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出版刊物

土地發展要達標 社福用地不可少

政府的「土地大辯論」只談供應、不談分配,已多番被民間批評為覓地炒樓;而一直以來,就算是公營範圍的發展模式,亦未有重視「社區」、「社會福利」的需要。事實上,「社福」並不只是少數特定「弱勢社群」的事,每個人都可能要面對老、病、傷、殘,照顧有需要的人是整個社會的共同責任。

土地大辯論的燈下黑 市建局地產霸權

土地大辯論最近進行得如火如荼,從技術層面及發展效率,到利益板塊及發展模式的深層次矛盾,爭論不絕。各界拿着大光燈遍尋新造或可供改劃的土地;但在燈下旁落了一抹影子,在是次土地大辯論缺席,卻是不可忽視的土地儲備,就是市區重建的潛在地皮。

公地公用,港鐵上蓋建公屋

港鐵多年來一直被批評為「港鐵霸權」,指其「可加可減機制」有加無減且經常發生故障,對居住於依賴鐵路網絡的地區(例如天水圍、東涌),而又需要跨區工作的市民造成沉重的生活負擔。但港鐵的霸權又豈止如此?政府與港鐵一直以公私合營的方式發展港鐵站上蓋及附近用地,亦造就出港鐵的地產霸權。

收回私人土地 我要公營房屋

土地大辯論正式開展,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倡以「公私合營」模式發展新界閒置農地,此提議被民間及政黨質疑官商勾結,是政府預設立場,「協助」在新界囤地多年的地產商改變土地用途,大量興建私樓謀取暴利。此後,不少團體包括社民連都倡議政府應用被稱作「尚方寶劍」的《收回土地條例》收回地產商的閒置農地,以興建公營房屋,滿足港人住屋需要。

公私合營發展農地 政府明益發展商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土地供應大辯論開鑼,不過,明眼人早已看出,諮詢是假,政府早有腹稿,只是想打一場民意戰,利用市民急於上樓的焦躁,以遂其與權貴勾結,利益輸送的土地供應方案。

有地不用 談何覓地?

⼟地供應專責⼩組⼀直依據政府《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簡稱《香港 2030+》)所言,指未來香港整體需要4,800公頃,現已規劃3,600公頃、尚欠1,200公頃⼟地,但⼀來政府以往由基建到財政盈餘的規劃、估算多次出錯,財政盈餘、基建超⽀年年估算太少,科學園、數碼港使⽤率則被⼤大⾼估,令市⺠對《香港 2030+》缺乏信心,⽤地需求之估算值得懷疑。⼆來,《香港 2030+》聲稱要容納900萬⼈人,但統計處的⼈口估算卻指 2043年⼈口到達頂峰時亦只有822萬,那另外78萬個生活空間是留給甚麼幽靈人口?

前言:謊言一、二、三

政府欽點的土地專責小組(以下簡稱小組)剛展開為期5個月的公眾諮詢。向來,政府所謂公眾諮詢都是做場大龍鳳,早已預設立場。今次,當然也毫不例外﹗ 小組提出18個選項諮詢市民,其實為著欽定三個結論,箇中謊話連篇﹗

相信群眾 毫無畏懼 在未來勇往直前!

每逢七一,我們都必會問一個問題:「點解我重要去遊行?」。去年七一,縱使經過雨傘運動的挫敗,仍有六萬市民冒著風雨上街,要求徹查梁振英及釋放劉曉波。匆匆一年過去,香港的政治局面發生重大變化

六四血腥仍在 豈應獨善其身?

