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7

You can lock us all up, but nobody can shut us down!

社會民主連線的路線及性格,在傳統保守傾右的香港政治中可說是異數。首先我們是一個激進團體,主張直接行動及公民抗命,同時我們又以奉行左翼理念自居,街頭和議會抗爭並行,既是政黨又是社運團體。我們明知偏鋒路線較難討好大眾,但香港總需要點進步的聲音,去挑戰既有思想,帶動社會改革。 雖然社會民主連線一直被視為非主流,但一路走來,這把聲音卻叫得特別響亮。 過去十年,除了高舉激進抗命旗幟推進民主運動,社民連一直勇於為基層、外傭、難民、性小眾、維權人士發聲。我們敢說真話,不計較當下政治計算,與被壓迫的邊緣群體並肩同行。坦白說,有時力量有限,可做的事情不多,但在當下荒謬短視的世界,資本權力至上的香港,發聲就是改變的第一步。我們不會因為無法立刻改變問題,就認為做甚麼也無用,反而會繼續嘗試如何才能叫得更大聲更堅壯。 創黨十一年來,面對種種挑戰,今年算是最艱難。中共全面干預香港,威權管治步步進迫,社民連被褫奪唯一議會議席,面對十多宗官司,成員逐一被檢控監禁。最近最常聽到的問題是,怎麼辦?社民連會不會滅黨?大家可以放心,維繫着社民連的是濟弱扶傾的理念。面對政權痛擊,我們只會愈戰愈強。政權能把我們鎖在牢獄,卻監禁不了我們的意志。 我們看到,中國大陸多少義士前仆後繼,為了維護基本權利而飽受壓迫,甚至因此付出生命。我們看到,香港不同弱勢群體跌入社會制度的縫隙,只能在暗角處掙扎求存。相比之下,社民連成員面對的挑戰,根本是微不足道。面對威權時代,我們沒有啞忍退讓的餘地,只能繼續盡力去做應做的事。 當習近平嘗試用民族主義鞏固統治合法性,全面干預香港,我們更應步步為營,不能玩弄民粹,助長社會仇恨擴張。同時,我們的眼光也要擴闊一點,除了社民連自身發展,也要思考如何與不同反抗陣營求同存異,團結地抗擊威權。 如何用意志和韌勁走出犬儒和無力的死胡同,迎接更嚴峻的打壓,將會是未來數年香港人的最大挑戰。在艱難時刻,我們深切感受到各方友好的支持,不管未來日子如何艱鉅,無論大家身處小監獄還是大監獄,可以確定的是,我們都會一起迎難而上,繼續反抗!You can lock us all up, but nobody can shut us down! 社民連主席 吳文遠

走多幾步

猶記得2006年勞動節,社民連在旺角西洋菜街街頭宣布成立籌委會,滿眼盡是紅衣紅玟瑰,人人慷慨激昂;一瞬間已是十一年前的事。當時我與眾人一起站在台上,但相信很難在紀念照片中找到我,以我獨來獨往,我行我素的個性,應該是勉為其難地站在人群後面。

濟弱扶傾 義無反顧

致會友: 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身處囚獄的我一切安好,境況也說不上是艱難。感謝袁司長讓我清減了5 kg,感謝牠令現時死寂的香港激起點點浪花,可惜牠未能如願,我們未有感到害怕,未有感到挫敗,未有感到氣餒。面對威權統治,縱然有時會感到無力,有時會感到疲倦,但也要繼續結伴前行,到底是有堅持才有希望,還是有希望才有堅持?我覺得應該是有希望地堅持着,並相信着自己。

不畏威權 繼續燃燒-致我的社民連黨友

今年是社民連成立的第十一周年,亦相信是社民連有史以來最艱苦的一年。不但前主席長毛因被DQ而失去了立法會議席,我被判十三個月監禁,而其他黨友諸如主席吳文遠、秘書長陳寶瑩、副秘書長關兆宏、會友趙志深、劉國樑及梁曉暘等皆面對牢獄之災。在眾多民主派政團之中,社民連算是當權者最痛恨的眼中釘、肉中刺。然而,正如我在上年十周年所寫到,社民連是壓不倒的玫瑰,燒不盡的煤炭,在民主列車火車頭內,要燃燒自己,化作動力,推動民主運動。沒有抗爭,哪有改變?濟弱扶傾,義無反顧!這就是社民連鐵錚錚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