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6

聲討綁匪政權,釋放被劫人質

日前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先生挺身而出,揭穿中共劇本底下的重重謊言,指證銅鑼灣書店五人被中共特務擄劫。事件再次証明「一國兩制」已淪為一紙空文,不論境內境外,港人已無人身自由的保障。本會強烈譴責綁匪政權,要求中共立即釋放被擄劫的人質。政權黑手猖狂肆虐,香港人更要剛勇自強。我們深深敬佩無懼威脅公開真相的林榮基先生,謹呼籲更多香港人勇敢站出來,向強權說不! 跨境擄劫無法無天 銅鑼灣書店五人於2015年10月開始先後失蹤,桂民海及李波分別在泰國及香港被帶走,呂波、張志平、林榮基則在大陸失蹤。五人失蹤多月後,先後有消息証實他們身處大陸,引起中國公安跨境擄劫的恐慌。及後,失蹤各人以書信及錄像,提出各種情節離奇的解釋,例如「自己偷渡回內地協助調查」,其後他們更回港向警方銷案。港人普遍懷疑他們被脅迫作供,但苦無証據。 日前林榮基先生現身說法,公開交代事件真相。林榮基去年10月深圳過關時被拘留,其後被「中央專案組」脅持回寧波禁錮,被逼簽字同意「答允放棄通知家人」及「不聘請律師」。林榮基指出,早前拍攝的錄影訪問,皆為脅迫下作出。最後,當局要求林榮基回港,將載有讀者資料的硬碟帶回大陸。林榮基回港後掙扎良久,終於決定公開交代真相,並指出李波曾私下承認他是在港非自願被擄走回大陸。 團結自強威武不屈 中共特務機關隨時跨境擄劫,香港特區政府則「唔知救過乜人」。銅鑼灣書店事件震驚港人,但親建制政客卻依然歪理百出,繼續掩飾中共惡行。民建聯葉國謙聲稱,「如果佢畀(內地)人用刀行住條頸,就係跨境執法」;新民黨田北辰則千方百計迴避,表示「跨境執法是羅生門,糾纏落去都冇意思」。署理行政長官曾俊華,也只是軟弱無力地宣稱,「非常重視香港居民的人身安全」,卻拒絕承諾徹查事件。 一國兩制幻滅,港人的人身安全再無保障。事實証明,面對跨境擄劫的野蠻政權,閉門自保純屬徒勞無功。正如林榮基先生指出,「這件事不是我個人的事,是香港整個社會的自由訴求,中央政府逼到香港人無路可退」。綁匪一日不除,全香港人都隨時可能成為人質,被迫面對鏡頭說違心話。林榮基先生本已打算依照中共要求,回大陸交出讀者資料,但被上街遊行的6000人所感動,最後決定公開真相。面對強權威嚇,反抗者的互相支持非常重要。香港人必須團結自強,威武不屈,向強權說不!被威脅人身安全的林榮基先生可以,我們更加可以! 本會謹此強烈要求: 一、公開交代跨境擄劫的惡行 二、立即釋放所有被軟禁的人質 三、解除針對言論自由及出版自由的政治審查 四、結束中共專政,全國實行普選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6月18日

