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人民有權和平示威——強烈抗議特區政府白色恐怖 法治淪亡

3月24日,本會會員曾浚瑛及資深社運參與者雷玉蓮女士突然因去年十一國殤示威,而遭落案起訴。   社民連線認為,這是赤裸裸的秋後算帳、政治打壓。本會相信,曾浚瑛與雷玉蓮被起訴,跟他們近日積極參與反政府和平示威,以致政府威望有損有關。   查去年十一之抗議活動,本為公民權利,過程和平。可惜,中聯辦不希望在國慶當天出現棺材和劉曉波先生之肖像,於是指揮香港警隊,部署重兵駐守,阻攔示威巿民之活動。香港警隊淪為獨裁政權官邸之保安,可悲至極。   而及至2011年,政治打壓更變本加厲。曾偉雄上台後,一時之間,鐵腕當道,白色恐怖瀰漫全城。   年首,菜園村民間巡守隊成員朱凱迪被港鐵保安以職業柔道技術「浮腰」毆傷後,警方坐視不理,只顧天方夜譚,沒有維護法紀,公然縱容港鐵逞兇。其後,更有數名巡守隊成員及村民被無理起訴。保護家園、照顧老人,竟成為打壓目標。   3月1日,辛亥革命百年展,本會到場示威,抗議特首侈談革命,罔顧民生。其後,特首與內地權貴晚飯過後,突然驗傷,不但以其地位,濫用急救服務,更誣陷本會會員黃俊杰施襲,在警署扣留他七小時。   3月6日,反預算案大遊行,113人於馬路上和平示威,卻被無理拘捕,貽笑國際。   由是,曾偉雄為虎作倀在先,黃仁龍公器私用在後。如今,法律已淪為政府高官壓制良民之刑具,令香港蒙羞。   其實,我等示威巿民一再走上街頭,和平請願,實乃希望解決香港之核心問題,要求政府盡快打擊官商勾結,紓解貧富懸殊,抗衡地產霸權,回購公用事業,解基層巿民朝夕之困。   但曾偉雄及黃仁龍卻一再施以鐵腕,以為可以殺人儆百,最終只會激化官民矛盾,而非解決分歧,愚昧、失職、可恥!   今天是曾俊瑛及雷玉蓮上堂的日子,亦是黃俊杰到警署報到的日子。際此時機,社民連線再次表示憤怒。本會要求馬上撤銷曾浚瑛、雷玉蓮所有控罪,還黃俊杰清白,黃仁龍、曾偉雄、曾蔭權馬上下台,並向巿民道歉!   社會民主連線 2011年3月30日

假「國家」之名,中共做了多少壞事?——抗議內地起訴冉雲飛及彭清華可恥言論

中聯辦主任彭清華日前在公開活動致辭時又再歪論連篇,指摘本港社運青年「不可假抗爭之名,去傷害他人的身體」,又指「我們要像愛護自己母親那樣,愛護自己的國家」,接着就以近日爆發內戰的利比亞為例子,指「利比亞平民以為會得禁飛區的保護時,或許他們未有想到,北約戰機投下的炮彈,可能就落在他們自己頭上。沒有國家的尊嚴,就沒有個人的尊嚴」。 我們在此告訴彭清華:就算面對特區政府的暴力對待乃至無理檢控,我們的公民抗命一直都是和平抗爭。反觀中國共產黨,卻是以農民暴動起家,槍桿子裏出政權,為何毛澤東、鄧小平等中共元老,在1949年之前,可以假革命之名,去殺害無數我國同胞呢? 如果要將母親等同國家,今天我們又看到這個「母親」如何喪盡天良,迫害親兒。46 歲的四川作家冉雲飛失蹤一個月後,昨日被成都檢察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正式逮捕。除他以外,還有八名異見人士,只因被公安懷疑散佈「茉莉花革命」信息,以顛覆罪刑事拘留。國有國法,家有家規,但國家可曾有依照過自己白字黑字寫出的憲法,保障人民的人權和自由? 早在2003年之時,特區政府要強行通過「23條」惡法,就是宣傳「沒有國,哪有家」,然而小學生也清楚知道,沒有國家,人仍可活下去;但沒有了人,國家也就不存在了。彭清華引利比亞為例,當然是將合理化六四屠城惡行的卡達菲引為知己。正正因為人民在獨裁政權下,起來抗爭才能挽回個人尊嚴。 彭清華與其背後的中共,之所以一再強調「國家」,是因為當他們口中的「國家」消滅之後,最為困擾的莫過於寄生在國家當中權力機構的那一夥人,但若只是為了要討好他們那些人,而要人民來犧牲的話,世間任何角落都找不到這個道理。因此我們必定堅持抗爭,為的是要結束一黨專政,使中共不能再以「國家」殘害中國人民! 釋放冉雲飛!釋放所有政治犯!結束一黨專政!權力歸於人民! 社會民主連線 2011年3月29日

