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6

嚴正抗議篩選 力抗惡法懸刀

今日下午選舉管理委員會以政見不合《基本法》為由,取消香港民族黨陳浩天先生的參選資格,社會民主連線及人民力量對此極為憤怒!我們認為,任何參選人均有權提出不同於《基本法》條文的政治主張,這是《基本法》賦予香港市民的權利。選管會的決定完全沒有法理基礎,明目張膽審查中共政權不合意的政見,恰恰進一步破壞了認受性所餘無幾的《基本法》。 此例一開,不但宣揚港獨的人被剝奪參選權利,選管會也可以同樣理由,篩走反對廿三條立法的人。此舉猶如以行政方式僭建參選門檻,香港將再無選舉公平可言。可以預期,未來將有更多參選人,以同樣理由被剝奪參選資格。尤有甚者,假如我們放任此事無聲無息地過去,廿三條立法必然是中共政權的下一步。懸在頭上的刀,已經準備斬下來。因此,此事已不只牽涉陳浩天先生的個人權利,更關乎整體香港人的選舉權利問題。 只要任何人因政見而被剝奪參選資格,整場選舉已談不上公平和完整。我們支持所有被無理剝奪參選權利的人士,提出選舉呈請。與此同時,我們呼籲所有非建制黨派,齊心全力捍衛無篩選的公平選舉。日內我們將發起簽名運動,向市民解釋政府的荒謬行逕。反對篩選,反對廿三條,保衛港人僅有的自由和權利,將是我們義無反顧的任務。 社會民主連線 人民力量 2016年7月30日

法庭拒絕緊急處理 文遠重新收集提名

早前本會主席吳文遠及副主席陳德章提出司法覆核,要求法庭推翻選舉管理委員會「確認書」的行政規定。今天下午高等法院認同事件受公眾關注,但法官認為,即使有人因不合法決定而不獲有效提名,也可以在選舉後提出選舉呈請。因此,法庭最後裁定案件沒有「急切性」,拒絕於提名期結束前緊急處理是次司法覆核。 對於法庭拒絕緊急處理「確認書」司法覆核,本會主席吳文遠表示失望。今次選管會的「確認書」,明顯是試圖以行政手段審查政見。今天選管會可以「確認書」審查港獨立場,明天便可用同樣方式拒絕打壓其他反對派,變相可隨意篩選參選人。此舉將嚴重踐踏香港僅餘尚算公正的選舉制度,此關失守,香港將萬劫不復。因此,吳文遠認為無論政見如何,都必須捍衛平等選舉權利。 由於法庭拒絕於提名期結束前裁決,吳文遠、陳德章的選舉部署將有所變動。原訂與吳文遠聯合參選的陳德章將放棄出戰,吳文遠則獨立出選立法會選舉九龍西選區,但不會簽署「確認書」。因為選舉部署變動,吳文遠將於今明兩日重新收集參選提名,並計劃於明日下午正式報名參選。 2016年7月28日

領展吸血鬼 變賣公產遺害無窮

領匯變領展,改了名卻不改吸血鬼本色,為了展耀亮麗業績,領展近年更是敲骨吸髓:一是加速將街市管理外判減低成本,縱容街市承包商壟斷街市肉檔菜檔,禍害小商販及屋邨居民;二是利用全港車位供應短缺,乘機增加停車場車位租金,或是將停車場高價出售;三是領展金蟬脫殼,將不打算發展的公屋商場變賣,改購本地及內地商業區商場,甚至搖身變成發展商,朝向高中檔路線發展,搣甩公屋基層形象。商場豪裝變身,財團進駐,小商戶趕絕,公屋居民平價生活用品何處尋? 領展壟斷、市民受害、明益大鱷 領展佔香港零售業樓面總面積一成,180個公屋商場和停車場位於四成香港人家門口,佔盡地利。在部份地區例如天水圍北及東涌,更是壟斷了街市市場。 但是,市民受苦,益了大鱷﹗領展97%基金單位由79持有人擁有,單是兩大外資資產管理公司已佔全部18.4%。換言之,領展吸血鬼吸的是香港基層市民的血,養肥了中外金融大鱷! 領展近期劣績 去年續租租金增加三成,領展以加租甚至拒絕續約趕走原本經營多年的租戶。 領展自製街市霸權:領展將近一半街市外判給6間街市承包商管理。承包商不單加租,更乘機迫走小商戶,引入旗下集團的肉檔菜檔,成為街市霸權。 領展更為了賺到盡,近期不單加租8%,更將停車場內原本的固定月租車位變為浮動月租。約一半停車場車位已變為全浮動,12.3%保留是固定車位停車場,其餘為兩者兼備。車位使用率或者因而提高,但是,月租車主卻變為有租冇位,錢領展賺盡,不理車主死活! 領展分拆商場及停車場出售的惡果湧現。炒家利用合約漏洞將停車場拆骨,分拆車位出售,轉手淨賺二千七百萬元。但是,車位業主高價買入自然高價出租,受害是邨內居民。 領展對市民的損害手法,層出不窮,花樣百出。但是,最終受害仍是屋邨居民和小商戶。領展物業原為公產,服務市民,政府責無旁貸收拾這個由政府一手造成的爛攤子。因此,我們要求政府: 1. 利用未來基金,回購領展股份或物業,重奪話事權,讓公衆有權監管; 2. 興建公營街市,引入競爭,實踐當年承諾,保障市民福祉。政府當年在終審法院,指出如領匯未能提供服務,房委會可用不同措施,例如提供免費交通工具,或者將部分低層公屋改建成商舖,甚至可以考慮興建新商場等等方法應變; 3. 由於領展及轉手後的新主子嫌疑違反契諾,政府應加強監管領展和轉手新業主有無違反購買協議或其他法例,包括停車場租給非本區租戶,向享有優惠租金的租戶變相加租,或者商場發水等。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7月27日