行無愧怍心常坦 身處艱難氣若虹

社民連前主席梁國雄(長毛)昨日早上被廉政公署拘捕,控以「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廉署指長毛涉嫌在2012年5月22日,接受黎智英透過其助手Mark Simon的一筆25萬港元捐款。由收款當日至2016年6月23日期間,長毛未有向立法會申報或披露有關捐款。 長毛即時已指出:「欲加之罪,何患無辭」。中共對特區政府的操控日益嚴重,全方位打擊爭取民主的抗爭者已是常態,由抹黑攻訐到濫捕濫告,再到今天利用梁振英的直屬部隊廉政公署打壓異己,社民連和長毛無畏無懼,定必迎難而上,絕不退縮! 公道自在人心,社民連接受市民捐款,目的只有一個:推動香港民主事業。市民一分一毫都是用於彰顯公義,爭取民主,打擊中共強權,絕無任何附帶條件;為了爭取基本民權,社民連不惜連番公民抗命,多位成員遭受政治檢控;長毛更多次利用司法覆核,無懼巨額訟費,甚至冒破產的風險,挑戰政府行政霸權和不公義的法例及政策。凡此種種,只是為求落實《人權法》和《基本法》中有關保障民權的法例,使之不致變成一紙空文。此所以,長毛和社民連無愧於市民的捐款,無愧於市民的信任! 最令人不安的是標榜「肅貪倡廉」的廉政公署,如今已在中共和梁振英的手中淪為打壓民主人士的工具,選擇性執法提告,儼如明朝東西廠。社民連及其他政黨曾向廉署舉報梁振英涉嫌任行政會議成員及特首期間沒有申報收受澳洲上市公司UGL 5000萬港元的服務費;陳茂波在2012年7月被委任為發展局局長時,也沒有申報其妻及其家族持有的公司在新界東北發展區內擁有土地;兩者不單沒有申報,更是圖謀私利。 然而,前者由2014年11月投訴至今未有進展,後者經過22個月調查後,廉署以「已完成其職權範圍內所能跟進的工作」,聽取律政司意見後終止調查,憑藉何種法律理據至今卻無公佈,試問廉署何以服眾?特別是在廉署內部權力更大,並對調查工作及起訴決定有最直接影響的「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主席,是由梁振英委任的親中人士譚慧珠擔任,官官相衛,打壓異己,啟人疑竇! 中國共產黨創建者陳獨秀在1932年被國民黨政治拘控入獄,在獄中以「行無愧怍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明志。作為後來者,社民連和長毛以此與爭民主的戰友共勉!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6月24日

吳文遠:舊政令人失望,新政惹人失笑

【撰文|吳文遠 社民連主席】   樹仁學生報總編輯的「龜公鴇母論」,近來哄動全城。這位學生模仿「偽本土派」領袖陳雲的筆觸,批評支聯會是「妓院的鴇母龜公,職志就是要誘拐少女受污,上貢暴徒土匪,期望他滿足獸欲後,浪子回頭,寵幸一番」。然則出席維園燭光晚會的市民,通通都是妓女?這種賣弄惡毒的政治宣傳,早已成為「偽本土派」的慣用伎倆。聰明的市民看到這些花招,或可能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但這種情緒背後的動力,卻可說是植根於當下香港社會的政治矛盾。  

狼振英上任後的七宗罪

【撰文|陳寶瑩 社民連秘書長】   <001> 第二支管治隊伍上場:字頭湧現,黑警猖獗 2008年,中共已撰文提出建立第二支管治隊伍,就是由「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的幹部隊伍」組成,特區政府不能管,或者不方便管,便由第二支隊伍去管!

人社攜手出戰 壯大抗命力量

社民連‬及‎人民力量‬ 今日宣佈組成選舉聯盟,以「抗命派」為共同旗幟,攜手出戰九月的立法會選舉。聯盟以「‪#‎敢抗命‬ 、 ‪#‎堅抗爭‬ 」為競選口號,務求繼承及發揚議會抗爭及街頭抗命的政治路線,壯大公民抗命力量,打破香港政治困局。 人社選舉聯盟積極考慮派出六張名單出戰五區:社民連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及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計劃分別出選新界東;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及人民力量立法會議員陳偉業,則計劃合組名單出選新界西;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考慮出選九龍東;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及社民連副主席陳德章,考慮合組名單出選九龍西;人民力量司庫劉嘉鴻及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則打算合組名單出選香港島。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認為,無論力阻大白象工程還是拉倒「網絡廿三條」惡法,社民連及人民力量均合作無間團結一致。主權移交以來,香港社會的政治經濟情況愈見惡劣,傳統民主派有負眾望,遂有社民連及人民力量的誕生。過去數年兩黨積極實踐議會抗爭及街頭抗命,為堅定不移、身體力行的「抗命派」先鋒。近年港人民心思變,抗命風潮獲得更多市民認同。可惜雨傘運動未竟全功,令抗命運動從高峰跌入低潮。吳文遠強調,改變不會輕易降臨,抗爭必須持之以恆。壯大抗命力量,打破香港政治困局,這是時代給予兩黨的使命。 人民力量主席袁彌明指出,人社選舉聯盟是民主派首個聯合陣線。人社兩黨重視抗爭運動前途,多於政黨利益或議席增長。過去數月,兩黨努力嘗試與其他路線接近的團體協調選舉,可惜未見成果。袁彌明深信,面對專制政權的步步進逼,「抗命派」必須團結抗爭。拳頭象徵人民奮起抗爭,紅玫瑰則象徵自由和平等,是社會民主主義的標誌。拳頭對碰迸發出紅玫瑰的火焰,代表人社聯手合作,以堅毅不屈的抗爭精神,追求更美好的公義社會。 【人社競選聯盟推薦名單】 新界東:梁國雄(長毛)     陳志全(慢必) 新界西:黃浩銘、陳偉業 九龍東:譚得志(快必) 九龍西:吳文遠、陳德章 香港島:劉嘉鴻、袁彌明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

