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聲明/新聞稿

遵守紅軍三大紀律 歸還軍地興建公屋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 Task Force on Land Supply 一早已把佔地2700公頃的軍事用地剔除,但土供組可能不知解放軍三大紀律,社民連今午籍著八一解放軍建軍節,特意前赴位於佐敦的三軍會,提醒土供組及解放軍釋出用地以興建公屋及院舍,為香港市民解決住屋需求。

我們要真工會 釋放佳士工人

聲援「佳士科技」工友依法成立工會 深圳佳士科技公司的一群工友,為籌建工會,連月來遭到資方、警察、黑保安的滋擾、毆打、抓捕。7月27日起,深圳政府動用大批警力,前後拘捕了超過三十人,當中包括佳士工人、學生和其他工廠聲援的工人。及後,政府以「尋釁滋事罪」為由,將他們刑事拘留,至今未獲釋放。多名聲援團成員被警察傳召。

立即回購領展,變賣公產、遺害無窮

特首林鄭月娥仍做司長時,曾揚言要解決領展、港鐵及強積金對沖「三座大山」,來減低市民的怨氣。但是在領展問題上,林鄭很快便轉軚,竟然說因為領展是商業機構,政府是束手無策;更說政府回購領展是愚蠢的行為!政府竟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

聲援 Pussy Riot 譴責普京政府 釋放所有政治犯 結束一人專政

世界盃決賽上演期間,俄羅斯龐克樂隊 Pussy Riot 身穿警察制服,衝進球場內,當著全世界向普京抗議,並提醒世界-2018世界盃實際是在一極權國家上演。

譴責保安局建議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之聯合聲明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今日聲稱,收到警方助理社團事務主任報告,建議行使《社團條例》第8條第1a條賦予保安局局長的權力,以「基於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的需要」,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的運作或繼續運作。

秦永敏先生今被重判13年 先後被判35年 壯哉秦永敏 文字獄可恥

  今日中國民主運動老戰士秦永敏先生被中共重判13年,其今年64歲,是第三次入獄。秦永敏在2015年1月被武漢當局以「接受外媒採訪及寫文章過多」為由行政拘留,同年被被控顛覆國家政權罪,他曾撰文聲援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民運人士李旺陽和陳光誠等。社民連與支聯會今早到中聯辦抗議,並譴責當局歷年向他政治迫害的醜行,以及向秦永敏先生致敬!聲明如下:

土地公義聯合陣線 共同宣言

大量增建公屋居屋 土地房屋公義分配 政府委託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稱土供組)開展的「土地大辯論」,於4月26日開始為期五個月的諮詢, 小組提出未來開發土地的18個選項建議,邀請市民表達意見。 香港土地房屋問題叢生,市民大多面對住屋難問題,多年來的土地分配失衡、重富輕貧、發展主義掛帥,才是今天房屋問題的核心原因。政府推動置業為主導的私人市場,缺乏管制私人租務市場,迫使市民做樓奴,租客就深受加租和迫遷之苦。由殖民歷史而留下的私人遊樂場土地,佔用市區及新界大片土地,許多都成為權貴玩樂場所。政府又容許業主囤積土地和物業,縱容他們囤積居奇,待價而沽。80年代初「生發案」令今天新界土地欠缺規劃,亂象叢生。以上問題,反映了政府及土供組只一直強調土地供應不足,並不能回應土地核心問題,我們認為,土地資源分配問題更值得關注。 我們相信,民主規劃、城鄉共生、保護香港珍貴郊野和海洋、增建公屋、保障租客、建立置業和租務平等的市場,才是香港土地發展的願景。要達到目標,政府應該收回地產商囤積土地及粉嶺高爾夫球場,運用港鐵上蓋及市建局土地,大量興建公營房屋(公屋及居屋)及院舍設施,亦應透過減少賣地、收回閒置軍營及丁屋截龍等方法增加土地供應,以及打擊房屋囤積炒賣、管制租金、設物業空置稅,以解基層住屋困難。 問題及建議分析如下︰ 1. 檢討「私人遊樂場」條例 收回粉嶺高球場 政府多年分配用地重富輕貧,「私人遊樂場」用地成為富豪樂園,粉嶺高爾夫球場只有2,600名會員,會籍1,700萬,一般市民難以享用,但卻以一千元地價佔用172公頃。事實上,粉嶺高球場屬於政府土地,不涉及收回私人土地的爭議,172公頃亦能建逾數萬公屋單位,應盡快收回。 2. 港鐵上蓋建公屋居屋 政府為補貼鐵路發展,將鐵路沿線上蓋的物業發展權批予港鐵公司,結果近年促使港鐵上蓋的土地,都與地產商合作發展私樓項目,推出的項目呎價高昂,並非基層市民可以負擔。我們認為,「鐵路帶動發展」的規劃模式並非必然,彩虹、黃大仙、樂富等港鐵站附近都是公屋邨,這都是鐵路為普羅大市民服務的例子。 港鐵公司盈利豐厚,加上上蓋及附近土地佔地不少,以小蠔灣車廠用地為例,已估計最少可建14,000個住宅單位,理應用作興建公營房屋。有指港鐵上蓋地皮應作私樓發展賺取利潤,但過往受惠的是發展商多於社會大眾,以地皮建公屋居屋,將有更多市民受惠,政府更應研究恆常化政策,規定未來港鐵上蓋必須興建一定比例的公營房屋。 3. 市區重建地建公屋居屋 政府經常強調市區缺地,然而,市建局卻一直於市區收地,並全數與發展商合作興建私樓,結果一方面減少基層市區住屋選擇,重建後的單位更變成市區豪宅。我們認為,市建局應將地皮作公營房屋用途,並為受重建影響居民提供原區無縫安置,大幅提高賠償。 事實上,以觀塘市中心項目為例,土地面積足建逾5000公屋單位,而現時市建局有逾二三百億盈餘,不賣地予地產商也可應付收地支出,即使日後財政緊絀亦可由政府撥款支持。市建土地公營化亦應成為恆常化政策,以解市區公屋不足問題。 4. 閒置軍營 土供組多番強調諮詢沒有前設,諮詢文件卻遺漏了閒置軍事用地的選項。現時香港有19處軍事用地佔地約2,700公頃,香港駐軍人均面積達27,000平方呎,相較澳門駐軍每人平均佔用657平方呎高達44倍,軍營土地為有閒空間,政府應研究收回部份軍營及靶場用地,作住宅發展用途。 5. 騰出賣地表土地 未來五年,公屋及居屋每年只有12,000個及5,000個單位,即是十年目標中的首八年,政府只能提供14.4萬個公屋及居屋單位,公屋及居屋落後近40,000個及27,000個單位,與目標相差四成。另一方面,未來五年的私樓預計落成量為10萬個單位,連同前三年落成的44,000個單位,合共有144,000個單位,與同期公屋居屋落成量相若,不符政府公私營房屋比例六比四、公營房屋多於私人單位的指標。 政府每年賣出大量土地予地產商,而地產商所興建的樓房卻是一般市民未能負擔的。過去5年,政府每年平均賣出30公頃住宅用地,面積足以興建近3萬個公營房屋單位。而同一面積的土地,能夠興建公屋居屋的單位數目比私營房屋多,而且租金及價值能夠控制,更符合公眾利益。在現時政府財政充足的情況下,政府理應立即減少賣地,用作興建公營房屋,並調整土地的公私比例至8︰2或以上,以解大眾市民住屋之苦。 6. 重新規劃新界土地,禁止囤地,推動城鄉共生 政府對新界鄉郊土地規劃和執法一直忽略保護環境,縱容地産商和新界原居民地主囤積過千公頃農地和將農地「棕地化」,淪為高污染的露天貨倉地帶。政府過去選定開發地點時只問誰有勢力,偏向弱勢非原居村落和環境敏感地帶開刀,欺善怕惡。 我們認為,鄉郊環境是留給下一代的寶貴資源,必須制訂完整的永續環境規劃,阻止進一步破壞,繼而復興鄉村,發展農業。因此,我們反對以公私合營模式發展新界農地,反之,政府應先修補法例漏洞,防止棕土擴張,在此條件下以「先棕後綠」為凌駕性原則,優先發展新界棕土(例如各式劏車場、廢料場及倉庫),並盡量安置值得保留的行業。 另外,新界丁屋政策由1972年演變至今,已經偏離政策原意,違法「套丁」情況氾濫,市民怨聲載道,政府必須盡快檢討。 總括而言,我們一眾民間團體,要求政府推行以下政策及措施,大量興建公營房屋、院舍及不同的社區配套設施,包括︰ 收回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 運用港鐵上蓋空間及附近土地 市區重建回收的土地 使用閒置軍營土地 運用遭破壞而難以復原為農業的新界土地 減少賣地並騰出賣地表上的土地 增加興公營房屋比例,單位數目至不少於公私8︰2之比 運用《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地產商的囤地 除土地供應分配問題,政府亦應同時推行以下房屋政策,紓援基層住屋問題,包括︰ 1.加強管制私樓市場,如設資產增值稅、累進差餉及物業空置稅,壓抑囤積炒賣; 2.推行租務管制,控制租金升幅及保障租客租住權; 3. 進行全港土地普查,建立公眾可免費查閱的土地資料庫; 4. 列明GIC土地中之分類面積,例如社會福利、院舍,相關規劃必須滿足普羅市民之實際需要; 5. 修訂現行居屋轉售模式,應限制推出私人市場,以防炒賣資助房屋。

身處艱難氣若虹 感謝各位並肩相助

過去一年,社民連甚至中港兩地人民的抗爭路上荊棘滿途,先是劉曉波先生因文字獄坐牢「被失救」而逝世後,長毛等六名民選代表亦被人大粗暴釋法褫奪議席令社民連頓失議席資源、主席吳文遠、副主席黃浩銘以及成員朱偉聰、劉國樑、梁曉暘相繼因政治檢控而入獄。今年七一遊行,社民連繼續於各處擺設街站,呼籲市民繼續高喊「結束一黨專政」,希望港人繼續堅持抗爭,並為本會所面對的政治打壓而進行宣傳工作,為日後的群眾運動作好準備。

到金紫荊升旗禮示威 聲討屠夫政權

結束一黨專政 全國實行普選 政治迫害可恥 立即釋放劉霞

港鐵全面減價 高層引咎辭職

早前港鐵公佈去年盈利高達168億元,創近年新高。而隨統計處公佈運輸業工資數據後,港鐵票價調整方程式內的兩組數據已全部出爐,加上去年凍結的1.49%加幅,港鐵將於6月30起平均加價3.14%。對於港鐵賺大錢仍繼續加價的荒謬,近月港鐵主席馬時亨竟狡辯稱「優惠抵消加幅等於凍結票價」,以僅有半年期限的小恩小惠意圖淡化「年年賺 年年加」的事實和可加可減機制的不合理,簡直是無恥之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