反港鐵加價 瞓路軌抗爭

港鐵自零六年起,歲歲盈利,年年豐收,在去年盈利更高達120億。上年同期曾經加價 2%左右,日前又宣布將於本年六月加價2.3%,極不合理。若果港鐵成功加價,勢必為其他交通工具加價打了一枝強心針,爭相倣效,到時加風一發不可收拾。   須知,港鐵屬於公用事業之一,原則上應以市民大眾的利益為依歸,現時通脹猛於虎,港鐵趁機借「可加可減機制」搭通脹便車,避過立法會和行政會議審批,年年加價,極之可恥!港鐵如今已是巿民日常生活之一部分,搭客需求彈性極低,港鐵既然壟斷鐵路,自然漠視市民利益,以牟利為先要任務,很明顯,這亦是政府將公用事業私有化所帶來的沈重後果。如今百物騰貴,港鐵此舉實令巿民雪上加霜。   現時港鐵大部份收益來自物業發展,換句話,政府已變相將土地資源補貼港鐵紓緩營運壓力。再者,近來港鐵事故頻頻,由二月起至三月已經有五宗事故,影響乘客數以萬計,過去五年,延誤超過八分鐘的事故更高達五千分鐘。港鐵不但沒有就近期不斷發生的事故向公眾作出詳細交代,反而趁機提出加價計劃,明目張膽巧取豪奪,我們有甚麼贊成加價的理由呢?   社會民主連線認為,「可加可減機制」顯然漏洞百出,其賦予港鐵於通脹時自行加價之權力亦極不合理。所以,本會要求港府必須中止「可加可減機制」,將所有公共交通的加價申請收回兩會審批。   進一步而言,本會更要求政府回購所有與民生息息相關之公用事業,例如港鐵、東西隧、電力公司及巴士公司等,應以民為本,為市民大眾提供最優質的服務;交予私營機構從事公用事業,不但壟斷市場,最終只會為資本牟利意志所主導,影響服務質素。特區政府作為港鐵的大股東,應將港鐵盡快轉為公營機構,穩定票價,確保市民大眾在通脹底下,仍可享受廉價的交通服務。   就此,本會要求港鐵馬上收回加價計劃。否則,本會成員將在不預先通知港鐵情形下,不惜展開「隨時隨站瞓路軌」行動,抗議港鐵無理加價!