狼英黑警、九隻賤種, 屈完又屈、見鬼去罷﹗

今日端午節,是紀念古時楚國詩人屈原因悲憤憂國,受權貴寃屈而投江自盡明志,民眾尊敬屈原,乃是由於痛恨王朝專制,殘民自肥﹗ 證諸現時香港,一小撮權貴在中共政權庇蔭下,憑小圈子選舉僭越港人主權,妄稱特區政府,自1997年接管香港後,官商勾結禍港日甚一日,港人遭剝奪自治權,受少數人統治,惡果昭然若揭,梁振英上台後,港共政權變本加厲,事事俯仰中共鼻息,民憤更甚。 此所以,2014年人大常委8.31決議通過假普選方案,立即令港人義憤填膺。9月28日爆發雨傘運動,民眾公民抗命,佔領金鐘、旺角和銅鑼灣街頭,不畏強權逼迫,彰顯爭取普選的決心,亦因此受到警方夥同黑幫,以暴力毆打、拘捕。10月龍和道佔路遭清場一役,社工曾健超被七名黑警反鎖後,竟遭拳打腳踢,肆意毆辱。事件曝光後,當局一直拒絕起訴各涉事兇徒,更拒絕證實其事份,意圖蒙混過關。但最後終在民意沸騰下,被逼拘控上述七人。 然而,於眾目睽睽下揮舞警棍,連番毆辱旺角「鳩嗚」抗議行動人士及途人的朱經緯警司,卻受偏袒而至今尚逍遙法外,並因而得以安然退休,享受納稅人之血汗,領取優厚長俸。公然毆辱群眾而被國際傳媒喧傳醜行,卻因鎮壓得力而受政府包庇,實是可恥﹗梁振英以特首之尊,多次高度表揚警方鎮壓有功,讉責示威群眾,簡直顛倒黑白,更是無恥之尤﹗ 因此,我們趁今日端午龍舟比賽,特地向署理特首曾俊華抗議,譴責上述九人醜行,並送上九隻巨糭,寓意「屈完又屈,九隻賤種」。 警權無限大、人權被出賣 立即起訴朱經緯 我要真普選、梁振英下台 社會民主連線 2016年6月9日

港人呼喚正義,全球杯葛L’Oréal

日前國際化妝品企業Lancôme邀請著名香港異見歌手何韻詩舉辦音樂會,但遭中共官媒《環球時報》點名批評後,竟立即發表聲明割蓆,其後更宣佈基於「安全因素」取消活動。Lancôme向獨裁政權卑躬屈膝,侮辱香港異見歌手,我們對此深感憤怒,並要求該企業鄭重道歉。在Lancôme母公司L’Oréal集團妥善處理事件之前,我們懇切呼籲所有支持民主自由的國際朋友,加入全球杯葛L’Oréal集團的行動。 事緣Lancôme原訂於2016年6月19日,與香港異見歌手何韻詩合辦小型音樂會。活動宣傳發出後,遭中共官媒《環球時報》於6月4日點名批評,指Lancôme聘用「支持港毒、力挺藏毒頭目」。 Lancôme於6月5日下午隨即在社交網站發表聲明,指何韻詩並非其品牌代言人,晚上10時更宣佈取消有關活動。6月6日何韻詩發表聲明,對Lancôme突然單方面終止合作表示極度遺憾,並且要求Lancôme法國總公司公開交代原因。 何韻詩是首位公開同志身份的香港女歌手,近年積極參與同志運動,因而受到保守勢力打擊。2014年香港爆發全球矚目的雨傘運動,何韻詩更身體力行留守佔領區,參與公民抗命。其後,她與其他文化演藝界人士成立「文化界監察暴力行動組」,繼續關注民主運動以及針對示威者的暴力問題。由於何韻詩的政治立場,她在工作上遭到中共政權及親中共財團的全面封殺。 中共政權利用經濟力量封殺異見人士,這種壓迫存在已久。包括何韻詩在內少數敢於發表異見的香港藝人,一直受到不同程度的打壓。令人意外的是,一直聲稱關注社會責任及企業倫理,自許為女性充權的國際知名,竟然也甘心向獨裁政權下跪。據何韻詩的聲明指出,單方面取消合作是Lancôme總公司的決定。因此,L’Oréal集團必須為是次事件負上全責。 L’Oréal集團奉「真誠、尊重、勇敢、透明」為企業倫理的原則,強調美麗是「能夠令所有人表達個性,增添自信,向他人開放自己」,但今次事件的表現卻是背道而馳。我們深信,真正的美麗不可能容許自由和良知的缺席。今次Lancôme的行逕,不只是侮辱何韻詩,更是侮辱追求民主多年的香港人,侮辱尊重民主自由價值的世界公民。這是對言論自由的嚴重威脅,孤立的香港人呼喚正義支援。 我們嚴正要求L’Oréal集團,為是次事件公開解釋及鄭重道歉,並承諾日後不會受政治壓力而作出如此類似的自我審查。在L’Oréal集團妥善回應之前,我們懇切呼籲支持民主自由的國際朋友,即時罷買L’Oréal集團旗下所有產品。 發起團體: 社會民主連線 ————————————————– A call for justice and support from Hong Kong — Boycott L’Oréal for Self-censorsip Lancôme has cancelled its promotional concert with Canto-pop singer Denise Ho Wan-sze due to ‘possible safety reasons’ after receiving criticism from the Beijing newspaper Global Times on Ho’s pro-democracy stance. Lancôme […]