5月下旬,德國總理默克爾訪華,想慰問劉曉波遺孀劉霞,但後者卻不知所終,應該一如其他維權人士,在敏感時刻「被失踪」了。

人民大於國家 人權高於政權

在我保釋出獄前一天(4月15日),特區政府舉辦首次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 日」,推廣所謂「國家安全」。中聯辦主任王志民直言: 「近年來,既有外部勢力的滲透,也有內部力量的呼應。一些『港獨』激進分 子肆無忌憚以各種方式不斷挑戰國家的主權安全,不僅在社會上大肆傳播『港 獨』謬論,還堂而皇之進入校園,『獨害』下一代;不僅搞街頭暴力,還滲透 到建制框架內,企圖從內部動搖香港的憲制、香港的法治;不僅在香港搞『港 獨』,還跑到台灣和國外,與反華勢力勾連,實施分裂祖國和顛覆國家政權的 活動。這些嚴重衝擊了『三條底線』 的活動,遠遠超越了所謂「學術自由」「 言論自由」的界限,對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歷史進程,對香港的繁榮穩定是實 實在在的危害。」 打擊港獨是虛 壓制人權為實 雖然並無具體提出措施方法處理,但中共港共陣營無論就最近推行《國歌法 》,強硬立法規定學校教育學生國歌,以及刑事處罰對中共表達不滿的人,或 借戴耀廷進一步營造為《廿三條》立法的氛圍,甚至剛成為中共人大常委的譚 耀宗和王光亞(前港澳辦主任)更把民主派一直支持「結束一黨專政」的政治 主張視為違反《憲法》及《基本法》,認為抱有此主張的人應該不得參選等。 縱然中共聲稱要維持國家安全,令社會穩定,但以上種種做法,已經再非純粹 打擊港獨,而是向我們年青一代灌輸所謂「國家觀念」,推出以民族主義及經 濟發展為骨幹的愛國教育,試圖粉飾太平,掩蓋中共踐踏人權的惡行,同時借 反港獨為名,盡快立法《廿三條》,港人隨時因政治異見被檢控,即使是戴耀 廷或自決派般表明反對港獨者,無一倖免。 一直以來,所謂港獨勢力都未成氣候。在2016年選舉,本土派有兩位議員(梁 頌恆、游蕙禎)能晉身議會,但自從中共粗暴地透過人大釋法及司法覆核剝奪 議員資格後,本土派在抗爭運動上經已衰退;後來,中共又立即轉移針對目標 ,即連自決派羅冠聰、劉小麗、姚松炎,以及激進民主派長毛梁國雄亦受宣誓 風波牽連;再至最近補選,中共甚至以「自決等於港獨」為由,取消自決派周 庭參選資格;經歷補選後,中共又再下一城,以人大常委譚耀宗和王光亞為開 路先鋒試探民情,明顯與港獨無關的「結束一黨專政」,令不少溫和民主派同 樣面對被取消參選資格的危險。所謂打擊港獨只是幌子,實際上就是要收緊港 人的言論和表達空間。換言之,只要是異見者,威脅中共政權,就有機會被視 為港獨分子刑事追究,甚至終身剝奪參選權。 國民沒有人權 國家沒有安全 在我保釋出獄,踏出終審法院之時曾說道:「中共大肆打壓維權律師,剝奪《 憲法》賦予他們申辯的權利,維權律師王全璋失蹤1000日亦未有審訊,令其妻 子李文足發起百里之行救夫行動申訴。如果一個國家連自己人民的權利都不尊 重,人民又為何要保障所謂的『國家安全』?如果一個國家連自己人民的權利 都剝奪打壓,這個國家本來就不安全!」 中共操弄民族主義、愛國精神,以「國家」之名欺壓「人民」,但事實上,沒 有人民,又怎會有國家?一個尊重人民的國家,必定尊重人權,保障人民有民 主自由和幸福生活,而不是靠設立惡法限制人民表達自由。面對如此嚴峻的形 勢,我們不能退縮,以為與中共求和會令威權放棄嚴刑峻法,亦不能讓中共分 化我們,逐個擊破。我們必須明白,中共既列出三條不能觸及的底線,但亦正 試探我們的底線。假若默不作聲,當中共試圖取消民主派議席或打擊任何一位 民主派人士而各自為政不發聲,所謂的紅線定必愈收愈緊,最後整個陣營覆亡 。我們必須清楚了解,港獨在香港基本上是偽命題,所謂港獨分子少之又少, 中共任何一切聲稱打擊港獨的行動,基本上是衝著港人權利而來。例如《國歌 法》也是其中一個箝制港人表達自由的手段。 縱使我們未必一定可以推倒惡法,但我們亦必須集結力量,清楚表示立場,對 抗《國歌法》和一切洗腦國民教育,甚至必要時再次發動新一波公民抗命運動 反對《廿三條》,讓中共知道我們也有底線紅線!無論是在學校、在職場、在 社區都好,人數就是力量,愈多人勇敢發聲,中共和林鄭月娥就愈不容易推行 惡法,因此,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向身邊的家人朋友說明中共的圖謀,鼓勵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