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6

政治迫害可恥 立即釋放所有被捕村民

社民連連同支聯會發起遊行,由西區警署前往中聯辦,抗議中共政治打壓烏坎村村民。長毛稱當年負責平息烏坎風波的廣東省委書記汪洋,年屆退休之齡才秋後算帳屬匪疑所思,烏坎村村代表被判囚的現實,正正反影香港立法會的選舉風波,民選代表被政府迫害禠奪其市民賦予的授命;烏坎村的土地權益正好和橫洲土地問題相類同。可幸的只是在香港暫時不用被重判。  

劉曉波被重判7周年 釋放劉曉波!支持《零八憲章》!

今日是聖誕節,更是劉曉波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 11 年和剝奪政治權利 2 年的 7 周年。社民連聯同支聯會等不同組織到中聯辦示威,要求中共立即釋放劉曉波等中國維權人士,及中共實現民主停止打壓人權。

拋棄幻想,不要與虎謀皮!|陳寶瑩 社民連秘書長

中共傀儡狼振英突然宣佈不參選連任,狼英一去,其眾人皆曰殺的梁粉班子也不會久留。今年3月特首換人已成定局,但是,換人卻不見得是換制度。相反,狼英一落台,林鄭立即撲出明言重新考慮選特首,更讚揚狼英功績,超級梁粉張志剛也急急指出是人變路線不變。張固然是死撐的門面套話,卻不能否認中聯辦仍在操盤,中共黨爭未有定局。

打壓異己 不遺餘力 黑警打人 逍遙法外 ——立即起訴朱經緯

2014年香港爆發雨傘運動,港人為反對中共831決定,要求落實公民提名,佔領街道79天。經過兩年時間,多名參與雨傘運動的戰友已被起訴甚至定罪,更有人因此入獄。而當天於旺角街頭,眾目睽睽之下毆打途人的朱經緯仍未被起訴。 朱經緯揮棍毆打途人,很多港人依然歷歷在目。監警會早前披露,曾三度發還有關朱經緯一案的投訴予投訴警察課,最終投訴警察課方同意把毆打投訴列為屬實,顯示投訴警察課包庇自己人,意圖放生黑警。 而警方早前完成刑事調查,律政司卻一拖再拖,遲遲未有決定。相反,多名被律政司政治起訴的雨傘運動參與者,便因證據不足,甚至警員證供不可信,而被法庭釋放。可見律政司起訴一眾雨傘運動參與者的決定極為草率,明顯律政司抱有雙重標準,對起訴示威者「有殺錯,無放過」,卻對涉嫌違法的執法者「拖得就拖」,遲遲未作起訴決定。 梁振英及袁國強於雨傘運動期間經常大談所謂「法治」,以此之名反對民主運動,如今卻有法不執,包庇黑警,可謂自打嘴巴。我們實在不能姑息律政司及警方「濫控示威者,放生執法者」的做法。 因此,我們要求︰ 律政司馬上交待有關事件的檢控進度, 投訴警察課停止包庇違規警員, 盧偉聰向被毆者道歉, 改革監警會,廢除特首委任制,監警會應予實權以主動調查警察, 立即起訴朱經緯!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12月12日

「政變」始於人大釋法

繼成功褫奪青年新政二人的議員資格後,近日梁振英及律政司進一步針對四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入稟法院要求取消四人的議員資格。各種政治打壓源起自11月5日人大對基本法第104條有關議員及官員宣誓條文的釋法決定而來。先不論是次人大釋法的合法性以及「釋法」變為「立法」的問題,單就其所引伸的惡果而言,是次釋法不只干預了香港的司法獨立制度,釋法內容更是無視《基本法》、意圖以言入罪的政治打壓行為。  

宣誓風波關我咩事?推翻選舉結果, 點會唔關你事!

問:為何說梁振英出手司法覆核議員,是濫用司法程序? 司法覆核的原意是為了令小市民可以制衡政府,阻止政府不合理的決定。現在,梁振英卻用特首身份、用公帑進行司法覆核褫奪民選代表資格,更在案件排期打尖,絕對是濫權的表現!  

長毛屆屆宣誓有效 梁振英憑乜嘢褫奪議員資格?

2004年 宣誓有效 梁國雄於04年就職宣誓時,曾自行修改誓詞,遭立會秘書處指宣誓無效。他為此提出司法覆核,但遭主審法官拒絕,指若議員要更改誓詞內容,須經立法程序。他事後重新宣誓,身穿「平反六四」上衣,以斷橛禾蟲式讀誓詞,並於誓詞前後加插「效忠人民」及「平反六四」等字句,宣誓後他並無按慣例簽署誓詞,當時主席范徐麗泰裁決宣誓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