抗議香港僱主聯合會公然教唆僱主修改合約、剝削工人、迴避最低工資責任

《最低工資法》將於五月一日實施,商界力圖作最後掙扎。日前,香港僱主聯合會刊登廣告,建議全港僱主於法例生效前修改僱傭合約,計算僱員最低工資時,飯鐘、休息日不作受薪處理。 根據他們的所謂的「計算」,算入每天一小時的飯鐘和每周兩天的假期,以最低工資支付的月薪是8456元。我們當然希望廣大打工仔女能夠以八千多元作為最低工資的月薪,可惜按照政府一直沿用的計算準則,工人每月工作廿六天,每天八小時,月薪只有5824元。 現在通脹嚴重、百物騰貴、地租飛升,而本地工人爭取最低工資超過十年,最終只能定於每小時廿八元,遠低於工人於目前經濟環境下應得的合理回報,這已經是小圈子政府的敗德惡政。 香港僱主聯合會更進一步混淆視聽,根據不實資料,公然教僱主走「法律罅」,目的就是要合理化休息日和飯鐘「不作受薪處理」的企圖。香港社會已經懂得正視現時貧富懸殊的嚴重性,對於為求賺到盡而不惜剝削工人的無良商人,社會大眾必視之為敵並加以抵制,早前「大家樂」的遭遇足叫企業引以為戒。如今香港僱主聯合會不去呼籲僱主承擔社會責任,反之教唆他們欺壓工人,實乃倒行逆施,可恥至極。 因此,我們要求香港僱主聯合會立即向全港幾百萬打工仔女道歉,並撤回穿鑿附會、引起公憤的所謂「建議」。 社會民主連線 2011年3月24日

言論無罪‧維權有理‧立即釋放劉賢斌及所有政治犯

今日,四川遂寧中級人民法院開庭,以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審判著名民運人士劉賢斌。毫無疑問,在中央政權的操弄下,法庭早已淪為政治鎮壓 的工具,劉賢斌被判罪名成立,自不待言。其實,在1999年8月6日,劉君亦 在同一法院,因籌組中國民主黨而遭誣告「顛覆國家政權罪」,被判刑13年! 2008年11月6日,他獲提前釋放,但仍秉持民主理念,並參與維權抗爭,此所 以,他又因聯署《零八憲章》及追查四川荳腐渣工程,而再於去年6月28日,被國安人員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而於今日接受政治審判! 劉賢斌早於1989年積極參與「愛國民主運動」,而於六四屠殺後,仍堅持抗爭,於1992年12月28日遭當局誣以「反革命宣傳煽動罪」,首遭判刑2年半。 今次再度因言獲罪,更突顯中共政府以言入罪,鎮壓異己之齷齪恐怖以及對茉 莉花革命運動懼怕異常。我們認為,劉賢斌與劉曉波、王琦、譚作人等政治犯 一樣,都是一黨專制所造之「文字獄」受害人! 我們強烈要求中共政府,立即釋放劉賢斌及所有政治犯,停止遏制「茉莉花運動」及所有維權行動! 社會民主連線 四五行動 2011年3月24日於香港

濫用警權 漠視法紀 公然誑騙 縱容暴力 曾偉雄必須下台!——社民連線3月12日到警總抗議行動聲明濫用警權 漠視法紀 公然誑騙 縱容暴力 曾偉雄必須下台!——社民連線3月12日到警總抗議行動聲明

