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威權管治,沒有捷徑沒有坦途
黃浩銘〈入獄雜感〉六: 贏唔贏無人知,搏到盡我話事!
旺角佔領區清場:刑事藐視法庭案

反擊威權管治,沒有捷徑沒有坦途

撰文:吳文遠 社民連主席

 

自從習近平來港慶回歸,撐林鄭月娥上台,香港經歷翻天覆地的事件。先有六位反對派議員,遭人大釋法及司法覆核其宣誓,被政權強行禠奪議席(DQ)。然後到十六位年輕人,因為反對新界東北官商鄉黑、掠地分贜,以及堅持實現真普選,被法院以遠超過去量刑的標準重判入獄(13+3)。新近再有中共提出《國歌法》,以及摧殘《基本法》,強推一地兩檢。政權不單猛力打擊反對聲音,同時亦逼迫權貴逐一表態效忠,不留餘地容讓任何同情的聲音。近日十大校長聯合聲明,將提出港獨定性為「濫用言論自由」,便是明顯例子。香港已經步入威權管治的年代,沒有香港人能獨善其身。社會民主連線及香港眾志,由於DQ及13+3,甚至面臨滅黨危機。

 

政局昏暗,苦無出路

 

很多人問,面對威權政府,我們還可以做些甚麼?甚麼才有效?做甚麼才有用?雨傘運動後這兩三年,由於那種無力感,很多香港人作了不同選擇。有些移民外地,我們見到二十年以來最高的移民潮。也有些選擇放棄,回復從前那種不問政治的生活。還有更多人,他們深深不忿,卻看不見方向。於是,有年輕人嘗試用暴力抗爭,對付政權;比較保守的中產階層,則選擇支持曾俊華,寄望以曾俊華權充反對派代理人。但到今天,我們再次面對威權現實的重擊:13+3年輕人被判重刑入獄,而且還將有數十名示威者陸續赴獄。

 

擺脫無力,重新邁步

 

正是為了13+3的入獄,上月我們有十多萬人上街遊行,人數創雨傘運動後的高峰。其間市民捐款二百多萬,積極支援這班年輕人。這是香港人的第一反擊,也是個好開始。面對威權管治,我們必須重新邁步,重組抗爭力量。除了繼續捐款,近期必須做的,便是十月一日穿黑衣上街抗衡「國慶」,不能讓政府營造歌舞昇平的假象。其次,在隨後而來的立法會補選,反對派必須團結,全香港的市民必須用最高的投票率、最高的票數,重奪這幾個議席,用選票還擊威權。長遠來說,也是更加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從雨傘運動中汲取經驗和教訓,認真檢討及計劃,部署未來的大型群眾不合作運動和公民抗命。

 

面對政權的打壓,不合作運動所付出的代價,未來很可能會愈來愈大。到了最後,或許大家會重複同一個問題:假如代價如此高,繼續這麼做,是否真的有用?但回頭想想,雙學三子佔領公民廣場前,不會樂觀地認為,只要衝入廣場便能取得真普選;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及其他抗爭者,不會樂觀地認為,只要試闖立法會便能阻止新界東北掠地;南非已故總統曼德拉入獄前,也不會樂觀地認為,打破種族隔離已經指日可待。在此且引述曼德拉的說話:” It always seems impossible until it’s done. ”

 

事成之前總渺茫。的確,代價會愈來愈大。但歷史告訴我們,要反擊威權管治,推動民主改革,沒有捷徑,也沒有坦途。

RELATED POSTS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