 賈葭「被失踪」估計是涉及3月4日晚,亦即全國人大及政協兩會召開前夕,中共黨媒《新疆無界》被發現轉刊一篇題為《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此信雖然立即被刪掉,但是立即引起中外震動。據悉,賈葭離京前已向友人表示自己可能會被扣查。因為他曾致電舊同事,也是現任《新疆無界》執行總裁歐陽洪亮,提醒他將信刪除。歐陽在接受網監部門調查時,表示是從賈葭處得知此事。賈葭本人當時身在美國,其內地親戚陸續受查。本人則1回國不久便「被失踪」。 上述公開信狠批習近平搞個人獨裁,以反貪腐為名,搞黨內鬥爭為實,將權力集中在自己及少數親信手中,政策倒行逆施,對外交、經濟及文化政策造成災難性後果,領導瞎指揮令老百姓財富化為烏有,大量國企、央企工人下崗,民營企業倒閉成風。而且,「一帶一路」戰略,胡亂把外匯儲備投入政治不穩地帶、未見回報。此外,更批評習近平在處理港澳台問題上,沒有遵從鄧小平「一國兩制」構想,進退失據,導致民進黨獲得台灣政權,香港獨立勢力抬頭。又特別指出近期以「非正常方式」把香港書商帶回內地,對「一國兩制」構成了直接傷害。最後,公開信認為習近平大搞個人崇拜,搞「一言黨」,實質是文革翻版,要求他辭去黨國領導人職務。 公民議政,公開要求政府首長辭職,只是行使憲法賦予的言論和思想自由,究竟《新疆無界》是遭黑客入侵還是內部人士寫公開信言志,也並非事件的關鍵,如果公民要被迫以黑客身份才有機會論政,這才是執政者的恥辱﹗在一個享有新聞自由的國家,這事不應惹出麻煩,賈葭言行,何罪之有﹖但是,在威權統治的中國,任何人都會動輒得咎,劉曉波以言獲罪判刑十一年在前,內地記者、律師大批「被失踪」在後。習近平上台後打擊面不斷擴大,公民權利空間嚴重收窄。連過去被中共容許在「鳥籠空間」行事的民間運動和快閃行動,例如女權運動、勞工運動和撐香港佔中的快閃行動都受壓制。更可怕的,是不單涉事者首當其衝,身陷囹圄,其家人朋友也一一被扣查監視;銅鑼灣五子事件更連生意合作夥伴也被牽連﹗ 中國憲法第三十五條保障人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和遊行示威等自由。中共卻將之肆意踐踏,「一黨專政」暗無天日,因言賈禍,罪及妻孥,乃是習近平上台後的專制「新常態」。習所謂「依法治國」,簡直是瀰天大謊,我們在此痛斥文字獄,並要求中共政府立即釋放賈葭及所有政治犯。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3月19日

撤回八三一 全國真普選 權力歸人民 釋放政治犯

今天本會藉人大會議閉幕,到中聯辦抗議,為政治犯請命,要求釋放銅鑼灣書店人士,撤回「八‧三一人大決定」,全國落實普選。 此刻正當習近平大談所謂「中國夢」,人大代表們於會議上行禮如儀,拍掌、舉手之際,一眾維權人士卻因行使憲法所賦予的表達、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及示威等自由而被迫害。而近年中共打壓異見人士越見嚴厲,肆無忌憚拘捕、軟禁,甚至綁架不同人士。 自從去年七月九日出現「抓捕律師潮」,截至今年三月上旬已有至少317名律師、律師人員,甚至其家屬被各種手法迫害。後來去年底爆出轟動國際的「銅鑼灣書店五子被失蹤事件」,其中李波更於香港境內被捉回內地,至今除李波以外,各人均被控「非法經營」,而李波則仍然下落不明。 一葉知秋,中共政府一黨獨大,公然踐踏人權,簡直罄竹難書。所謂中國夢,不過是一塊遮羞布,是習近平的獨裁夢,更是全中國人的惡夢! 其實,獨裁者種種對人民的迫害,正是要將普世價值、實現民主普選等意識消滅於萌芽。此所以,二零一零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遭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誣獄,至今已將近七年,而其妻劉霞竟因他獲奬而受軟禁,亦已五年有多。除此之外,人稱「廣州三君子」的唐荊陵、袁朝陽及王清營,發起「新公民運動」的許志永,葉曉錚等一眾因聲援雨傘運動而被定罪的人士,還有無數因抵抗暴政而被囚禁的義士,都是與劉曉波一樣,因言入罪。我們在此強烈讉責中共政府上述暴行,並強烈要求當局釋放所有政治犯,停止一切政治逼害! 身為港人,我們更不能忘卻二零一四年所謂「八‧三一人大決定」,落閘反對香港實現普選,激起港人發動前所未見的大規模抗命運動。雨傘運動雖未竟全功,卻足顯港人對爭取真普選的決心。「八‧三一決定」不但違反基本法的規定,更盡顯一日國內專制不去,香港難有普選。 一黨專政之下的人民代表大會,淪為權貴統治階級的橡皮圖章,與香港現時的小圈子選舉特首和立法會議席,其實異曲同工,都是一黨專政為維護一己特權,而加諸民眾的政治枷鎖。就此,我們要求當局釋放「銅鑼灣書店五子」,推翻「八‧三一人大決定」,使香港得以盡快落實普選,並廢除「四項基本原則」,結束一黨專政,釋放所有政治犯,還權力於人民,落實全國普選! 四五行動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3月16日

社民連就行政委員梁國雄發表言論的回應

關於本會行政委員梁國雄的言論,今天本會收到多次查詢。了解詳情後,我們知悉梁國雄意思並非如引述詩句原意,實乃用詞不當,引起誤會。 本會一向關注兩性平等的議題,絕不認同任何有辱女性及涉及歧視的言論,已要求梁國雄適時解釋完整意思,並提醒他小心用詞。然而,為釋除疑慮,行政委員會邀請紀律委員會作出調查,完成調查後向行政委員會作出建議,應否就事件作出紀律處分。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3月15日

強烈反對陳鑑林粗暴剪布

本會對於陳鑑林今天於立法會財委會的粗暴剪布表示表示強烈反對,並予以強烈譴責。 本會反對高鐵197億大白象工程之超支撥款申請,並且一直進行議會拉布及集會抗爭,亦準備了至少數百項第37A臨時動議。 今日財委會復會,會議主席陳鑑林即進入表決臨時動議的階段,但在此前陳鑑林已否決近千項由議員遞交之臨時動議,並且只容許數十項可以表決討論。此舉令議員難以充分討論高鐵的問題,實在是違反議會程序。 因此,本會梁國雄議員聯同其他議員立即進行議會抗爭,到主席台前阻止會議之進行,並遭陳鑑林驅離會議室。隨後陳鑑林禁止梁國雄、陳志全、毛孟靜及李卓人議員再次進入會議廳。陳鑑林於復會後隨即宣佈直接表決撥款,並以舉手方式代替按制表決,議案就被建制派強行通過。 財委會通過高鐵超支撥款後,社民連吳文遠、黃浩銘、馬雲祺及陳皓桓等欲走上立法會會議廳樓層抗議,要求陳鑑林出來向市民解釋。其間有保安堵住樓梯,亦有警察早已進駐立法會,阻撓他們前進,十多名社民連成員包括黃浩銘、陳皓桓、杜振豪等被警察粗暴抬走。 本會強烈譴責陳鑑林公然蔑視程序,並認為表決無效! 本會要求立即停建高鐵及其他大白象工程!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3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