維持治安為名  欺壓良民為實 濫用警權  漠視法紀  公然誑騙  縱容暴力 曾偉雄必須下台!——社民連線3月12日到警總抗議行動聲明   上任只有兩個月的警務處長曾偉雄,一句「如果維護法紀都要道歉是天方夜譚」,已經惹來社會各界的聲討。然而這位新任警務處長,並非只是口舌招尤才惹起民憤,而是他治下的警隊竟然濫權枉法,將香港市民多年來對警隊的信任毀於一旦,若不謝罪下台,才是天方夜譚!     一、濫用警權,實行白色恐怖     3月6日警方破天荒大規模拘捕113名抗議預算案的和平示威者。連同早前無理拘控本會成員「襲擊」曾蔭權,及菜園村村民與巡守隊成員的無理被捕,曾偉雄明顯是濫用警權,製造白色恐怖,目的是要壓制港人和平示威集會的權利。     二、漠視法紀,包庇違規施暴     根據《火器及彈藥條例》,胡椒噴霧等同槍械,但警方屢次毫無警告下用以攻擊和平示威者,完全違反《警察通例》中有關使用武力的規定。對上一次是10月1日的中聯辦外,胡椒噴霧令示威者、在場記者以至警員都無辜受害,今次連孩童也被「流彈」所傷,曾偉雄卻依然死不認錯,令人髮指。     三、公然誑騙,誹謗示威人士     現場記者的證言、網上片段和照片,都足以證明是警方主動衝擊示威者。曾偉雄聲言「示威者暴力衝擊警方」,但最後113人卻無一被控襲警。我們只看到示威者被制服仍飽受拳擊和胡椒噴霧的畫面,曾偉雄卻繼續指鹿為馬,在公眾面前顛倒黑白,堂堂警隊之首竟如斯無恥,曾偉雄已經沒有作為公僕的資格。     四、縱容暴力,拋棄執法天職     警方一直主動調查罪案,就算沒有市民報警,過去警方也有在網絡上發現罪案,而將犯人繩之於法的例子。現在警員襲擊示威者的片段清晰可見,曾偉雄竟然聲稱「難辨真偽」,反過來要市民「主動提供片段」,領導紀律部隊卻不去維持部隊紀律,更加拒絕執法,實在無法無天。     因此,為免香港的自由與法治淪陷於警權之手,曾偉雄必須下台以儆效尤,還和平示威者的公道!   社會民主連線 2011年3月12日

社民連就警務處長曾偉雄於3月10日記者招待會發言之回應社民連就警務處長曾偉雄於3月10日記者招待會發言之回應 

文過飾非 包庇同袍 打壓可恥 護短更可恥 ——社民連就警務處長曾偉雄於3月10日記者招待會發言之回應   警務處長今午召開記者招待會,再次迴避警方於去週日濫權暴力清場之責任,更大言不慚當天警方只是「維護法紀」,無須道歉云云。就此,社民連線對這位上任不足三個月已多次展現強硬手腕、侵害公民權利的曾偉雄處長表示憤怒,並謹作相關回應如下︰   (一)濫用胡椒噴霧,漠視公眾安全   多方媒體片斷已證明,警方於向示威者噴射胡椒噴霧前並無警告,受害者更包括一名八歲男童。胡椒噴霧實為危險武器,傷害程度視乎受害者體質及警員之運用,嚴重者可引致視力及神經系統之永久損害,甚或死亡。使用胡椒噴霧必須示警,且執行警員亦必須受訓,確保其使用方法恰當(例如每次只可噴射一秒,不可過久)。今次眾目睽睽下警方濫用胡椒噴霧,而曾偉雄仍諉過於人,可謂無恥至極。   (二)警方於監察示威時執勤不應攜帶佩槍   就本會理解,過去絕大部分到示威現場執勤之警員並無配備配槍,以免釀生不必要危險。而今次出現「警員跌槍」事件,可見警方於是次行動上之倉卒及專業水平不足,必須檢討。曾偉雄處長必須就此公開道歉及承諾以後不會出現相類問題。   (三)警方護短,包庇揮拳攻擊示威者之警員,隻手遮天   就民間流傳片斷,紀錄有警員向示威者揮拳攻擊一事,曾偉雄的回答亦見十分滑稽——他說︰「請上載片斷者自行聯絡警方」。首先,此事已進入公眾層面,警方理應主動調查。其次,警方現場亦安排大量攝錄人員,本會有充分理由相信,警方亦已拍得該段警員無故毆打示威者之片斷,只是出於護短而選擇性執法。第三,以現時科技,警方必能輕易取得上載片斷者之聯絡方法,以「要求上載者聯絡」之借口來逃避追究警員失職之責任,實在可笑。   (四)和平示威為公民權利,警方之倉卒清場行動絕非「維護法紀」   《基本法》第27條清楚列明,香港巿民有遊行、示威、集會等表達政治異見的基本權利。三月六日的百多名示威者由始至終只要求對話及政府正視其「根本改革」之幾項預算案訴求,絕無任何武力舉動。警方無預警之暴力清場在先,大規模之瘋狂政治拘控在後,在在是對公民權利與香港社會核心價值的侵害。社會民主連線嚴正要求,曾偉雄馬上向全港巿民道歉及引咎辭職。   社會民主連線 2011年3月10日