《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立場書

(一) 病人投訴機制必需改革 申訴機制三大弊病,第一是申訴樽頸位,由投訴、立案到進行研訊所需時間太長,平均需時58個月,積壓下來未處理的申訴個案達900多宗。第二是投訴門檻高,申訴要過三關,缺乏對投訴人的支援。以2014年為例,醫委會收到624宗投訴,130宗被認為瑣碎無聊或毫無根據,在第一關──即初級偵訊委員會正副主席及1名業外委員考慮下被駁回。只有71宗可以到達第二關──即呈交初級偵訊委員會,其中8宗到達第三關──轉呈醫務委員會召開正式紀律研訊。餘下的 409宗申訴,則需要取得進一步資料才可決定。普通市民缺乏醫療和法律知識,只有得到專業人士協助,才能提供適切的文件和證據,披荊斬棘進入偵訊門檻。第三是欠缺透明度,對肇事醫生懲處較輕。雖然醫委會正式聆訊的個案定罪率為9成,但是不少均是緩刑處分,令投訴人及公眾質疑和不滿,自然惹來「醫醫相衞」的批評。 (二) 增加業外委員是共識 《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提出,行政長官委任的業外委員由4名增至8名,以便能召開多於一個的初級偵委會及紀律研訊會議(兩個會議都需要1名業外委員參加),解決個案積壓。其實增加業外委員已是業界內外的共識,早在2001年立法會討論改善病人投訴機制時,各界及醫學界人士已提出,醫委會近年亦再次提出增加業外委員。因此,增加業外委員本應是沒有爭議。 (三) 梁振英有權用盡是禍首 目前的爭議,源於公眾無法信任梁振英及其背後主子中共。政府提出新增業外委員,3名由病人組織提名,1名為消委會提名,最後由行政長官委任。以目前中共極欲操控香港,梁振英明目張膽安挿親信的政治生態,難免令港人疑慮。由中聯辦催生的「民間團體」左右小圈子選舉大局,「種票」成風,大家均有目共睹。特首委任制變為政治酬庸甚至政治打手,更是本地政治新常態。港英年代推行官方及各半官方機構的委任制度能夠施行,建基於市民對社會精英和技術官僚仍存有幻想,相信被委任的委員是不偏不倚。一旦出現信任危機,委任制度的合理性也隨之崩潰。政府建議由特首委任的醫委會委員(18位),超過業界選舉的委員(14位),故出現特首操控、破壞專業自主的指責。因此,業界提出「選任」和「委任」委員的比例應為1比1,即增加業外委員的同時,也增加由業界直接選舉委員的數目。 (四) 政府改革誠意令人質疑 然而,對於業界議員提出的修正案──即增加業外委員的同時,也增加業界直選委員的方案──政府卻諸多藉口反對。如果政府是真誠地想改善投訴機制的樽頸問題,為何堅拒議員的修正案呢?2001年立法會討論改善醫療機制投訴時,報告提出成立獨立申訴處,處理病人投訴及向申訴人提供一站式服務,政府完全置若罔聞。甚至,當時業界和社會人士提出增加業外委員的共識,政府也不為所動。現在卻以短短3個月時間要求立法會審議法案,堅拒讓步修正原法案,再企圖以病人苦主的壓力,逼使立法會急急通過。政府態度反覆,難免落人口實,惹人疑竇! (五) 病人為本、專業自主 雖然政府態度令人生疑,但醫療事故投訴困難,公立醫院醫生流失,令急症和專科輪候遙遙無期……等等病人權益問題,必須得到社會正視。有業界人士認為,由特首委任的病人組織代表,容易受政府操控,甚至可能為大陸醫生來港行醫大開方便之門,或者以現存的「有限度註冊醫生」制度暗渡陳倉,令本地醫療水平下降,病人福祉受損。社民連認為,醫療事故投訴無效,病人無法得到適切的公營醫療服務,同樣是非常重要的病人福祉。其次,任何法律改動開放非本地培訓醫生來港的限制,首先必須經醫委會通過,再由立法會把關,政府不能輕易得逞。至於「有限度註冊醫生」的註冊有效期由一年改為三年,以吸引非本地培訓的專科醫生,則未嘗不是一個方法,紓緩病人苦等做專科手術的情況。引入「有限度註冊醫生」,目前須經由衞生署、醫管局和兩間醫學院提出申請,再由醫委會通過。如果醫委會業界選委能真正代表業界,特別是反映本地培訓的初級醫生的利益,由醫委會專業把關,應可平衡業界和市民苦苦待醫的矛盾。 (六) 政府今次提出的修訂建議,只是針對個案樽頸問題,沒有處理文首提出的投訴人支援和透明度問題,更遑論2001年立法會提出的獨立申訴處的要求。因此,社民連認為社會應展開更詳盡的討論。2001年立法會成立小組討論改善醫療投訴機制,由成立至公開報告,也需時近一年,為何今天要匆匆通過? (七) 社民連的主張: 1. 撤回《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讓各持份者獲得充足時間詳細再議; 2. 任何改革,均必須以降低委任委員為依歸,病人、市民的代表應以選舉產生,以杜絕政府藉委任操弄醫委會。由政府委任的委員亦應以業外人士為主,提高業外人士的比率。 3. 即使草案未獲通過,政府亦必須立即增加醫委會秘書的資源,加快處理積壓下來的900多宗申訴 個案。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7月14日

