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7

警黑護習 就社民連成員被襲事件聲明

繼今早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於住所被跟蹤,成員陳皓桓、陳文威更被不明人士襲擊、搶電話,陳文威送院後,吳文遠及本會秘書長陳寶瑩下午時分亦被滋擾,二人步出立法會外中信天橋後隨即被十多名不明人士包圍叫囂,更推撞二人及追隨至太古廣場。警方到場後調查接近一小時,但最終卻以「不涉及刑事行為」而將滋擾者放行。 除今天四宗滋擾及襲擊外,社民連四名成員亦於黑紫荊行動者拘留期間被滋擾,包括副秘書長周嘉發、副秘書長關兆宏被跟蹤及被警察搜身。而直到現在社民連總部樓下仍有超過十名不知名人士徘徊,有人更自稱黑社會成員,其間更挑釁和推撞副主席黃浩銘及多名成員。 多天以來針對抗爭者的滋擾襲擊是有部署統籌的行動,絕對不是個別事件。即使面對連串的警黑打壓,社民連亦絕對不會退縮,公民抗命,無畏無懼!呼籲各位一同參與七一遊行!

表達港人民主要求無罪,立即釋放被捕請願人士

社會民主連線、香港眾志、人民力量和大專政關四個團體26人,今天(28日)下午成功在警方的包圍下,圍繞金紫荊雕象進行靜坐請願行動,展示橫額提出 「無條件釋放劉曉波、香港人要真普選」。我們行動三個要求:撤銷人大八三一決定、香港實行真普選和立即無條釋放身患癌病的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先生 。  

留守黑紫荊宣言

前天晨光來到,我們用黑布網罩金紫荊雕像,銅雕沒有搖動,它的虛偽卻不可再閃耀。謊言被撕破,我們方可在凋謝中掙扎與重生。今夜,我們在習近平訪港前夕,將再次遮蓋雕像虛妄的金光,並堅決留守,在黑紫荊廣場等待新的晨光。我們呼籲香港人來援,前往廣場一同留守!  

政治寃獄 殺人無形 一黨專政 暗無天日 ——立即釋放劉曉波

遭中共以言入罪判刑11年的劉曉波先生,於獄中罹患末期肝癌,已獲「保外就醫」。然而,其妻子劉霞及摯親,卻不准探望病情,中共對於一位垂危病人,依然不惜撕破臉皮,讓之與世隔絕,其用心之惡毒,實在令人齒冷﹗

黑紫荊行動 —— 一國兩制危在旦夕 民主自決香港前途

響亮的名字,璀燦的外觀,「永遠盛開的紫荊花」銅雕坐落在嚴格排除異議聲音的會展廣場。恰如「一國兩制」—— 香港名義上高度自治,真正民主卻遙不可及。銅雕寓意香港永遠繁榮昌盛,此謊言早已被撕破,只見凋謝中的城市。  

長毛「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法庭整理

【撰文|吳耀駒 社民連政策研究幹事】   長毛梁國雄因涉收25萬捐款而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案件已完成審訊程序,法庭將於7月31日作出判決。觀乎多日以來控辯雙方及法官於法庭上提出的質疑及理據,是次案件無疑是一場針對長毛及社民連的選擇性檢控,目的就是要在禠奪立會議席(DQ案)外,意圖以「黑金」之名破壞長毛的政治誠信。  

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撰文|陳寶瑩 社民連秘書長】 長毛自2004年當選立法會議員以來,仍居於公屋啟業邨,輕裝簡從依舊,生活依然故我。身無贅物,心無貪慾,擇善便可固執﹗

長毛:苦難人有明天,七一維園見

【撰文|梁國雄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   2000年5月上旬,某個清晨,我剛因「藐視立法會罪」刑滿出獄,後數日,於睡夢中忽聞大力敲門之聲,挺身應門忽見有數名大漢,未及問明來由,已有帶頭者自稱警察,說要拘捕我歸案,詢問之下,始知是由於我在較早前聯同學聯兩子(中大及港大學生會會長),為著抗議當局檢控陶君行及劉山青非法集會而聚眾遊行,前往警察總部示威,為著彰顯「公安惡法」無理,執意拒向警務處長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行使公民抗命的天然權利﹗以身試法,固然不會心存僥倖,但當局窮兇極惡之檢控,則顯然是要收槍打出頭鳥的寒蟬之效﹗

《五代同堂•齊爭全民退保》618父親節遊行

梁振英政府未有兌現競選承諾,一而再、再而三漠視民意,拒絕落實全民退休保障,候任特首林鄭月娥亦不能置身事外。事實上,林鄭月娥正是負責退休保障的主要官員,即使梁振英走數,林鄭月娥也要埋單。  

長毛:縱令我手無燭光……

行文之際,百感交集。今年6月4日是星期日,與1989年一樣,也就是說,八九民運的星期曆,完全與28年前一樣,令人記憶猶新。而上次的巧合,乃是在2000年,亦令我十分難忘,因為當時我因藐視立法會罪而身在獄中,要求獄方准我點白燭悼念國殤而不果。祇好停食一日致哀﹗當時我寫了一首題為《縱令我手無燭光》的詩,傳到獄外,由大會代我朗讀,開頭兩句是:「有人叫我忘記,但人血不是胭脂」,尾句則是:「縱令我手無燭光,難禁眾心悼國哀」。當時,我擔心集會因天雨而冷落,但卻怎料到近年竟會興起一股抵制的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