以事論事,還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一個公道

以事論事,還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一個公道——社民連線就3月6日和平示威者無理被捕事件後各界輿論之回應       自3月6日晚113名和平示威者集體無理被捕事件後,各界媒體友好多所議論。當中固有中肯之詞,然亦有偏頗疏漏之說。就此,本會現謹作相關回應如下,以正視聽。   有關事實之澄清:   (一)示威者多次暴力衝擊警方防線   本會理解,示威者到達德輔道中與雪廠街交界位置隨即站定,是警方主動衝擊面向政總方向的示威者。那亦是全晚唯一使用胡椒噴霧的時候。這一輪衝突完畢之後,示威者一直留在原地,直到警方再逐一將示威者拉上警車。即警方在實際執行拘捕時,全數113人幾乎毫無反抗,證明警方根本無須胡椒噴霧也可以達到拘捕之目的。而近年示威者動輒被誣告襲警,但現在113人全都只控以「非法集結」,連「襲警」的借口也找不到。這點亦足以說明,整個事件都只有警方向示威者行使暴力。   (二)示威者自備樂器,與警察鬥大聲,『選擇性』地聽不見警方警告   就本會參與者所知,示威者當時只有兩個大聲公,一個搖鼓和一個敲鼓,根本沒有可能掩蓋現場所有聲音。有線電視新聞台記者在報導中也指出自己聽不倒警察有任何警告。新聞片段也清楚顯示,警方在使用胡椒噴霧後,才舉起警告會使用武力的橫額。   (三)部分媒體於「一名在警察還在醫院留醫」段落的編輯方法   該名受腰傷警員,是在下午在政府總部受傷的那位被鐵馬壓倒的警察。部分傳媒將錯就錯,把這位警察的受傷歸咎晚上的示威者。然而所有新聞媒體的片段也可證實,該位警員是因為另一位警員推倒鐵馬而被壓倒,當時亦有其他示威者立即上前協助倒地之警員。   有關邏輯之混淆:   (四)《明報》社評指︰「有人刻意追求衝擊衝突場面,欲藉亂象謀政治利益。」   本會堅持,這是一次和平的公民抗命行動,事前並無組織,參與者亦地位平等,沒有任何個別人士是「領袖」。更重要的是,政治抗爭,自然是意在謀求政治利益。但是次抗爭中,示威者——包括本會成員——謀求的不是一己的政治資本,而是社會整體的政治利益。   正如林輝撰文言及,示威者進行的是堵塞或封鎖(Blockade)的非暴力抗爭,選擇的地點也是在週日晚上車流相對極低的中環,示威者最後也甘願付出被捕的代價。將之說為「刻意追求衝擊」和「謀取政治利益」實在是抹黑。   (五)靜坐可以在政府總部,無必要衝出馬路影響其他人   過往示威人士已多次試過在遊行後在政府總部通宵靜坐,但政府都對示威人士的訴求不聞不問,惡政照常運作,強積金、領匯、地產霸權等暴政統統不動如山。因此,示威者需要採取和平但政府必須正視的行動形式。「影響其他人」、一定程度妨礙原有之社會秩序,拒絕合作,是強弱懸殊的政治抗爭的前提。   (六)家長沒有帶孩童離開示威現場,因此要負起孩童受傷的責任   這樣的指摘,猶似要強姦受害人因為自己的衣著吸引色魔而須負上責任一樣無理。出於對香港社會民生的關心,亦出於對香港警隊的信任,家長才放心帶同子女到集會示威的現場。當晚是警方主動採取行動,是極其失控與不恰當的武力運用。在沒有認清環境就使用武力,警方都是難辭其咎。   (七)打着所謂的「公民抗命」旗幟,實為與搞「暴動」行為無異   本會理解,所謂「暴動」,實指具有破壞性的行為,例如搶掠商店,焚燒雜物,推倒汽車,投擲汽油彈等等。示威者以血肉之軀擋在馬路上,要面對被車撞倒的風險,警方的暴力對待及被捕前後的各種代價。示威者所面對的成本極高,卻毫無自身利益回報,所以這是一次公民抗命。   社會民主連線 2011年3月9日