補充聲明:回應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的嚴重失實指控

集會結束後,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接受傳媒訪問,卻有數名學生會成員上前質問,為何剛才不發動佔領行動。吳文遠及梁國雄向這幾位學生解釋參與團體的決定及理由,也強調如果其他人發動佔領,我們不會阻止任何人嘗試。但此前不見縱影的中大學生會會長周竪峰,卻突然上前厲聲指斥我們解散了一大半參加者,還可以怎樣堵路。一名社民連成員指,既然周竪峰先生認為應該堵路,應立即親自發動堵路。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更指,如他堵路會立即跟隨。當時有大量參加者及傳媒在現場追逐,出現混亂情況,周竪峰沒有回應下離開,社民連對此表示遺憾。 事實上,昨夜中大學生會呼籲群眾出席,由本土派團體發起的中聯辦「Black Bloc」行動,為何周竪峰卻忽然現身於中環的和平示威,主動挑釁剛剛飽受胡椒噴霧攻擊的示威者及社民連成員?他更聲稱遭社民連成員「不斷拳打腳踢」,我們認為上述指控是嚴重失實。社民連謹此鄭重聲明,正如本會成員一直毋懼警察暴力政治檢控,我們也不會容忍滋事者的挑釁和中傷行為。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7月2日

毋懼暴力打壓 踢走狼英政權

昨夜本會聯合人民力量、大專政關、香港眾志、小麗民主教室、保衛香港自由聯盟等團體,發起七一後續行動。在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下,約三百名市民公民抗命,遊行至禮賓府抗議中共代理人梁振英。行動過程中,示威者再次被警察暴力襲擊;行動完結後,復又遭偽本土派滋事者挑釁。我們對警方濫用暴力感到憤怒,也對無聊的挑釁行為感到厭惡。社民連強烈譴責警方的暴力行為,與此同時,也不會容忍滋事者的惡意中傷。 警方暴力噴椒 我們被困一小時 昨夜遊行隊伍在起初有約三百人,於7時30分出發,經花園道及下亞厘畢道,於8時15分左右抵達禮賓府後門。我們要求以二人為組,以流水式到禮賓府正門示威,但等候了十五分鐘後,警方沒有任何回應,反而出示封鎖線黃旗,令雙方發生衝突。 於9時左右,警方終於明言無法放行我們至禮賓府,我們唯有原路折返,並尋求以「自己方法」到達禮賓府正門。但當我們剛起步下山,即遭大量警員以人鏈攔截,警方更在沒有警告下,向我們發射胡椒噴霧,令十數名示威者包括社民連成員受傷倒地,但警方繼續無理禁止示威者下山離開,表示「需要時間安排」云云。 團體折返商議 決定不作佔領 我們被圍困了約40分鐘,警方終於解開人鏈放行,在徵詢團體及參與者的意見後,社民連帶領遊行隊伍,到終審法院門外再作商議。 於10時左右,我們途經德輔道中,期間有數名參加者突然坐在馬路,表示參加整天遊行,加上剛才被警方折騰了個多小時,需要休息。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及梁國雄議員即時趨前解釋,各團體未經商討,不能貿然堵塞路面,數分鐘後參加者同意並離開路面。 其後參與團體及其他遊行參與者,於終審法院門外討論行動去向。經過各團體磋商及評估形勢,考慮到遊行初衷為前往禮賓府示威,兼且經過警方粗暴噴椒及無理拖延,參加者已由起初約三百人銳減至近百人,根本無法發動堵路行動,我們亦沒有實力死守。 與此同時,我們也多次公開呼籲其他響應遊行的參與者,對後續行動發表意見,但並未得到其他回響。因此,於10時20分,我們決定就地破壞原本要帶到禮賓府的道具,並完結是次行動。 