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出版刊物

劉曉波生平

1955年,出生於吉林省。 1977年,參與文革後首次全國高考,入讀吉林大學中文系。 1986年,成為北京師範大學中文系博士研究生,其否定中國儒家傳統文化,主張全盤西化及多元社會言論震驚中國思想界,被稱為「文壇黑馬」。 1988年,發表博士論文《審美與人的自由》,成為文學博士。 民運呼喚 毅然回國。 1988年8月始,劉曉波任職北京師範大學期間,應邀赴挪威和美國等大學擔任訪問學者。 1989年4月15日,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病逝,引發北京學生運動,要求開放報禁言禁,反貪污反官倒等要求。劉曉波為運動所感召,積極參與起草《改革建言》和《致中國大學生的公開信》,應邀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作訪問學者途中,於4月26日毅然回國。 投入民運 首次入獄 1989年5月13日,學生發動絕食,劉曉波到廣場支持學生,參與廣場絕食團的宣傳、撰稿、講演、募捐等活動。 6月2日,因感天安門學運正走向衰竭,聯同周舵、高新和侯德健宣布絕食72小時,被稱為「廣場四君子」。6月4日凌晨,戒嚴部隊進入天安門廣場「清場」,劉曉波等人與戒嚴部隊談判,讓數以千計的學生安全撤離。6月6日,劉曉波被捕,被中共指為操縱學運的「黑手」,同時現身中央電視台,「作證」表示「未見軍隊在天安門廣場上殺人」,因此遭受嚴厲責難,但卻一直被中共拘禁至1991年。 悔過出獄 著書自省 經過多番心理掙扎和家人勸說,劉曉波寫下《悔過書》。 1991年1月,劉曉波被判「反革命宣傳煽動罪」罪成,但因說服學生撤離廣場是「重大立功表現」而免予刑事處分,即時釋放。出獄後,劉曉波對寫《悔過書》深自愧疚,寫下《末日倖存者的獨白》。 發起聯署 入獄11年 2008年,劉曉波發起並參與起草《零八憲章》。《零八憲章》主張修改憲法,實行分權制衡,實現立法民主,司法獨立,主張結社、集會、言論、宗教自由。12月8日,即《零八憲章》發表前兩天,劉曉波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軟禁近一年。 2009年12月25日,被判監禁11年,其後上訴失敗,於遼寧省錦州監獄服刑。 中國首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2010年10月8日,挪威諾貝爾委員會以劉曉波「在中國為基本人權進行長期的非暴力抗爭」為由,頒發諾貝爾和平獎予劉曉波。中共不但不准劉曉波出席頒獎禮,更將劉霞軟禁,剝奪自由至今。劉霞弟弟劉暉亦遭株連,被誣金融詐騙監禁11年。 在囚期間病重逝世 2017年5月31日,劉曉波在獄中被診斷罹患末期肝癌,獲「保外就醫」入院診治。劉霞終獲准探望,兩人短暫相聚。儘管劉霞公開表示夫妻兩人都希望劉曉波能出國接受治療,而受邀到華會診的美國與德國醫師也認為可行,但北京當局始終拒絕放行。 7月13日,劉曉波病重離世,其遺願是希望劉霞能出國。劉曉波與納粹德國時期的和平獎得主奧西茨基一樣都是監禁至死,乃是全球第二位在囚死亡的和平獎得主。 劉曉波病逝 劉霞續被軟禁(更新劉霞已於2018年7月9日獲準前往德國) 儘管劉曉波已逝,但劉霞的噩夢並未完結,她因長時期遭軟禁,患上抑鬱症。今年與友人通電話時,劉霞情緒崩潰,絕望地表示以死相抗更簡單。

土地大辯論?我要有屋住

前言:謊言一、二、三 有地不用 談何覓地? 公私合營發展農地 政府明益發展商 收回私人土地 我要公營房屋 公地公用,港鐵上蓋建公屋 土地大辯論的燈下黑 市建局地產霸權 土地發展要達標 社福用地不可少 高球場可以點規劃? 為何填海?為誰填海? 社民連整體立場

社民連整體立場

1、矛盾的根源 i) 壓縮供應 推高地價 香港並不缺乏土地、也不缺樓。香港土地不患寡而患不均,政府和地產商聯手囤積居奇,未有善用作普羅市民居住之用。棕地、閒置官地、丁地、棄耕地、市區重建地、地鐵及巴士用地上蓋等等,足以滿足公營房屋需要有餘。出現住房不足的問題,是由於政府把房屋當作商品,推行高地價政策。有地不用,可以建屋不建,壓縮供應,人為推高地價和房屋價格。

為何填海?為誰填海?

土地大辯論列出十八個闢地的方案,政府導向明顯:要求市民授權短期內推行公私合營,解放地產商囤積的農地;接着便全面填海。繼新界和大嶼山五個試㸃之後,便是大嶼山全方位填海,以及在嶼東填造人工島,伸延向長洲、南丫、港島,四島連成一塊,並把經濟核心西移至交椅洲。

高球場可以點規劃?

為應付現時已達27萬戶、而且建屋數字追不上新增個案的的公屋輪候冊,加上逾20萬劏房居民之需要,政府需要善用土地興建公營房屋,尤其行將約滿的粉嶺高球場,已成社會共識。 政府研究報告估算最多只能建1.3萬個單位,這固然是低估數字、壓低公眾期望。但除了公營單位數量,我們也可以在公地公用、提升社會服務效率的前提下,想像建立一個相對自足、跨代共融的友善社區。

土地發展要達標 社福用地不可少

政府的「土地大辯論」只談供應、不談分配,已多番被民間批評為覓地炒樓;而一直以來,就算是公營範圍的發展模式,亦未有重視「社區」、「社會福利」的需要。事實上,「社福」並不只是少數特定「弱勢社群」的事,每個人都可能要面對老、病、傷、殘,照顧有需要的人是整個社會的共同責任。

土地大辯論的燈下黑 市建局地產霸權

土地大辯論最近進行得如火如荼,從技術層面及發展效率,到利益板塊及發展模式的深層次矛盾,爭論不絕。各界拿着大光燈遍尋新造或可供改劃的土地;但在燈下旁落了一抹影子,在是次土地大辯論缺席,卻是不可忽視的土地儲備,就是市區重建的潛在地皮。

公地公用,港鐵上蓋建公屋

港鐵多年來一直被批評為「港鐵霸權」,指其「可加可減機制」有加無減且經常發生故障,對居住於依賴鐵路網絡的地區(例如天水圍、東涌),而又需要跨區工作的市民造成沉重的生活負擔。但港鐵的霸權又豈止如此?政府與港鐵一直以公私合營的方式發展港鐵站上蓋及附近用地,亦造就出港鐵的地產霸權。

收回私人土地 我要公營房屋

土地大辯論正式開展,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倡以「公私合營」模式發展新界閒置農地,此提議被民間及政黨質疑官商勾結,是政府預設立場,「協助」在新界囤地多年的地產商改變土地用途,大量興建私樓謀取暴利。此後,不少團體包括社民連都倡議政府應用被稱作「尚方寶劍」的《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地產商的閒置農地,以興建公營房屋,滿足港人住屋需要。

公私合營發展農地 政府明益發展商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土地供應大辯論開鑼,不過,明眼人早已看出,諮詢是假,政府早有腹稿,只是想打一場民意戰,利用市民急於上樓的焦躁,以遂其與權貴勾結,利益輸送的土地供應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