旺陽不朽 民主萬歲

今日,是民主鬥士,工運先驅李旺陽先生慘遭暗殺四周年。 2012年6月2日,香港有線電視播出訪問李旺陽。4日之後,他就在遭軟禁的醫院裏「被自殺」,舉世轟動。6月10日,香港成千上萬群眾上街遊行到中聯辦,聲討當局殺害這位風骨琤琤的硬漢。 李旺陽所以死,乃是他長期矢志不移,為民主奮鬥不息。1983年,他已因組織工運團體而被囚。1989年,又於湖南邵陽市組建工人自治聯會,聲援北京學運而被誣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監13年。2001年,病重,提前出獄,又因抗議獄方苛待,再以「顛覆國家政權罪」而誣獄10年。他為組織工運和爭取民主,竟惹來逾22年政治冤獄!軀體亦因而受盡酷刑摧殘,左眼失明,耳朵失聰,肢體殘廢!但2011年5月出獄後,卻依然不改初衷,因而受國保最嚴密監視。 2012年5月下旬,他在友人幫助下擺脫羈絆接受訪問,毅然向「天安門母親運動」致敬,認為「六四事件必須平反,死難烈士的靈魂,應該得到安息」,更宣言「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為了國家早日進入民主社會,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擲地有聲,勇者無懼! 亦因此,李旺陽先生竟遭暗害而「被自殺」,為其鳴冤之妹妹李旺玲夫婦及友好,亦悉數受到恐嚇及拘禁。廣州律師唐荊陵代表家屬交涉,亦遭當局報復,而於其後被捕,剛於今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4-5年。 李旺陽先生不屈不撓,追究六四屠殺責任,十數年來如一日,為民主事業奮鬥,終生不渝,其犧牲之壯烈,適足以將中共政權殘暴不仁,永遠釘於歷史之恥辱柱上,兩日前,維園一片燭海痛悼六四國殤,就是「人民英雄永垂不朽」之寫照,我們在此遙祭李旺陽先生,亦不忘譴責「屠夫政權遺臭萬年」,不敢稍忘六四死難烈士,以致如劉曉波先生等一眾政治犯,重申必將化悲憤為力量,誓為追究六四屠殺,推翻一黨專政而抗爭不息! 六月飛霜,旺陽驟黯,直斥屠夫淪魔爪 四載深冤,燭光益盛,橫眉怒漢更不朽 壯哉旺陽,雖死猶生 四五行动 社會民主連線 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

吳文遠:六四晚會無用?

  【撰文|吳文遠 社民連主席】 近幾年有些本土派領袖,為了突顯自己與眾不同,開始背棄過往的立場,不斷發明新說法攻擊六四維園晚會。他們的「論述」層出不窮,有些攻擊「建設民主中國」與港人無關,有些批評「平反六四」的訴求是「封建」心態,有些甚至聲稱參與六四晚會「無用」。  

梁國雄 :笑話照妖 瞎馬盲人

【撰文|梁國雄 社民連立法會議員】   張德江在八千權貴簇擁下,上周到香港「視察」三天。既然官大氣粗擺架子,且以一則「視察」的笑話,聊作為一面照妖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