踢走狼英政權 落實全民普選 社民連強調,昨晚的行動是和平的公民抗命行動,警方不放行隊伍到禮賓府門外完成抗議行動,更在沒有警告下使用胡椒噴霧及拖延我們,我們表示憤怒,但仍無懼任何警察暴力及政治檢控。 自2003年反廿三條開始,七一遊行便成為港人集體抗爭的標誌。每年參與人數的多寡,均成為政府的壓力和警號。但雨傘運動退場後,反對力量浮現廣泛的無力和焦燥。香港高官繼續倒行逆施,北京更繼續張牙舞爪,破壞香港法治,出動中央專案組擄走銅鑼灣書店人員,香港政府竟然無能為力! 此時此刻,社民連認為在民間抗爭運動低谷,需要振奮士氣,累積信心,展示集體力量,於是聯同其他團體發動公民抗命,到禮賓府抗議。 自梁振英上任期間,他更葬送香港特區高度自治,北京官員可在香港橫行無忌!五月張德江訪港,全港為他封路,車隊更逆線行車,是禮崩樂壞,一國兩制的大倒退!然而,梁振英只是中共政權的代理人,他落台已成定局,只有立即落實真普選,才是唯一解決香港的政治問題出路。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7月2日

推翻暴政可一可再 民主潮流勢不可擋

今天是香港主權移交十九週年,金紫荊廣場上達官貴人駐足觀看升旗禮,會場外絕大部份香港市民卻是不屑一顧。十九年來,香港特區政府不但沒有革弊興廢,恢復港人被英殖政府剝奪的民主權利,反而步步進逼,不斷縮減香港社會僅有的自由空間。社民連與四五行動遊行到此,向一眾高官權貴示威,正是要譴責中共政權暴政,伸張港人民主權利! 一國兩制,始亂終棄 所謂香港回歸,從來是一筆糊塗帳。八十年代中英談判香港前途,香港市民無權置喙。九十年代《基本法》的起草及通過,也沒有港人民主參與。中共強權壓境,港人被逼接受「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說法,但《基本法》明文規定的普選承諾,卻又遲遲拒絕兌現。及至2014年,中共先發表《一國兩制白皮書》,公然提出對港有「全面管治權」,宛如宣佈「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死亡;然後更強推「八三一決定」,正式封殺真普選,徹底違背當初《基本法》許下的承諾。 暴政橫蠻,港人離棄 中共黨官不時放話港人「人心未回歸」,矢言要推行「國民教育」。其實,今天港人對政權失去信任,自決以至港獨聲音高漲,正是中共政權及其爪牙梁振英一手造成。主權移交以來,香港社會法治淪喪,自由褪色,人所共見。單以銅鑼灣書店事件為例,中共特務公然跨境擄劫李波,繼而脅持其親人,威逼其寫信錄影承認「偷渡回大陸協助調查」。荒誕劇一幕幕上演,高官政客繼續厚顏護航,港人看在眼裡,豈能不深惡痛絕? 威武不屈,抗爭不息 面對專制黑手,港人從未放棄抗爭。2003年七一遊行五十萬人上街,揭開群眾運動的風潮。此後街頭抗爭得愈來愈多市民認同,及至2014年終於爆發持續79天的雨傘運動。雖然雨傘運動落幕後,群眾運動暫時陷於低潮。然而,挫折是走向成功的必經之路,人民反抗專政的決心,始終因為打壓而變得更加堅決。正如林榮基先生挺身而出,威武不屈,勇敢說出銅鑼灣書店事件的真相。哪裡有壓迫,哪裡有反抗,港人絕不會向暴政低頭。 環顧古今中外,世上從來沒有不倒台的專制政權。民主潮流,浩浩蕩蕩。我們必將堅持抗爭,聯合中港人民抵抗暴政,重奪人民應得的民主權利。我們謹此重申以下要求: 一、廢除小圈子選舉,香港真實自治 二、釋放一切政治犯,全國實行普選 社會民主連線 四五行動 2016年7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