暴力與暴政同在 曾班子「遲早要還」

暴力與暴政同在  曾班子「遲早要還」 社會民主連線回應李少光的聲明 無論李少光如何裁贓抹黑,都改變不了一個事實:警方在昨夜(3月6日)對現場環境毫無掌握的情況下即濫用武力,結果令現場有孩童受傷。面對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人士,警方暴力清場且波及婦孺,可見其暴行的嚴重程度。 警方為了掩飾這一宗回歸以來最重大的瀆職事故,當然要謊話連篇。試問示威人士真的如斯暴力,為何被捕的113當中,無一人被控以襲警罪?在中共因出於對「茉莉花革命」運動的恐懼而瘋狂侵犯人權之際,特區政府竟然邯鄲學步,將過百名和平示威人士全數拘捕,這不單是國際新聞,而是香港人權的大醜聞。社會民主連線將為此去信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作出投訴。 李少光繼拒絕王丹入境時發表「悼念不必親臨」的冷血言論,今日竟然又說出「示 威者以小朋友作為抗辯鬥爭武器」此番誹謗和平示威人士的說法。我們認為此人身為北京奴才的爪牙,已經泯滅人性。而曾偉雄等警方領導層,則是摧毀警隊聲譽和市民信任的元凶,並陷前線同袍於不義的惡賊。他們如尚存半點良知,就應自請下台。 暴政當前,獨裁者只會用暴力維繫權力與私利的狂莽和愚昧,昨夜在雪廠街於德輔道中的十字路口上又再次得到證明。但自昨夜之後,李少光和曾偉雄已經造就了113個永不再與曾蔭權政府作出妥協的香港市民,並進一步積累更多對建制的不滿市民,加入抗爭行列。 社會民主連線 2011年3月7日

武力對待示威者可恥 社民連線強烈譴責警方濫用暴力打壓和平示威

近千名示威者反對財政預算案,於中環一帶抗議不義的特區政府無視百萬窮人死活。示威者以和平方式於皇后大道中、雪廠街及德輔道中靜坐,表達理性和卑微的訴求,然而,警方在毫無警告下,突以強硬武力對付手無寸鐵的示威者,社民連線對此表示強烈譴責,並要求曾偉雄引咎下台。   社民連線多名成員及示威者遭警方武力對待,包括在未經警告下施放胡椒噴霧,企圖製造恐慌及混亂,多名示威者走避不及受傷,當中包括八歲小童;亦有警員以粗暴方式抬走示威者,猛力將示威者摔在地上;另外又有警員以言語恐嚇示威者,其中本會內務副主席吳文遠表示,有警員向他表示警方的處理手法已非常和平,若在利比亞,早就被亂槍掃射,警告示威者別得寸進尺。   本會認為,警方過份行使武力,視人權如無物,是極為可恥的行徑。是次示威行動之矛頭為不義的特區政府,然而毫無民意代表的政府竟將警察當作法西斯政權的爪牙,將原應保障市民性命財產的警察部隊,變成保障獨裁者的公器,動用武力欺壓大眾。   本會強烈讉責香港特區警察,並要求警務署署長曾偉雄馬上道歉,並引咎下台。社民連線警告特區政府,勿再漠視民意,濫用公權力,逃避施政失誤、民怨沸騰的局面。特區政府今日行徑已引來公憤,如再不悔改,最終只會引來更大反彈,負上更嚴重的後果。   社會民主連線 2011年3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