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十周年會慶特刊

社民連十年歷史

成立 2006年 社會民主連線籌委會在5月1日勞動節宣佈成立,社民連立足基層,爭取平等公義,自許為「旗幟鮮明的反對派」。 社民連10月1日正式成立。

葉寶琳:推動基層民主,大志未竟

社民連十周年會慶,榮幸獲黃浩銘邀為社民連寫下文章。今天香港政局多變,社民連這十年以來,危與機不斷,面對紛爭離合仍堅持所守。想起十年前社民連在麥花臣球場的成立音樂會,千人坐滿球場,聲勢之大冠絕所有民主派政黨。長毛與四五行動一直是偏峰,2000年長毛首次參選即使未立即當選,但其擺明居馬的激進身份已成當時青年的潮流,2004年長毛高票當選,讓哲古華拉、左翼思考進入了主流政治的眼球;同時,經歷2003七一後,還沒成為教主的黃毓民被封咪,矢志成立政團,長毛、陶君行、黃毓民聯同陳偉業成立社民連。

吳文遠:信念長存,逆境自強

回想社民連的誕生,可說極富時代意義。零三七一後,香港政治形勢急速變化,人心思變。來自不同背景的民主運動前輩,希望開拓一條迴異於傳統民主派的政治路線,於是創立了強調抗爭左翼的社民連。與此同時,面對愈趨尖銳的政治矛盾,不同黨派均開始想方設法尋求改變。過去十年,社民連攀上高山,也穿過低谷。我們步履蹣跚,但依然昂首向前。雖然組織細小,但卻堅強不屈。成立至今,社民連可算無愧於「沒有抗爭,哪有改變。濟弱扶傾,義無反顧」此八字,一方面站穩基層立場,一方面為民主運動的激進化發揮了關鍵作用。

戴耀廷:克服傘運不足 繼續民間抗爭

(題為編輯所擬,相片來源:Jimmy Lam林健恆) 香港民主運動走過三十多年,由最初只是很少港人關注和支持,到現在已沒有人會公然反對民主,問題只是何時及以何種方式實現民主選舉。但爭取之路是絕不平坦,因我們是要從專制的中央政府手上去爭民主,但這麼多年來,港人也是出期地有忍耐力。由在體制內走到體制外,由合法的抗議行動去到公民抗命,香港民主運動經歷過風風雨雨,尤其是過去十多年的發展。雖然民主在港仍是遙遙無期,但港人並沒有放棄過,並在不斷爭取的過程中持續學習改進。

議會抗爭,打破悶局

議會衝擊 2008年,社民連黃毓民、梁國雄及陳偉業當選為立法會議員,率先為民主運動引入議會抗爭路線。10月時任特首曾蔭權宣布將生果日引入經濟審查之時,黃毓民向曾蔭權掟蕉抗議,激起社會爭議,十日內曾蔭權因民意壓力而撤回經濟審查,並將生果金提升至1000元。為了抵抗不義撥款,捍衛基層尊嚴,社民連議員多次在議會內挑戰《議事規則》,掟蕉搶咪佔主席台,衝擊不公義的議會制度,打破多年來由循規蹈矩,因循保守的傳統民主派所領導的民主悶局,顛覆香港政治文化。目前,愈來愈多民主派議員擺脫過往扮演乖學生枷鎖,一起參與議會抗爭。  

司法抗爭,以法達義

社民連一直官司纏身,不斷要募捐籌集打官司費用。社民連惹的「官非」可分為兩類:一是作為被告,為了爭取普選及改善民生而被拘控;另一種是作為原告,以司法覆核挑戰不公義的法例或政府政策。  

關顧基層,捍衛民生

除了政治民主和言論自由,社民連同樣執著於勞動基層的生活保障,以及公義財富分配。2005年政府賤賣公共資產,梁國雄、陶君行及陳偉業冒千夫所指,堅決反對領匯上市。2007年政府廢除公屋租金封頂,引入「可加可減機制」。梁國雄聯同捍衛住屋大聯盟成員闖入房屋局長孫明揚住所抗議,最後被判60小時社會服務令。事後証明,領匯上市遺禍無窮,公屋租金也淪為有加無減。  

街頭抗命,帶領風潮

「沒有抗爭,哪有改變」不只是一句口號,也是社民連成員身體力行的信念。過去十年,社會矛盾愈趨激烈,激進行動也不斷升溫。伴隨天星、皇后、反高鐵等事件陸續爆發,社民連成員的身影幾乎出現於每個街頭抗爭場合。

黃浩銘:壓不扁的玫瑰,燒不盡的煤炭

2003年50萬市民上街反廿三條,廿三條被無限期擱置。民怨未息,將代表左翼激進派的梁國雄帶入議會。其後曾上董落,政改仍是止步不通,卻加速香港走向發展主義的一途,領匯終於成功上市,政府與地鐵公司達成兩鐵合併共識,以及拆卸中環天星碼頭等。私有化如火如荼之際,社會貧富懸殊問題急速惡化,催生了社民連的出現。

余若薇:風雨同路十載,攜手踏平崎嶇

(題為編輯所擬,相片來源:香港獨立媒體網) 社民連與我們公民黨一樣,成立十年。